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真理有毒  

2015-02-04 17:16:39|  分类: 对话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对我的日志《【原创】何谓腐败无能?闻说,一年前一个两岁的宝宝被抢,一年后发现时被挑断脚筋在地铁站当乞讨儿。什么叫惨无人道?什么叫政府腐败无能?这就是!其实政府历来都是借着惩恶的合法性口号却惩罚无效而干着为自己谋利的事,历来都是腐败无能毫无作为的,即便上帝也是弱苦无助的,根本不存在什么政治清明时期。文革时期也一样。换言之,文革只是把普遍的原罪、强力意志生成的普遍的伤害按照类和经济依据划分为阶级敌我罢了,惩恶却完全无视于世俗的罪恶。连上帝都做不到的事却要假冒上帝,这就叫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所谓人的解放与幸福不过是高贵的谎言!

评论道:

       这篇文字有些逻辑上的层次混淆。政治非是全能且全面、唯一的存在,笼统而谈,全都归于其一身,本是一种偏颇。世上不会因监狱的存在,便使得犯罪与罪犯从此销声匿迹,属于人性的问题,政治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其次,鞭挞恶与歌颂美好,非但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莱维.斯特劳斯在其著作《结构人类学》中曾言:“文明意味着具有最大的多样性文化之间的共存,甚至文明就是这种共存本身。世界文明就是保持其各自独创性的诸文化之间在世界范围里的结合。”窃以为,这是一个人思想体系构建的基本观点。

       你怎么知道什么叫政治呢?政治当然不是全能的,甚至不再是善,也不因为此善而阻止了恶的重复。正如监狱的存在阻止不了犯罪。然而,政治为何由善而恶了,此恶就不属人性一种,而是真理演变的罪。为何把笼统而谈的名义强加于我以示自己正确?马克思曾经说,共产主义理想就是要消灭一切剥削、奴役、遗弃的制度。但马克思主义者或政治共同体不但不能兑现许诺,今天还把人性恶作为发展经济维护权力的合法性口实,自己也公开撕掉伪君子的面具大捞特捞,这不是政治之恶吗?西方民主制度亦然。
       我还不至于弄不清人性与政治哲学、理想与现实、原罪与上帝这两者是怎么一回事,人类文化哲学无不是针对人自身的罪恶的,但没有哪一种文化以及共同体实现了幸福的理想。这难道不应当检讨忏悔吗?
       所谓歌颂美好,这美好是存在的吗?在道德如此缺乏的今天,还有文明可言吗?今日时代,人们是如此饥渴地盼望着金钱财富,这个世界也在不断地创造金钱财富的神话,并且不断地把道德踩在脚下,制造血腥的故事,还谈什么真理信仰与文明?可见你的观念还滞留在过去时中,谈不上严谨的规范性的学术思考,对于西方哲学(包括存在论、本体论、主体论、语言论),对于中国古典哲学包括庄子等人不彻底的怀疑主义,对于现代西学东渐背景下中国思想史含政治变迁的政治哲学问题作过深入的研究吗?

       还有,谁告诉你惩恶扬善是对立的!为什么要把这种一致说成对立?现在需要纠正?不论后果如何,惩恶就是为了扬善,正如否定黑暗是为了肯定光明,尽管人们对善恶所知甚微,不知善与光明为何物。政治又怎么是属于人性的一个因素?是那一个因素?善乎恶乎?

       发表意见当然是好事,但要想清楚了再说,不要以为能表达看法就是聪明的标志,否则就没有自我。特别是这种看法仍落在传统的常识的陈词滥调的窠臼中。苏格拉底的话:“我的智慧在于我自知无知”。

       我的话并不偏激,远没有表达出事实的沉重,而灾难事实要比话语偏激尖锐一百倍。人们只是靠了自欺与肤浅才维持平稳正常的,像地震后的遗忘,甚至把这种自欺与肤浅的正常作为聪明的尺度,来抵抗不同的声音。这就是多数人的思维状态。

       “文明就是承认多元文化的共存并保持它”(列维.斯特劳斯),这句话中没有破坏解构与创新之意,仅把现实作了合理化解释,而构建就是创新。保持现状不叫创新,你却说这段话是指导思想体系构建(创新)的基本观点!这不是瞎蒙吗?就像一个顽皮的小孩捣乱一样。为什么一个女人也会如此把这种自以为是的捣蛋天性弄到学术思想争议上来?女人是感性的(其实多数男人包括知识分子也一样),因而对抽象词语或逻辑概念所表达的并非正确的问题很难作出判断,这是女人的弱点,也是诚实无知的表现。但如果不经深思、强不知以为知地对此表达自以为是的结论,那就真是极端的任性与疯狂的大胆了。

       理解的前提,是需要一颗开放的心与足够理智的大脑,需要有一个健全的人格。

       人本身就是理智脆弱的动物,这已决定了理解的对象、它的真理前提是破碎的,不存在理解的同一性基础。还虚构什么健全的人格与足够理智的大脑呢?仿佛不认同你的理解就是人格低下者!世俗的强者和常人不相信也不需要真理,而真理对弱者无用,并且还有毒,使人很难受、扭曲、很不舒服,令人恐惧。

       交流的前提是每一个个体都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不存在每个人或每一个个体都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因为没有这种普遍性!否则,对立面就没有了,一切伤害、苦难与不可沟通性都不存在了。俗众就是世俗的非理性的同义词,而不是与世俗相对立的理想主义者!充满欲望的人要理性和思想干什么?可见,用这样的普遍性逻辑说话,自身就是懵懂的傻逼一枚,何以以己昏昏使人昭昭。这就叫人一开口,上帝就发笑。

       语言不承诺真理。文革后几十年来鼓吹真理智慧的出版物不胜枚举,但掩不住迷惘现象,也挡不住道德危机与贪捞的蔓延,甚至愈演愈烈,或者说真理的喧嚣声与灾难几乎是成正比例的,谁又忏悔了真理罪?

       什么叫“真理一直在引领着人类的前进和发展,真理永远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而新真理开始是不被人们接受的,是非主流的”?这都是意识形态话语或陈词滥调。

什么叫“在我看来现在比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都要好的多”?这不是历史阶段论话语吗?二十世纪的两战不够血腥不够惨无人道吗?它可以促使西方人作深刻的反省,我们为什么就那么迟钝?

孔子说:好勇疾贫。说的就是强力意志与拜金主义,可几千年来人类都没有什么改变,理想破灭后还把它当作人心的真理和决策与权力的合法性依据。如此人性,哪里分什么历史阶段和地域民族?相反的物自体才是超时空的不可知的。

       圣经说阳光之下并无新事。只有无知的人才会将先贤的智慧结晶视为陈腐。

       我:太阳底下无新事,意谓世俗人心重复不可限制,也没有确凿的真理能够限制,这是知无的谦卑姿态,岂言智慧?无论先贤还是其他死人都不能对今天的危机问题以及我的苦难命运负责,当我意识到重复的伤害与剥夺显示了本质的虚无时,我不会再迂腐,而是坚定地说:你要知识,我要生活! 

       缺什么想要什么,有什么方能知什么。

       缺什么就想要什么,这正是幻想的系谱,并不等于有什么,比如平等,比如乌托邦构想,主观的东西怎么能等于客观实有然后方可认知呢?把主观的愿望当客观知识完全是语言的作用即独断!这里的反驳恰恰暴露了反省能力的缺乏,不知自己的盲目,还显得理直气壮,人类横遭苦难的反讽性在哪里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