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假面社会的谱系  

2015-09-10 01:37:45|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谁曾想,异性的邂后以及渴望亲密乃是为了思想的生殖,既区别于纯粹的欲望冲动,又区别于世俗功利的生存、尊严、荣耀的交换或满足;而这种思想也非苍白虚无的美好向往,而是揭示苦难所蕴藏的以及肤浅的公共流行话语所遮蔽的有限性。

       我批判真理的虚假和世俗的主宰这两极,不正是要为撰写自律人格作前提性准备吗?一种哲学其实也就是寻求一种人格。

       有时候别把自己当救世主,这个世界没有谁比谁可怜,你和那些你想帮助的人一样的凄惨。你没有能力帮助其他的人的时候,放过自己的良心。—檀修

       我也是长期关注个人真实性及限度问题,与发展主义、民族主义、历史主义等等议题无关。更与那些晒美好晒思恋情苦的人无关。

       现代是一个思想哲学范畴,如果一个人的思想语言仍在传统范围内,或说的都是别人灌输的东西,这个人即使穿着最新潮的服装,那他还不属现代人,也就没有进入现代。

       学者徐贲说: 毕福剑是一个假面社会的犬儒主义者,他在公开的舞台上带着假面,扮演指定给他的角色,释放满满的正能量。然而,在私底下,当酒精松弛了他紧绷的神经,并在“朋友们”之间情绪放松和感觉安全的时候,他脱下了面具。

       我想反驳: 毕福剑在私底下脱下了面具,是否就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呢?不,他所说的仍然是别人强加或灌输给他的话语,即他仍然带着假面。这里涉及一个根本的问题,即思想自由与言论自由的问题,因为语言并不等于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或能怎么说。他怎么知道什么好什么不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是别人告诉的还是自己知道的?如果我说语言是不确定的呢?

       另外问:什么叫假面社会?我能不能说,凡是以虚构的依据虚构的真理对付人类的苦难与罪恶并获得统治权力的正当正经合法性,进一步规定人们这样想这样说,如此的意识形态社会是不是假面社会,我们是不是一直活在这样的真善美社会里?

       按照规定的应当而想和说,效果不只是安全,而且是爬上高位的手段。有两个例子,看看现在落马的官员,在他们的悔恨中都说了些啥?什么放松了思想改造?这不仍然是带着假面或伪装吗?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出你贪捞的目的?在世俗中谁有钱谁就有尊严和威风,不正是你的痛苦记忆吗?你追逐权与利不正是想满足自己吗?所谓的公不是一个虚假的口实吗?

       再如,明明他经历的是世俗的窝里斗,谁弱谁遭遗弃,他却假装相信阶级善恶与斗争,煞有介事地把口号喊得贼响,那目的就不只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爬上高位。这就叫为众人服务就是为自己服务。因为类与善乃是虚构,人对人像狼,或像狗咬狗,你如何公正与代表?即便作为最后审判与救赎者的上帝也没有此岸的立足点。可见我们的文化与文明就是这样一种假面。

       如果你对残酷的真实感到困惑而对这种假面感到迟疑不能果断认同,你就成为共同体之外的边缘人或落后分子,既无安全感更无权与利。这已是不可胜数的血肉模糊的经验,尽管你仍向往那不可名状的美好而把某种假面埋入无意识从而剥夺自己。再看看政治史,虽不乏叛道者,或失败或逆袭成功,并以自利的话语和行为扭转了政治决策走向,但哪一个不是以假面爬上高位的?

       然而,不以这样的完善的虚假为准则,就一定要以残缺的真实或丛林法则为准则吗?特别是政治,因为世俗人心已无需这样问。可悲的是,我们的主流话语(官方、学界与民间都一样)还分不清这样两极或有意无意混淆这两极,总是在作价值重复,如过去不好现在是好的(毕福剑属此类),或现在不好过去是好的(如所谓的左派),不知如此两极都是灾难之源这些人超不出左与右,无非是把已然发生的政治行为作为判断是非的尺度,这叫对善恶所知甚微,岂有独立自由思想可言?殊不知西方人或西方现代哲检查批判的就是这种确定而绝对的思维,无论是绝对的有还是绝对的无都不真实也没有合法性,语言就是确定/不确定的悖论,成为现代性走出两极摆动的新视野,而我们还得不断回头做清理话语的工作,情形尴尬而可悲。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49)|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