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哲学反思才是最好的自传与自我检讨  

2015-12-03 11:48:42|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博文特别是政治哲学内容,比如《词语、民主与知识分子》,在国内学术中应该属最尖锐最激烈的,但因为是学术,所以既不被封杀,也不可能被官方首页推荐。何谓学术?学术沉思区别于煽情文字,例如被网易封杀的批判文字。但煽情文字自有西方的与现代中国的传统,如只有如何就能如何之类的公式就属煽情文字,例: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等等许诺口号。

       我之所以在现代哲学的界面上质疑政治话语,因为政治话语本身应该执行再启蒙教化的功能,就像马克思主义曾经是政治意识形态和启蒙教化一样,尽管它属传统形而上学本体论同一范畴,在它破灭后,我们的深刻反省在哪里?权力界所以拥护颠覆决策,不是因为它给困惑者以启蒙,而是给本来就追逐权与利的伪道者带来直接利益,因为关于真实性的启蒙是有害的。可是,政治不带头作深刻反省启蒙,谁该带这个头?

       一个共同体靠着欺瞒获得权力,然后干脆撕掉伪装,并不惜用一切手段维护垄断和既得利益,他们的人品值得相信吗?

       尼采的著作,强力意志,副标题重估一切价值,其实就是颠覆了西方自柏拉图到黑格尔之后的关于人是什么的定义,标志着人的终结,而叔本华只是一个过渡。传统形而上学就是历史的迷雾,只有经历深重的苦难才会渴望真实渴望穿透历史的迷雾。尼采是第一个为我们勾画出世俗真相的哲学家。

       这就像我们承担着创伤,却向往美好,自己制造了人生的迷雾一样,只有招致了一次次惨烈的后果,才有渴望真实的意愿。其实,对于纯世俗人来说,是不用花一分钱就能明白的。 

       中国的知识分子以及受过教育的人们,其脑残的表现就在于对人的问题模糊不清,自觉不自觉地为掩盖真实性的权力话语帮腔。

       从何清涟所谓的自私人自发形成秩序,到某杂文学者的趋利避害是人的共有本能(鄢烈山),从只顾赚钱没有功夫吵架,到为中国成为第二经济大国而欢呼,数不清各种脑残的话语。思想转型到底要以多大的苦难作为代价呢?今天的年轻人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是否对此有更深刻的体会?实难定论。

       当生活常识被语言同一性所遮蔽时,那么对于读书人,对于知识分子,启蒙就是回到常识中去,补常识的课。例如在互相歧视践踏的实情下,既没有同一的利与害,也没有同一的善与恶,所谓趋利避害,包括踩着别人的肩膀爬到权力体制内寻求体制的包养庇护,有的人就注定成为被损害被侮辱者,怎能说趋利避害或人往高处走是共同的本性呢?可见说这种话的人就是不知语言遮蔽性的脑残者,被捧为青年学人,不是光荣而是耻辱。

       种族主义或民族主义是与道德主义相伴而行的权力合法性口实,特别是在道德主义终结后,成为权力合法性的替补,比如说,思想觉悟不高即丧失了人性论依据,向欲望转变,但以振兴民族国家经济为名维护权力体制运作,掩盖着满足自己的目的,并且在民族国家的名义下,个人的道德品质如何,所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都微不足道了,这在政界,文化艺术界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可谓民族国家的借口不死,专制不已!

       文学即人学,这是传统的定义,借海德格尔的问句,在传统的人死后,文学何为?

       海德格尔说,贫困时代之所以贫困,不仅在于上帝死了,诸神逃匿,没有目的与中心,没有赞美的偶像或对象,甚至连上帝死了目的消失都不知道。

       哲学作为对苦难的解读是最好的自传体,当然这是在现代性的语境下而言的。西方传统哲学,从柏拉图到黑格尔,无非是用本质主义语言描述着逃避苦难的白色神话。  

       人被抛入在世,有的人只有简单的自我意识,即自尊自贵并迷恋光荣感,有的人却知道靠强力意志和外部的家庭势力和团伙力量在冲撞中获得自尊自贵与光荣感,在此意味上说人天生是反本质主义者。而痛苦不仅在于他的人格被割让了,还在于他把这种自尊自贵当作理性的根基,只因丧失而处于再也找不回来的失魂状。

       从开始把丧失自我尊严当作痛苦的根源,也就把自尊当作人的根基了,困惑的只是它以外部事情来规定尊卑,而理想主义仍然以人格尊严为价值目的,但安上了同一性,即人如此我如此,不知没有这个同,此外就是按照某种逻辑把幻想的平等说成是一种历史必然性。但这种必然性话语终被现实人心所摧毁。结果,人只能把自我安放在外部事情的差异上,靠着改变自己的外部所属来改变世俗的命运和眼光舆情。

       在这样的虚无境地中,任何理性人道的抗辩用以维护自尊心都无效。比如问,人贫弱了就该受歧视吗?这样的追问是没有意义的。 

       在自我被割裂的漂泊无根的状态下,或许能催化出诗意的想象与才华,但不等于找到了自我,同理,在差异的黑洞式背景中,被爱也不能给予自我,即便使你产生一种自信感和依赖性,但同时也加重了比较意识,而不是有了坚实的根基。爱与爱的对象都不能给予启示,不能告诉你生存的真实性,特别是女人,承担苦难的目的不是为了揭示生存根底的,因而并不是一个可理解探讨人生的对象。或许爱的受挫才能激发人寻求自我,尽管这个自我仍是一个虚幻的自我。

       世俗关注的就是人与人的差异,理想时期如此,现在亦如此,即便太阳明天不再升起,世俗也不会因此增减什么。

       自由思想高于美的价值,高于爱情。因为,如果你是盲目的,即便有爱的庇护,也不能独立处置生存环境。当你成为被人损害被人算计的对象时,你觉得你配得上美好的爱情吗? 

       现代哲学就是以创伤记忆来解蔽语言同一性和价值许诺,它要求对苦难经历与自我作不断的重审,在此意味上,学术文字才是最好的自传体。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