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对政治话语缺席是重要的转变  

2015-07-07 17:49:55|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政治站队的方式表达是非,除了投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蒙蔽与肤浅,遗忘的是世俗生存真实性。虽然我知道许多知识分子就是靠媚权爬上去的。比如在唯一真理统领思想的时代,比如连续性地把理想破灭后的世俗欲望转向或丛林法则转向说成是振兴民族经济的伟大理想。

       曾经有一个网名为思想者的网友对某个获奖名人有意见,据说因为他仇富,反对经济。天啦,这种跟风的人能叫思想者吗? 

        理想,无论多么真诚,还是窃理想之名,都具有蒙蔽性。共同体中人追逐权与利才是目的。

       难道退回欲望、糜烂、不择手段的罪恶、毫无作为的贪捞腐化、色与利的满足就是新一轮理想的必要代价?而不是反讽否定与彻底瓦解?

       所以,对强制性的权力话语以及各种跟风站队代言,必须用西方现代哲学思想来冲击它,从而意识到理想真理破灭的根源即依据的不完备性和所要克服的世俗的限度,明白“确定/不确定”、“可说/不可说”、“有与无”的悖论。这种对权力的抵制不是一种民主诉求,而是基于个人自律权利的诉求。

       曾经,一位诗人说:人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感到自我的无价值。粉丝们引为经典,纷纷点赞转引。可是,这属于生存性问题吗?俗众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弄到更多的钱,而曾经有过幻想的处于弱势地位的个人所困惑的问题应为:为什么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个人有无价值是个道德问题,相对于普遍对象,如何自救才是生与死的问题。

       或许,人们太习惯于理性主义的欺瞒教化了,总以为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都扛在自己的肩上,但一场变革和物欲横流的现实使这种使命感价值感失落了,才有此感慨。然而,认为这是最悲哀的事,表明并没有获得新的认知。在西方,无论个人还是共同体都不是救主,这正是人与神的区分,即便上帝也死了,如何复活还是个悬置的问题。

       换一种思考,如果不是只瞄准普遍对象,或批判或改造,并在这种批判改造中体现自我的价值,俨然灵魂的领导者,只从个人伤痛事实出发,追问何以不能改变这个世界,这也涉及对人、对价值实体的反省。因为我们总是把自己当作正确的一方、当作价值实体与现象世界对抗着僵持着,因而意识到自己不是上帝、意识到自己的有限或不是性,从价值实体的人走出来,正是一种思想解放而非悲哀!

       交往不是为了猎奇,不是为了占便宜,不是别有目的,也不是施予,如果没有深度沟通的基础的话。交往是在思想启示中获得一种力量,为了恢复本有的蓬勃生机。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就不再有自我的存在价值,我且不说别人经验单薄。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