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 谁在黑夜里走  

2015-05-20 09:13:4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在黑夜里走这个网名来源于张志扬的一句名言:“你是世界的光,我在黑夜里走”。你是世界的光指传统形而上学,上帝和一切操持形而上学语言的那些人,自以为真理在握的那些人。语言是光,真理是光,照亮一切黑暗笼罩的事物。然而这光不过是手电筒之光,其显现自身就是遮蔽,何况还有周围的黑暗呢?
       所以,在黑夜里走,就是揭示真理缺乏的事实。可惜,受传统教化的人们都看不到真理缺乏的黑暗,有谁在黑夜里走呢?谁是夜行者?
       至于承受生命之重这个说法与昆德拉无关,是说承受没有本质的虚无之重,唯此才可以超出重负,相反,无视本质缺乏的真实性而避重就轻,是不能承受的,它只是自欺而已,昆德拉说的不能承受之轻,也应指有意的淡化轻化现象。

       西方与东欧(因为东欧与我们有相同的政治运动经历)有很多知识分子比我们早一步作深刻的反省,可借鉴的资源很多很多。作为参照,我们要看整体,看西方现代思潮所揭示的根本问题,不能只关注哪一家。作为读者,最重要的是能找到自我。

       张志扬曾说,思是虚无中透射出的光,它照亮此在中的在,即恰恰是揭示无的语言成为照亮真实生活的光,语言是这样一种光。没有这种语言,我就一直活在蒙蔽黑暗与肤浅中瞎折腾着。

       从类走向个人,不仅仅是一场观念的转变,更是一场语言的蜕变。在生活的自保上,人们可以靠感觉,但对于遮蔽性的公共语言,却未必有反省能力,以达到个人理解认知即世界观的根本转变。比如为什么人与人的伤害胜于自然界的灾害,为什么劳动者不再是光荣的或社会的中坚力量,这样的问题就是语言问题,涉及类与个人,同一和差异,对应形而上学的有与无,成为哲学的核心问题或焦点问题。

       回顾我的儿童青年时期,最让我困惑的是,父母、老师、政治、公共语言共同对心灵伤痛的遮蔽麻木盲目。比如说你没有朝气,说你不进步,劝你不要自卑,批你为何清高等等。他们不理解自我意识碰撞和家庭状况比较所产生的痛苦,这自我意识是差异,碰撞指逞强好胜或强力意志的冲突,家庭状况指经济情况,社会地位,势力等等对个人自尊心的支撑因素,而这样的痛苦正是没有精神本质的结果。但它都被形而上学本质主义遮蔽了。所以说,揭示创伤记忆的底蕴是与与批判传统形而上学密不可分的。把创痛或存在事实从各种价值话语的遮蔽扭曲状态中剥离出来从而化重为轻,是现代哲学和心理现象分析学的一项事业。

       我写的大多是随感,表达自身而已,也是为了练笔。我以为,只有自己开悟了,对别人才有所启发,这是个顺序问题,尽管理解者稀少。

       如果说,苦难、挣扎、绝望的深刻导致我的迟疑态度,那么,它首先就成为西方哲学现代转型的因素,而不是个别人经历的特殊所造成的思想转变。当然,各个人的兴趣,志向,眼界,悟性的不同,特别是对已经定型的人而言,就只能寻求适合自己的资源,不适合的不会强求,给也不要。


       看到这样一句话:凡人嘛,無論男人或女人,只要他她愛了。賤。
       一种情况是低位者的盲目狂热甚至肉麻的崇拜,正如人们崇拜利益的偶像如权贵大款、精神的偶像如明星一样,它甚至被政治所鼓励,就像歌颂权力的奴役会受到赞许一样。问题是被崇拜的文学偶像未必是真正的启蒙者,相反是忽悠你的文字游戏者。今天的各路名人明星就是如此被捧出名爱出名的。哪怕是私下的爱,哪怕是动了真情的要奉献骨肉的爱。此谓贱!
       还有一种情况是:哪怕在见识上高于他人,只因心中仍有虚弱即渴望理解共识与支撑,也可能对低于自己的人卑微。我想说,这种卑微的爱与对象无关,也不能拿他情感的对象作为衡量他的尺度。他所以卑微,是因为他仰望心中的那种崇高,或因为处境的孤独与心中的虚弱。而个人总是在错误中成长的。
       在这种爱中,卑贱者一旦不再卑贱,那可能就不会回头了,另一方的高傲再也无价值。
       一个人并不是另一个人的价值证明,他的离去也不意味着窃走了另一个人的灵魂与自尊。许多女人的不幸就在于走不出过去时的灰色记忆,站在有冷风的阳光下。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240)|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