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漫步中却无法遐想  

2015-04-28 10:58:27|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承认,最深层的卑贱感耻辱感来自于贫穷,它使个体的灵魂没有遮挡,消除了个人的主观强力意志,也使你在争强好胜的世俗中完全处于溃败状态。但我绝不附和什么穷怕了的论调以及什么经济学。因为,逞强好胜和人格依赖外物就是本质的缺乏,构建根据的虚无。回到真实是向本质构建主义作战,而非重复本质构建主义。试问:中国的作家,经济学者,有真正的思想者吗? 

       破烂不堪的旧居在不断消失,房地产运动改变了地球的外观,如同揭去了往日的伤疤一样,人们在耻辱的重压下获得了一丝喘息。可是,它能医治灵魂深处的创伤吗?不,有的心灵早已千疮百孔,提前宣告了生命的死亡。

       揭示虚无或知无是现代启蒙的第一步,其次才谈得上偶在建构。

       因美而爱尽管与心灵沟通无关,但它仍不属于纯功利性的交易。

       女人是身体与性别奇妙组合的存在者。世俗历来把女人视同对强者的奖赏品,所以才要求女人嫌贫爱富委身豪强,以奖励强者惩罚弱者。女人也因此以身体征服男人而赢得世界,获得比肉体快乐更重要的尊荣。这时,女人已不是身体的存在(身体本身不是女人最宝贵的),而是性别角色的存在,即世俗社会赋予女性而非某个女人这种索取功能来支撑传承世俗的规则。反过来,一个女人冒着被世俗耻笑的风险,牺牲自己的幸福,与男人一道承担穷苦的生活,其带给男人的并非身体的快乐,而是精神的支撑力量,以行为期待着男人完成反省醒悟的转型。

       夫妻之间没有什么是应该的,因为在成为夫妻之前,本是不相干的人。

       占有欲的发生,往往在于把美的多样性转为唯一性,把瞬间的占有冲动当作永恒的占有念头。在这一点上,似乎女人比男人少一些自欺,多一些安全感要求,所以女人总爱问男人,你爱我吗? 

       人性的不善不是某个强者对一个特别的弱者过不去,不善的普遍性就像一种模式,或者像一场天灾人祸,如果不是你遭殃,换一个人处在危险境地,也会有同样的命运,只是厄运落到自己头上感受特别深刻而已。可见,那种人为划分敌友,以为把敌人消灭了我们就幸福了的许诺,完全是忽悠!我们能将个人与类进行比较,从而反省检讨文革或理想主义吗?

       这世上并不是有高学历的从事研究教学的人就叫知识分子,因为人类的认识是可改变的。直言之,能够知无从而改变了对世界与自我的理解的人才可以称为知识分子或思考者。

       尼采说他的文字既要别人理解,又要别人百思不得其解!这就是哲学家孤独求败的处境。  

       世界没有变化,但我改变了自己的认知,这是我回顾人生时所感到的一点欣慰。

       所谓事实描述,是对已然存在的事实作反省性分析,不同于你想怎么样、你应该怎么样的文字,前者属现代思维,后者属传统思维,虽然人们一直说不懂哲学,但思想却在传统哲学范域内。

       林曦看来哲学真枯燥,下面评论都是圈子里的。不过要我看张志扬也没兴趣。

       我读哲学是为了弄清楚饱经创痛、长期处在困惑煎熬挣扎之中却没有结果也不知所以的我自己,因而,我绝不是看别人的脸色、看大家是否都在读哲学评论哲学而决定自己要不要读哲学的。他人的关注只是一种媒介,而且,这个“他人”还要看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仅仅因为别人无法评论、没有评论就宣布哲学是枯燥的,说自己也不会有兴趣,这种人不过是自视聪明的傻逼。

       在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的国度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已被传统和政治意识形态先行规定了,也规定了大众的思维与关注点,因而凡是媚俗的肤浅的歌功颂德的文字都可能流行而成名,至于深刻反省总是事后的并且在不该说之列,那种按知名度作价值判断依据的看法岂不是很脑残吗?

       大不溜溜多少年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与一种存在的无力感言别了。感谢“谁在黑夜里走”。多么重要,多么里程碑式的一次思想启蒙。我想我终于无畏了。“谁在黑夜里走”,彻底的解读了一直带给我苦难和困惑的现实之真,天地人,我向来是上天入地,独留人在受苦的,何谓世俗。我似乎生来不大关心世俗,世俗生来的游离者,结果被世俗贬低边缘化,但是我还是没能看清世俗,潜意识总认为是自己还不够,这是双重的苦难和困惑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