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作家与苦难的心理现象学  

2015-03-16 11:25:3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有完全的作家吗?不,作家与表达是同义词,它只是个尚未完成的可能性的概念。如果没有能够完全而真实地表达自我的创伤记忆,击中最深层的痛楚,甚至没有把握苦难的心理现象学,像一块荒原还没有去开拓,怎么能说有完全的真正的作家呢?在听、说、读、写之间,谁又真正面对了生活与自己灰色的经历?对于文字而言,又有什么比切己地表达自身更有意义的呢?所以问题只有一个:表达没有表达的,表达不可表达的。

       人生是什么?人生就是各种过不去的坎、翻不过的山的总和。这坎,这“山”根本不能向外推诿,比如腐朽的什么帝国主义、封建资本主义,它就是不能不承担的人自身的有限性。渺小的个人,何以有能力抗拒这主宰生活世界的无本质的世俗现象?所以承担、受苦就是必然性的了。特别是,当我挑剔当下的不完美时,又何以能遗忘自己是怎样的从残缺、残酷的荆棘之路滚爬过来的?我为什么摆脱不了这绝不光辉的非人化的遭遇?

       残缺、苦难不在幻想中摆脱,而在深刻解读中超出。

       我确信,关于理性、道德“知识”的传承,作为正式的、“合法”的形式,只是在上空飘过,且不说它的遗忘与遮蔽,以及今天的坠落情形。而关于世俗生存的经验,关于人的狼性的见识,却一直在地下、在家庭中传承着,没有狼性的表现和这种地下的传授,就不会有重复的罪恶,只是它始终不能向文字转换。现代中国由理想向世俗的变迁,其支持力量就来自于政治上层,来自于他们由人道知识向狼道真实的认知转变。

       我承认我对父母的怨恨多于孝敬。因为他们在无形中受传统的流毒太深,对世俗无道的真实过于愚昧无知,总是逃避,被动,还对虚无飘渺的东西抱着期待与依赖心,压抑了子女的生机,结果不是子女成为父母的心理负担,而是父母成为子女的心理负担它表面上好像是性格问题,实际上是观念问题。特别是由于这种无知,以及自身的弱势,把年幼的、具有自我意识与光荣感但对人的狼性更加无知如白纸的我很安心地放到社会和学校中,仿佛放在保险箱里了,才使我毫无防御,遭受那些狼性十足或经验丰富者的伤害。当然更谈不上幸福社会与政治力量的保护。人之恶,并不特别对受伤的你过不去,生而为人,就逃不脱无所不在的自我意识主奴关系的大网。

       想一想那些权力者,他们在不同程度上也遇到了这种问题,与其说他们在文革中受了严重的政治迫害,不如说理想主义根本不能保护自己及其子女不受世俗的伤害(这是一种掩盖性的控诉),才由理性知识转为在狼性上补课,正所谓要拯救下一代的命运,必需首先拯救父母自身。并从利己主义出发大捞特捞,使自己的子女具有别人不可比的优势而在丛林法则中大显威风,从而由理想主义滑向野蛮主义的极端。结果就有所谓的官二代与太子们的种种嚣张恶行。

       什么是苦难的心理现象学?或问人是什么?人就是自我意识的存在者,并且在主奴关系、人我比较中获得满足,作为差异,既不能被消除,也不能被设定的本质和大我所取代。自我意识、自尊心、光荣感是个人存在与人际活动的脊梁骨,如果折断了就站立不起来了,就产生了严重的自卑感,就会对接触他人感到恐惧,又何言人格与精神自由?而许诺幸福、不准痛苦,这不是欺骗、扭曲与罪过吗?

       自我意识,自尊心,光荣感尤其需要非本质的身外之物包括一间像样的房子来支撑,否则,脆弱的心灵就失去了包裹与庇护,就没有面子,耻辱感就会像大山一般压得抬不起头来,在他人面前甚至无地自容……

       谁经历过又提供了表达了如此沉重的心灵苦难?表达不了深度的痛苦,算什么弄文字的人?你对一个年幼的痛苦的灵魂谈什么空洞的大道理?什么“君子固穷”难道不是蒙死人的自欺吗? 没有这种如毒蛇缠身的痛苦,丧魂落魄的状态,怎么会不顾生死的投入理想运动?同样,没有从心理到观念对虚构的真善美世界彻底反省与反叛,又怎么能走出自我的精神囚笼,博出自己的一条活路?虽然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变,即知无知罪,对个人而言不是一下子能完成的。

       我这里绝不是为什么富光荣唱赞歌,而是描述苦难的心理现象学,描述丛林法则下的创伤记忆,揭示本质的虚无、幸福许诺的虚假,以及本质主义与虚无主义的悖论。所谓事实描述就已拒绝了道德价值评判。而富裕也绝不是本质同一性或道德同一性没有大家都“穷怕了”的共同心理与一致性的外在原因,抱着幻想期待“取之有道”无异于等死。因为人不是本质存在者。人即非人,为什么要甘愿受传统理性主义的束缚?人的罪恶并不由穷富状态所决定,甚至说,穷与富正是人的罪恶表现。

        “凡是对我有害的,其本身就是有害的,我就是价值的决定者和创造者,我不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尼采) 。
       这就叫个人意识或个人的不可通约性,有限性的原罪。人就是人的障碍,这个世界岂甘愿你长久幸福而我长久痛苦?你对我有害,我就不容你。哪里存在共同的普遍适用的价值!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223)|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