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民族国家”-弱者的意淫   

2015-09-20 11:17:15|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以往,政治取消佛教迷信,是要让人们相信所谓的唯一真理;现在政治开放佛教迷信,是为了掩盖政治奉行的丛林法则,致使佛教圈的某些人混得风声水起有头有面。一个人在两个时代,其后的命运是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可见今天佛教的泛滥,一是政治的需要,一是因为市民的幻想,或无所是从的迷失,形成所谓的市场需要。

       过去的生产劳动模范可以成为人大代表,今天佛教圈的头面人物也成了人大代表,这一切都是权力游戏!在丛林法则面前,无论何种真理、何种文化和宗教都无济于事,但为了掩盖事实,他们就是有足够的变着花样的本领!  

       专制要完成专制必先专制话语,也就是说,掩盖真实性成为重要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就没有政治平等可言,权力就成为意味利益和尊重的可图谋的稀有资源,那些以阿谀奉承为能事取得人脉和官位的人就不仅与道德志向无关,还是纯世俗的平庸主义者的行为,即政治只是卑劣的而非高尚的,它哪里是为世俗罪苦、信仰危机却无出路而忧虑困惑的不同类型的人所预谋的呢?

       曾经,不知误入歧途还信心满满而招致了毁灭性的灾难,我为我没有变成我期待的那样而感到极大的耻辱,心虽已死但面孔依旧,出于自我无法重组的痛苦、失落、厌恶和无所是从,我几乎变态性的在友人面前强装不认识,就像自己不认识自己一样,把尴尬、别扭、疑惑与背叛留给别人也留给自己,让自己永远背上说不清的欠负。这是背景。

       现代转型是基于生存性的或个人性的诉求而非道德诉求。换句话说,走出幻想、盲目、迷失首先是自己要面临和解决的问题,而不是要你关顾他人,因为没有人比你更凄惨可悲。如果你处在盲目中,能说自己很完美吗?能把指引别人帮助别人当作义不容辞的使命而感到光荣吗?一个影子人能觉得自己可爱而有资格爱人或要求被爱吗?进一步说,一个看到各种朱门的乞丐、一个被人揪住暴打的弱者、一个落井者能意淫民族国家的强大或助人为乐吗?这种意淫难道不是沦落为乞丐或加快死亡的原因?所以尼采说,道德是吸人血的!至于有人说:没有爱是最可悲的。我不知有什么比盲目、迷失、丧失自我更可悲了。这是一些被遮蔽真实性的意识形态所调教出的意淫者。

       现实制约幻想,幻想也制约现实,有时在两个人身上表现为性格不合,只是人们无法自省而已。

       二十年前写道,从幻想走向现实,其间该付出了多少惨烈的代价; 从前是有幻想的人教化现实的人,现在是现实教化有幻想的人。

       某一类的夫妻冲突,其实是观念冲突的情绪化表现。例如对世俗的怨恨,对挣扎无望的怨恨,以及对伤痛的敏感反应,都可能转嫁到另一方头上。而对方想把你从幻想拉近现实,往往又采取了伤害的方式。因而这种冲突是很难彻底化解的。即便一方能在语言哲学的界面上反省到自身的根源,如果彼此的思考和语言能力不对等,也不可能达到心灵的沟通。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