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对苦难的漠视就是对生命的践踏   

2015-02-16 08:54:2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余秀华的命运,绝非虚构,它诠释着什么叫活着,什么叫承担,诗除了表达真实,并不能从根本上拯救自己和他人。

       文化知识并不能防止伤害的发生,甚至不以克服伤害为目的,就像权力,只为利益而存在,但为了垄断和防口才设置知识真理的门槛。  

       当我进入小学去学习文化的时候,也是我遭遇人生最深重的创伤的开始。可见文化与伤痛这两者根本不相关。而一个不能体查自身痛苦的民族,又何言文化学术,何言克服的志向呢?更不论反省有限性或罪恶的自身根源了。 

       比如一些以政治话语为叙事合法性向导的经济学人,连何谓痛苦都弄不清楚,眼里根本没有个人真实性,谈什么问题意识与建构?他们不过是维权派而已,即为了自己的利益和话语的光荣。

       世俗的等级不可翻越,世俗的眼光胜似刀剑,任何革命都不能消除,反而制造了新贵,这就叫虚无主义。今天的经济活动只是使有的人成为强者,有的人沦为弱者。而现代哲学就是为了揭穿革命的谎言的。

       鲁迅描述的孔乙己,一个相信意义存在,企图做上等人而不得的全身瘫痪的典型,今天正以不同的面孔不可救药地重复着。

       比如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没有获得体制内的生存的资格而飘浮着,却为自己身体与情感的圣洁而骄傲,并与这个残缺的世界抗争着,也就注定了自己命运的悲催,同时也是盲目无知的结果。

       我们的知识观应从传统的知真善美转到知罪知死知无上面来,以检讨我们的盲目无知,积累生存的初始经验。 

       正是我们这个把肤浅当深刻的民族传统,才培养出一些骄狂自大自以是目空一切盲目无知的读书人,从而缺少了对苦难与反省思想应有的尊重,这种盲目无知恰好是对生命的践踏!这是我从网络上交往与对话得到的深刻印象。 

       作为一个打工者,我却藐视技术,那是意义的观念在作怪。在现实上,学会技术完全是为了世俗生活的话语权,为了无意义的生存。而不是抽象的为了把事情做好,或为了宏大的类口号,比如民族国家。只有意识到生存的无意义,为了在世俗中占有一席之地,为了不被人说而有说人的资格,你才有学技术的主动性。

       人是很容易把对自己不幸命运的仇恨转嫁到一个人头上的,或归咎到一个人头上的,从而一爪落网全身被缚,欲置死地而后快,并且拉着正义的大旗做虎皮。过去的革命如此,世俗的恩将仇报也如此。一个不知忏悔为何物的民族,多少恶毒借正义而行,这是何等深刻的教训!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