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自我,何言真诚与真实?  

2015-06-17 16:00:3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相信世俗虚爱情,无论它多么令人刻骨铭心,令当事人如何沉迷。爱的内涵并非亘古不变的,正如说没有永恒的美好,个人总要经受有限性的洗礼,对重复的灾难有应变释义能力,并对人生问题有开阔的视野。否则,再痴情执着再真诚再专一的爱,一个人再怎样坚定地相信,灵魂也是空荡荡的。并且我突然看到一种肤浅。

       人们不知道还可以为理想光明真理或为苦难生命的再生而献出全部身心,只以为爱情可以让人得以重生,以为世界就只有爱情这唯一的救主与真理了,为此可以殉情赴死,至于殉道则是不可思议的。当然不知任何救主的存在也是不存存在的。

       一个人如此不等于所有的人都如此,所以不能拿自己的看法遮蔽世界的残酷,因为它正是对你向往美好我行我素的反讽!

       张志扬教授称萌萌是当今中国最杰出的女思想家。这是学术界对萌萌(已故)最权威的认定,当然也是最有权威的人、我称之为民族思想英雄对他的学术挚友最好的认定。

       我相信,不仅当今时代或者整个二十一世纪,即便从二十世纪初的中国来看,思想家的荣誉也是属于张志扬的。但德国就不一样,他们不仅有尼采,海德格尔,还有康德。西方有现代思想或怀疑思想的的传承,但中国却没有。

       《创伤记忆-中国现代哲学的门槛》(张志扬著),不知一些人是否看懂了别人的哲学文字,是否看见过这本书的书名。如果没有揽天地以自问的反省能力,那么哲学家思想家可谓俯拾即是了。民间许多哲学讨论如同时事新闻评论,走不出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模式,以为如此就万事大吉了,哪里有“我”的抗争、失落、困惑并提供一个真实有限的世界即个人真实性。

       为什么善良没有普遍必然性?为什么苦大仇深不等于必然向善?(这是文革时期阶级论所宣扬的观念:苦大仇深的人群就是革命者可启发可依赖的对象,可现实中道德却普遍缺乏)。殊不知,在互相践踏的实情中,谁没有吃过亏受过伤?但多数都倒向自保、残忍与罪恶,形成有限的轮回。例如“宁我负人母人负我”就是创伤教训换来的。你能剥离价值去观察吗?这就叫个人的不可通约性。对个人真实性的盲目就是对真实世界的盲目,换句话说,只要是把形而上学构造的真善美世界当作真实世界,那么你就没有个人。为此尼采才有疯狂挣扎,喊出上帝死了,颠覆那个虚构的世界,还原一个真实的世界。所以张志扬教授说:形而上学就是最大的盲目。

       许多文字没有自我,既没有作者的“我”,也没有读者的“我”,何以唤起他人?问题的关键是不能确认自省的身位,不知人与我的差异。这个道理像白开水一样明白。比如我抗争、寻求,这就是与世界或俗众的对立,如同神与世俗的对立,如果大家都一样,那你为何会受伤?为什么又是孤独的?此外,承认这种差异,不是不需要反省,坚持绝不宽恕绝不和解,而是要你知有限性,从神的位置退出来。

       有些人乐意做社会问题分析家与调解员,哪里有自我或理想与现实的分界眼光呢?比如分析婚姻情感的不稳定或转移,就说是由于忽略冷漠造成的。这有自我吗?如果是灵魂深处的思想语言不能沟通,再亲近热烈能弥补吗?或者问,在这个意义坠落追逐动物狂欢的时代,你拿什么去填补这种断裂? 

       再举一例,巴金在小说《家》中有一句话,人们往往因为爱情而改变了生活。这就叫由个人上升到全体,而且隐喻爱的失意使他投身到革命洪流中。然而一个人如此不等于所有人都如此。何况什么叫改变了生活?是成功还是失败?爱能自发地给个人思想与行为以正确方向吗?在理想的热病时代,好像这一选择是不容置疑的,但事后的结果呢?可见这种表达还是没有自我

       常常,作为一个没有高学历的生活在底层的我,不是顾忌别人讽刺我是个书呆子,而是困惑于事实本身的反讽,所以我为自己是个所谓的文化人而感到羞耻,虽然说不上特别敏感,虽然还没有那种怀疑能力和反省视野,不知康德说的理性不能提供确凿证据的耻辱。即便有人发出“有才又如何还不是悲惨命运”的感叹,那还是沉浸在知性的光荣中,谈不上知无与怀疑精神。

       没有自我,何言真诚与真实?反过来说也一样。我们怎样才能把做好自己即做个有原则的道德人换成做个在思想上具有生存真实性的现代人?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53)|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