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理解不是迎合浪漫幻想,而是向真实性还原  

2015-06-21 09:35:41|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民以食为天”,正如说“穷怕了”,这是拿同一性话语掩盖事情的差异以及不择手段的罪恶,也背离了在好勇疾贫这种差异之外虚构的仁,在两方面都丧失了权力的合法性。可见,中国历代的天子都是以谎言来维护其权与利的。同理,自由问题也只能在哲学界面的同一与差异这两极来讨论。前者是同一天下的乌托邦幻想,后者是分歧性的丛林法则。如果不这样看,那么任何关于自由的学术讨论都是自欺欺人。 可见同一性话语是世界性的专制根源,也是西方现代哲学家批判的重点之一。

       对此在来说,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语言更贴己的,然而可悲的是,从同一的此在来看,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语言更自欺的。倾心贴己、自欺见外,如此巨大的差异怎么都发自同一的语言之中呢?-张志扬著《论无蔽的瞬息--兼论诗人哲学家的命运》

       我读张志扬的书,全是术语,读得天旋地转。但西方的哲学书更难懂,如康德,特别是黑格尔的,像天书,可见语言问题概念问题是个重要的关口!不啃下这块骨头,就进不了门。或者说,那些术语都是既定的具有高度的概括性,能省略很多话。

       语言的重要问题是同一与差异的基本问题,再看许多简单明白的话,如得民心者得天下,其实是含糊的,是类语言或同一性话语,也是欺瞒话语或高贵的谎言。

       价值也是哲学的重要术语,它主要指和谐的没有痛苦的美好状况以及真理,也是人类文化、哲学、宗教一直追求的甚至用来规范、衡量个人的思想行为的尺度。然而它总是虚构的,并遮蔽事实存在。所以有尼采的激越颠覆,或叫重估一切价值,或叫存在与价值剥离。它并不是指个人的,因为人不是上帝,谁也没有能力摆平天下。

       有限性是哲学的重要术语,与无限(如将来时的美好)对应!正如理想与现实这样一对概念。

       有限性是指限制性,但对向往美好的人来说,有限与无限之间的界限就像透明的玻璃墙,以为门外即无限的世界,只是在碰得头破血流后才知道过不去。有的人甚至一生都意识不到有限性,因为他太相信语言文字了,或者说他相信真理只因他相信那些说法,不知语言的空集性,不知同一话语对差异的遮蔽。

       现代哲学就是对负面的揭示,就是灰斑思想,因为生活就是负面的,与神圣美好相对!

       如果一个人用美好的幻想安慰自己,也可以活着而不接受事实,特别是思想事实。这叫没有进入现代,但事实却不以个人的幻想而转移改变!

       理解不是顺从甚至迎合一个人的浪漫幻想,恰恰是反省或向真实性还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学习哲学是一项长期的训练,或者说要长期关注真实性问题。尼采说要长期关注现实人的行为。对那些不利于我们的带伤害性的现象,并不能因为轻蔑而飘过。后面的话是我说的。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理想与现实的距离或界限是不可跨越的,如果坚持幻想要求他人理解,在不可理解时就不能这样自我安慰,认为一方是鱼一方是鸟,这只能加强自己的盲目,阻止自己的反省或痛定思痛。

       “人要意识到自己的有限性,他才能决心生活在现在,而不逃向无限的、浪漫主义未来。”-萌萌 。我以为这才是“成熟”的表现。

       一个人如果把自己的伤痛与梦幻当做可骄傲的资本,期待别人理解又不相信别人,自己却无力穿透历史或语言的迷雾来了解时代与自身,或缺乏拓展视野的超常的语言能力,自己的眼界就那么浅,那么他(她)的问题就成了一种死结,连神也救不了。

       我以为女作家豆豆仍然是杰出的,这不仅因为一个没有高学历的人在二十多岁就获得了成功,尽管她的文化解释观还有许多盲点,但她有勇气解释,并且有超出一般人的见地,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天赋与储备使她能够接受她背后的高人的点化,而这在当今几乎是不可复制再造的。 

        一个渴望真实渴望解惑的灵魂在与先行一步的灵魂相遇时,他只吸取他所需要的,因为他了解自己最需要什么,所以不会像爱做白日梦的人那样考虑有没有完全占有的可能而作出取舍选择,并且为了回报这种找到丢失的自我的相遇、神恩与感召,甚至会用献予来为自己建立一座纪念碑。

       重申:有些女人终生要找的只是一个对她好的她爱的人,而不是寻找迷失的自我,不是寻找可以打开眼界的使自己站立起来的思想,她甚至不知自己的迷失,不知处身时代是怎样的,不知自己的瘫软而想靠着一种梦幻使自己站起来,所以她才把情感身体当作不可随便的最高原则和价值,企求献予对她好的梦中人,当然她也不能反省这种白日梦的爱拯救不了自己,不能预知并承担必然重蹈复辙的命运。这种向往美好看起来是自爱,其实是剥夺自身的囚牢,而且这种盲目肤浅几乎是女人无法突破的瓶颈与限度。

       许多浪漫诗意的优笔描述的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甚至没有整体的划界的眼光。因而,穿透各种意念浮沫的遮蔽,沉入事实的底蕴,尝试用自己的笔触描述那些与个人的好恶、自尊、命运相违的事情,不自欺、不安慰、不撒谎,这才是进入现代的开始。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243)|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