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一叶障目与一句话封闭视野  

2015-09-28 16:11:18|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格尔说,没有个人财产等于人格被割让。就这一句遮蔽人的主观意志的胡话或独断误导了几多无能思想的中国读书人。例如何清涟就表示认同并拿来批判平均主义赞美私有制。可是,人的痛苦和尊严的不平等是经济制度造成的吗?公有制私有权是直接原因吗?

       举例说,人皆有父母,这不能公有吧,可是在世俗中,父母的强弱也影响孩子的尊卑,且不说父母离异的社会现象,这能怪没有个人产权吗?此外,人的长相有美丑,它是外在的东西或权利可以或公或私的分配吗?但丑人也会受到歧视没有尊严。如此的事例不胜枚,无限多样,问题在哪里?为什么在私有化后别人富可敌国而我仍然一无所有?

       如果追逐差异和操控意志是人的自然本性,人为的公平当然是一种灾难,然而有意扩大差别不同样是灾难吗?看看今天的事实或人在经济上的各种罪恶吧,尽管无数权贵都还不能定罪受到惩罚。

       现在就谈私有制吧,财产是外在的东西可以归还给每个人吗?谁来平等地发放给每个人?就算实行个人所有,如果这个人所有差异悬殊了,还有平等的人格尊严吗?谁来保证平等?不说做不到,也不说权力因素,更不说人是非理性非道德的追求差异或主人意志的动物,这一点根本就是中国文化的盲点。只说平均的私有和平均的公有不是一回事吗?为什么你的批判像咬住自己尾巴的蛇?个人利益最大化就是以扩张,垄断,限制,剥夺他人为手段的,岂能达到平等有秩和市场完善?

       换句话说,不能从世俗现象或个人的创伤记忆来寻求苦难的人性根源、人的主观性及有限性,只表明我们的知识分子整体无思,没有自己的大脑与感觉,仅仅把政治策略当作思考与评论的尺度。这也是我为什么写《创伤记忆中的自我意识》的原因。

       我们不知道,人格依赖于外物施行强力意志,这种世俗现象就是没有本质的虚无主义,而对此抗争并构造另一个所谓真实有秩的世界就是绝对本质主义。生活往往因为情绪和理论使我们看不清,又要借助某种反省才能穿透话语的迷雾,使我们有比较真切的认知。

       什么叫国家、君子之邦、共和之事、开元、创业、守成、亡国亡党?看看历史与现实,所谓五世而斩,改朝换代,重复的不过是家天下或贵族天下,它兴也罢亡也罢,都无关个人,也不是康德说的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附:

       关于洛克的自由主义学说 (2010年7月13日) 

       〈一〉,文革后一些人把别人的言论当自己的思想,并且非要把现实合理化,即把现实的问题用理论说得合逻辑一些,否则就心不安理不得。例如以为19世纪的主义错了,18世纪的自由主义就是真理,是解释现世的理论依据,全然不顾个人的创伤记忆。在这种语境下,有人把洛克称为西方自由主义的祖师爷,还有无所事事的文人把《政府论》称为西方政治哲学第一篇。

 关于西方哲学史,学者们也把洛克看得很高,但若把洛克的经验论哲学观与政治言论放在一起,我则把洛克看得很低,曾经对《政府论》作了逐字逐句的分析批判,只是无时间发表而作罢。
   这里只举两例:洛克说,

〝人是有理性的〞

〝上帝和自然法则教导有理性的人〞;

〝人应该有理性〞。

  但我们可以看出,第一句作为前提是肯定的判断句〈即〝人是---〞〉,后面的补充论证倒是应然的而不是实然的,或自相矛盾的〈〝人应该是---〞,〝教导他有---〞〉,也就是说,人是又不是,至少现在还不是。而全书的表达基本上是这种“逻辑”,充斥着既想确定、保持逻辑同一性又无法确定、无法自圆其说的混乱,文理不通连小学生都不如,虽然小学生不会用这种词汇表述人与政治的问题。这是一例。

 第二,洛克讨论的中心问题是个人所有权,但这是个假问题,认同者好象回到创伤记忆,以为自己受他人歧视的原因是自已不曾拥有什么,可是认同者忽略了世俗现象〈比如互相歧视、一阔就变脸的常态〉,立刻上升到普遍,以为都拥有了什么,就不再有歧视,就有了尊严。

 我们再回到歧视、痛苦这一起点问题上,因为我丑也受歧视,我如何拥有美?人比人可以找出N多的事由,作为社会构想理论,在开端上如何主张个人拥有N多的十全十美的事?有没有美貌所有权?若苗条为美,我拥有苗条,但忽然大腹便便是富贵的象征也是美,这所有权的基本前提岂不要动摇?如何维持同一不变?殊不知个人即差异,是文化要克服的问题,根本不能作为社会构想的前提并推论大同理想。就因果律而言,种瓜只能得瓜,不能得豆,善果只能由善因推导出来,由恶推出善不符合逻辑与事实。可悲的是,自诩为自由主义者的读书人硬要这样推理,在意义消失不可言说的状态下胡言乱语强人所信。

 再换句话说,文化要克服人的问题,如果在人身上所找的理性依据不可靠,甚至在人之外设定的依据也不可靠了,那么所谓的文化奠基也就瓦解了或丧失了,怎么可以把欲望、原罪作为同一性建构的依据呢?中国改革几十年来,其学术思想的糟糕表现就在于问题意识的严重错位,或无能反省事实及他人自相矛盾的话语


〈二〉,洛克的《政府论》可付之一炬。洛克在哲学上是经验论者,批判了形而上学的先验本体论,但在政治学上则自相矛盾,语无伦次,既反对天赋观念,又说生而自由,岂不是出尔反尔〈〝生而〞即天赋,〝自由〞即观念,自由这个字眼不可望文生义。若弱肉强食是自然律,摆脱才叫自由,可见自由与道德同义〉。洛克的政府论无非利己主义或为中产阶级代言。

 

〈三〉,柏拉图说国王要成为哲学家,哲学家要拥有国王的统治权,这与中国哲学的内圣外王相同。这是理想、真理权力化的开端。中国现当代则有无产阶级及政党专政的实现,信仰与道德普遍缺乏的冲突变成现世的阶级对立,使一部分人代表善而拥有统治权。

 至于理想,我懒得说,比如不要伤害、苦难,要铲除一切奴役人、剥削人、遗弃人的社会制度〈马克思语〉等等,恐怕人们早就遗忘了,更不知检讨理想破灭也破灭了权力的合法性基础。所以才抽象人的有限性而谈经济活动经济分配,仿佛经济活动不是人的活动而是动物的活动,因为你还无能对经济活动的主体---〝人〞下定义,如果说伤害、占有就是人的本性,所谓“不能随便占有多的财产、仅以满足所需为限”就是幼稚的空话。看看现实,人们不是拥有越多就越觉得有尊严吗?洛克的《政府论》不过是专制权力之论!

我们为什么不能成长成熟?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26)|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