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痛苦的自因、文化及其它  

2015-07-17 15:35:42|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破解何清涟说的“寻找经济决策的政治基础”这句话,就要涉及语言哲学。因为经济活动金钱欲望本身就是非本质的不可通约的差异现象,作为罪与苦的一部分,它没有外在的原因,比如政治原因,正如勾心斗角是人自身的劣性,而不是政治造成的,相反政治要以克服为目的,或者遗忘掩盖,或者克服不了而放纵。同时,也没有内外的依据来规范它达到平等。
       马克思曾设想以类的技术劳动作为经济平等构想的基础而不是以政治为基础,所以有劳动生产力决定人的生产生存关系的逻辑,决定职业与道德的关联,决定上层建筑与政体,决定平等主义道德乌托邦的实现,尽管它貌似有理,但终归是人为预设的,是把人看作了道德实体,也就是把超验的善降为世俗,不得不遭到世俗道德严重缺乏的反讽而破产。但相比之下,何清涟的说法就更经不起分析,好像中国读书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就那么浅薄!

       什么是传统思想传统文化?简而言之,那就是现实缺乏什么就幻想什么,比如现实残酷不美好就幻想美好,并把幻想说成实在的,为了要这个结果而把幻想说成原因,构成因果逻辑而推论。但要克服的问题或真实性却在这种实在论与因果律的陈述中被遗忘被遮蔽。例如人心不善,却说性本善,说人是理性的社会的即团结的动物。(亚里士多德)只因想要善,就把想要的说成实在的始基或依据。最后,这普遍的即本善又分划为君子与小人,或阶级敌我,无非是以善自居的伪善,为了获得普世的统治霸权,然后开放而追逐更大的利益或财富尊严,这就是中国的历史与现代史!

       想到某位学者说的话:我满脑子都是民主、自由、法制、人quan。我真怀疑被这种抽象词语武装的脑子是否有病?因为人们已习惯于为人自身的罪与苦寻找外在的原因,或经济制度,或环境因素(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或专制原因,等等,从不思考罪与苦的自因。所以今天也要把所有问题都推到政治制度上,仿佛唯有政治制度的革命取上帝而代之能够救人类!
       我已说过,难道世俗的勾心斗角互相歧视伤害也是专制造成的?孔子说“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好勇疾贫”又是何意呢?进一步说,传统文化与政治不正是要克服这些问题的吗?为什么一开始在逻辑表达上就被遗忘被遮蔽了?并且被君主们一再用幸福许诺来掩盖以维护权力的当然性?
       我们批判揭示权力的不法,在于它既无根据也无能力克服苦难,而不是说,世俗的无本质的现象就是专制造成的。我也说过,面对世俗的非理性,你如何要自由民主?当你遭到一群人暴打时,你怎么没有向暴力伤害者要自由?这些抽象话语源自西方,在近代,当中国遭到西方血与火的创伤时,你怎么不向这些参与制造战争灾难的人要自由民主?何谓上帝死了?即那个作为真善美的代称、作为人的形象的最高存在者死了?

附:问答录

       qiutianyuyiujie看您的文章,不难发现,您经历了很多苦难,但是苦难毕竟是有限的,为什么您对苦难、对创伤记忆的思考却没有停止过?是什么原因让您对过去有直面的勇气?这需要何等强大的内心?
       张志扬教授的文字坚定了您思考、表达的动力。难道这就是您持续思考的原因?这是我所没有的信仰,可能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苦难不能说是有限的,因为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限制它,要不今天就不存在信仰危机了。

       是的,我经历了常人无法体验的苦难,生而为人,却有如此遭遇,这使我一直感到困惑不解,当然,我自己也并非生来就是纯洁的,因为人有自我意识,也逞强好胜,这是自己的有限性,所以才招致一些创伤,再加上个人自尊心没有本质,因为贫弱与父母的不强,我在很长时期内都被自卑感所纠缠,也被那种“化痛苦为力量”的话语所蒙蔽,内心的块垒一直无法疏解。可以说,正是张志扬教授的思想文字让我抓住了自己要思考的问题,使我不再畏惧曾经的苦难遭遇,使我敢于清算自己的迷失或抗争历程。

       我在网上写作(这种方式其影响力并不大),除了要呈现一个真实的自我也就是以自己的创伤记忆写哲学,诠释哲学之外,那就是要与许多蒙蔽话语抗争,因为正是这些虚假的话语扭曲了我的真实经历,扭曲了我所承担的苦难,而揭示真实性也成为我思考的动力之一。

       “化痛苦为力量”这句话蒙蔽了你?为什么这么说,恕我还不能理解,难道您现在对于苦难的思考不等于化痛苦为力量吗?

       “化痛苦为力量”是过去流行的话语,意指有光明前途,有终极目的,苦难正是奔向光明的动力,然而事实上经历苦难的个人无论怎么挣扎都看不到那目的,它只会白白消耗一个人有限的生命,所以它是蒙蔽性的。当我意识到没有目的时,我才转身了,也获得了一种虚无化的力量。我所以要思考创伤记忆,恰恰是要拒斥那些蒙蔽性的主流话语,也让他人不再重复我的迷失,这或许就叫启示启蒙吧。

       化痛苦为力量,这样说确是蒙蔽性的,但也不完全是蒙蔽的,没有目标 不也是目标吗?如果没有终极目的与动力,人在经历痛苦后,又如何面对痛苦呢?

       目的可分为社会性的和纯个人的,社会性的目的指消除苦难,达到幸福与自由,即进入没有痛苦的理想天国。这显然做不到。纯个人的目的就是世俗性的,为了自保,为了改变个人的不利命运,极端的也是罪恶性的现象就是牺牲别人发展自己。因为没有同一性目的,那些满怀自尊心痛苦的人几乎必然地滑向以人为工具的罪恶,这是道德缺乏的根源和限度。我们只能选择还原世俗超出平庸,因为我们既要转变,又要有所持守,别的都做不到啊。

       在您心里,对于痛苦的理解是怎样的?当您遭遇痛苦的时候,您持守什么?转变什么?
               
       道德缺乏,没有理性,生存状态的差异愈发悬殊等等,如果克服只是一种神话,那么个人只能承担,并且是不再盲目折腾的承担,包括走出希望的囚牢,放弃终极目的的负担,不为生存行为欠妥而负罪,这就是转变。

       启蒙不是许诺,无论许诺有或许诺无,而是承担个人真实性,包括不为更高目的服务的自我创造。因而承认无奈就是承认真实,它比那些闪光的谎言更有开拓性。

       就思想而言,“成熟”就是一种眼光与胆识,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无所顾虑无所犹豫地抓住它不再错过!就像俗话说的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谢谢您,与您交谈是我的荣幸,因为无论是您所读之书、所经历之事还是思考的深度都是我所不及的。您能那么耐心的回答我稚嫩的问题,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72)|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