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承受生命之重与不能承担之轻  

2015-05-11 10:11:36|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根本处境就是海德格尔说的: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也就是本质缺乏久矣。这是你所承担的生命之重。

       我说,历史就是本质缺乏的虚无的历史。不懂西方现代哲学的人说我就这样把历史一笔勾销了。可见人们不仅对西方现代哲学闻所未闻,无能反省创伤记忆,也承受不起历史与人生的虚无之重!沟通就这样变成了不可沟通。这些人完全不知,一切有,完满,仅仅是话语的逻辑的或主观幻想的而非事实的。

       现代语言哲学已反省到语言的空集性,即所指缺失,因而语言并不承诺本体。这就是对传统形而上学本体同一性的否定批判。

      〝理性的许诺在流血和不流血的战争中一个一个地成了泡影。破灭的启示使人清醒,他自己必须无依托地承担起自己的缺陷和暂时性,认定不朽的虚妄和缺陷的真实,从而把自身的精力从遥远得不可企及的理想天国赎回,以肩负无望的命运。〞

       〝在这样的历史前提下,即使不要两次世界大战,自由的思想也会举起反叛的大旗,承担起去蔽的使命。叔本华、克尔凯郭尔、尼采就这样做了。两次世界大战不过是以空前惨酷的面容,直观了生命虚无的根底。〞《论无蔽的瞬息--兼论诗人哲学家的命运》(张志扬)

       人类的历史就是哲学的历史,它无中生有,即长期的苦难催生了幻想,变成了开端,似乎没有开端的恶无限是不可想象的。然后幻想变成了语言文字,变成客观实有的东西,变成了个人与社会的行为态度,成为统治的东西,这“有”就遮蔽着无,遗忘了无,然而虚无的灾难事实又到处破坏解构“有”的幻想,引起人深刻的反省。这就是人类或哲学历史的谱系

       没有理论就没有历史。我们究竟处在什么状态下?其实仍然处在史前史,即从未步入人的历史。因而,重新审视哲学,就是重新审视我们的处境与未来,而有与无的悖论,确定与不确定的悖论,既防止自以为是的本质主义,又防止毫无作为的虚无主义,就成为我们的起点。

       就俗众而言,他们关心的是当下的个人处境与利害,而不是伪造的历史。没有真善美的历史何以叫文明史?而真善美不过是伪造的!从自己的主观幻想转向对俗众的解释,揭示有限性,就叫还原世俗真实性。

       再换句话说,一个人处在没有尊严的生存危机中,根本不能靠所谓的历史或文明史来安慰与拯救!历史主义正是一种吸血的统治意识形态话语。

       看到太多这样的文字:说什么简简单单才是美,平平淡淡才是真。可为什么这世界就不简单不平淡呢?为什么这世界要违背美与真呢?可见,人们完全是在按照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在安慰自己,也把自我安慰当作普遍的真与美强人所信。

       我不知道,一个人如果不能对传统教化、传统哲学以及自己的生活经历创伤记忆作重要的反省,他凭什么能够为别人提供经验教训、启示和新的视野,他的文字(包括诗词散文作品)怎么会有长久的价值?那还不是重复地生活在幻想的美好以及美好破灭的哀怨之中吗?我把如此的晒美好叫做媚俗与平庸!

       对个人而言,生活需要走出沉重,但在认知上不是避重就轻,那才真正是通往地狱的道路,这样的轻恰恰是生命不能承受的。相反必须迎着沉重,知其虚无,才能承受其重,化重为轻。可以说,知无是用血与泪的教训换来的思想觉醒。

       网上有很多讨论哲学的文字其实都不属于哲学,看起来也不是专业的,至少不了解西方哲学史,因为真正穿透哲学史的基本问题不再是唯物唯心的问题,而是有与无,存在与不存在的问题,或者说是本质主义和怀疑主义两条路线争论的问题。
       我关注哲学,不是为了与别人拉开距离,造成孤独的夜行。而仅仅是为了解读自己的命运与处身时代,从而认清真相,得到澄明和思想自由,也包括努力去逆转自己的生存危机状态,从死亡的边缘逃回。我的迷失是为了你的不迷失,可惜能理解的情形“在1与0之间,就常常如同在有与无之间一样,有一个无限大的裂隙”。(尼采语)。 

       山野枝子对我的日志关于中西哲学  》评论道:有独特的见解,有新的视角!值得探索!

       谦谦 对我的日志《在强势话语中,知无只是一种微弱的声音》 评论道: 问题尖锐,说法也有些不容质疑的过度自信,但确实鞭辟入里,启人心智!

       Koala欣赏,文章写得很好。哲学,研究世界观的学问。
       我:谢谢!哲学不再是研究世界观的学问。 哲学首先从认识论上来说就是解释世界,但一解释就碰到立场观念问题,传统形而上学总是从美好的愿望以及应该的角度来解释世界,并把主观的东西当作客观实有的东西,如此对世界的主观看法就叫世界观。比如说存在是一,世界统一于物质最后统一人心。这也叫本体论同一。解释世界的目的是为了改造世界,规范社会人心秩序,包括作为个人行为的观念原则。但如此的一决定一切的世界观不仅遭到事实的反讽破坏,现代哲学反省到:语言和逻辑再也不能为一元决定论提供保证。

       继承西方近代哲学怀疑主义或经验论的康德哲学,对现象与本质的划界,即我们可以认识现象界(自然现象),却不能认识本体界,否则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二律背反。这已是对哲学作为世界观的学问的否定,尼采的上帝死了和权力意志说,更是对理性世界观的激越颠覆,且不论西方现代语言哲学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上网可搜现代西方哲学。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62)|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