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于创伤记忆的心理现象分析学(草拟)  

2015-03-23 14:22:44|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迄今为止,清理创伤记忆,或建立一门苦难的心理现象分析学,乃是一项未开展的思想事业,就像一块荒原未被真正开垦。就创伤记忆的质而言,它绝不是某一个人的,甚至也不是某个民族的,而是包含着人的根本处境的遭遇。弗洛依德创立了精神分析学,以无意识的性本能批判作为社会理论构想之基础的形而上学意识学说,但并不全面。传统形而上学以及各种人文学术包括文学的肤浅,就在于对个人创伤记忆深究不够,或阉割创伤记忆,只取一点,得出决定性的同时又互相矛盾的结论,并急于针对现实问题开出救治方案。孔子、黑格尔、马克思、心理学者马斯洛无不如此。可见,读懂创伤记忆是穿透话语迷雾、向真实敞开、恢复生存意志的重要一步。

       人生而在世,作为个体,乃是自我意识的存在者,但自我意识不是本质,不是价值,也不是同一之善。它注定要在另一个自我意识中获得满足。作为一种限度,黑格尔说得很好。换句话说,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要在另一个自我意识中获得满足,在前提上已是对另一个人人格的割取,并不存在为了实现理想的公共权力剥夺了个人私有财产才导致对个人人格的割让。是黑格尔阉割了创伤记忆,得出矛盾的结论。

       一个人要把自我意识、光荣感加到别人头上,如果自己没有背后力量的支撑,必然会遭到残暴的反击。抓住这一实情很重要。孔子曾对人性的表现批判道:逞强好胜。说的就是自我意识的互相冲突,也是对创伤记忆的一种描述。而所倡导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则是撒谎。那仅仅是个别的自我意识受到重伤,才败退下来,而压抑自我:我不想要别人强出头给我的痛苦,我也不把自我施加于人。为什么把自己软弱的想法当作别人都如此或应该如此的普遍规则呢?这应该论是事实本身吗?可见这种道德要求又是对创伤记忆时间性的割裂。

       而马克思对创伤记忆的描述更站不住脚,无非是对创伤记忆的阉割。什么叫“精神一开始就倒霉,注定要受物质的纠缠”?一个人在自我意识主奴关系冲撞中受到重创,从而丧失个人自尊与光荣感,作为前提,这与物质或贫富有什么因果必然关系?为什么自我意识只受贫富决定?人的自我是非本质的,其表现也是多方面的,甚至差异是主观无限的。主观制造差异就是制造伤害与痛苦。诚然,个人的自我意识不仅靠强力支撑着,也靠身外之物支撑着,一个人在所属的财物上不如别人,就没有自尊,就丧魂落魄。这不等于痛苦者就是善者,也不等于可在经济上采取什么措施就能救治的。更不等于穷富现象背后有什么超现象的工具理性本质。比如,有个人经济差异,就有人格的不平等与痛苦,但拿掉表面差异实行平均化不等于拿走了自我意识及其冲突,更不等于能克服罪恶与苦难。歧视别人者也受歧视,不等于他人软弱得都不要歧视并歧视别人,从而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交往如此,生存经济也如此,这里没有同。所以,问题既不是私有制作为最后的原因造成了贫富差异割让了弱者的人格,也不是人为理想的共产制剥夺了私有财产割让了全体的人格,马克思与黑格尔都遗忘了人互相践踏互相割让的自然主观性或限度。这里也没有客观,如此颠来覆去都是对自我意识有限性的蒙蔽。

       再看看心理学者马斯洛所说需要层次论,认为人都有自尊心的需要。这是对创伤记忆的真实描述吗?这需要是共同价值吗?想一想,一个逞能好胜的人受到别人的创击而丧失自尊心,或者因为在所属的财物上不如人而感到深重的自卑,他梦寐以求的就是自尊心的满足吗?问题是如何满足呢?现实上操控别人以他人为奴为工具,或不择手段收敛财富,不就是满足个人自尊心的表现吗?如何能抽象现实幻想人人皆君主互相恭维以弥补自尊丧失的缺憾?满足总是与罪恶不可分的,何以在道德语境中称为价值?何况,个人所以是个人,差异所以是差异,就在于不可通约性,又岂有共同或同一性呢?可见,真实的创伤记忆的质就在于自我意识的非同一性。换句话说,“现实的普遍原则是非现实的,唯一的普遍原则在虚无的界限上。”(张志扬)。


       本博客专属现代哲学随笔博客,但不是对西方现代哲学的思想理论作系统的介绍,而是着眼于个人生存上观念转变的迫切需要,借西方现代哲学的眼光,近距离的看自己、看处身时代、看现代中国的政治变化等等。这本身就是一种转换,纯理论研究如果不能切合自身,不能讨论现实问题,那是无效的。我就看到有的学者毕生的努力竟被他自己的一句话给废了。比如有人说文革时期有真正的民主,遗忘了窝里斗与势利的的民情。

       常言道:“改变不了世界就改变自己。”其潜台词是说,自己在与世界作战。那么,什么是“世界”?世界分为理性世界与感性世界,而理性世界常常就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在用构造的理性世界同感性世界抗争,虽然自己并未达到形而上学的层次。或者说,这理性世界既与自己隔膜,又与自己不要痛苦的心理意志相关。因而,改变自己涉及对理性世界的重审,对真理、价值、目的、意义的重审。

       进一步说,理性世界就是上帝的世界,这个区分或界限意识很重要,因为,无论上帝存在与否,自己与世界作战,是无意中站到神的位置上了,自己成了神,与现实的人对抗着。所以,改变自己就是从神的位置退下来。尽管我们不甘心受苦受伤,尽管自以为高贵,要借真善美来自我维护……但是,为什么我们的抗争态度不能为世俗包括身边的人所容纳呢?谁在真正保护你安慰你的抗争呢?

       如果世俗把自己放逐了,又如何谈个人生存呢?理解世俗,理解感性世界,就是理解个人真实性及限度,理解感性世界与理性世界何者为真何者为假,追问为什么我们一直在用虚假东西同世界作战?

       所谓感性世界就是:一个人格尊严没有本质同一性的世界,一个自我意识注定在另一个自我意识里获得满足的世界,因而注定要受暴力、强权、贫富丑美等身外之物纠缠伤害的世界。马克思解释为精神一开始就倒霉,注定要受物质的纠缠,企图从现象中寻求物质理性本质,就是遗忘了人的主观有限性,不知个人意识与尊严依赖外物不等于物质有什么客观规律支配人的精神与道德。

       马克思的阶级概念是道德同一性前提下的差异概念,即把非实体的善实在化了,并用可感觉的经济差别来标志善恶。如此,富即恶,穷即善。如果我们不把善退还给彼岸,就仍然会把穷富纳入道德范畴争论不清,或穷好或富好。不知穷富都是此岸的现象,与彼岸的善无关。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寻求善的实在基础,然而,除了权力化之外,它的存在就是不存在。今天所谓的权力腐化不就是道德腐化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