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心的历程比人类史还漫长  

2015-11-02 13:19:5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就是反本质主义的,是对任何人为设置的“本有”的反讽。尽管设定“本有”原想否定不愿接受的生活现象,但现象更否定剥夺了本质。

       在这样一个时代,各个写作者,各种纸质电子杂志上的文字,都是写给别人看的,以启发别人为目的的,很少有人是写给自己看的,用血与泪写成的,所以出不了大家。在热闹非凡之际,掩不住寂寞迷茫景象,就像为谋生倾巢而出的繁忙掩不住内心单子化存在的凄凉。

       今天,尖锐的批判可以尖锐到批判专制腐败,但却尖锐不到对道德主义蒙蔽的反省揭示,健全而正常的理性一涉及道德或真善美的虚假问题就觉得深奥了不懂了,因为我们的既成语言中没有这种怀疑的思想。可是,一种启蒙不启到道德主义对生存真实性的蒙蔽,那仍然是一种蒙蔽与洗脑,在这个意义上,海德格尔说,我们属整体无思。

       一种志向与思想的重要,不在于它是追逐高位的工具,不在于它是谋生致富的手段,也不在于摆脱现实,而在于它能照亮真实,照亮自我的苦难与迷失,从而梳理被话语扭曲的自身。我与这样的思考为伍如同与爱为伍。

       在信仰危机找不到北的今天,什么叫“人生最妙曼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杨绛语)。难道杨绛是风向标、做人的楷模、偶像与救世主吗?她的话能解决今天的种种灾难问题、命运悬殊和无尊严无本质的问题?吹棒者难道不是自欺欺人的盲人,岂有媒介指路的资格?

       我很奇怪,一些人的日志基本不涉及哲学问题,或者说,哲学人生不是他长期关注的问题,在这方面储备不多,为什么突然像有了充分的准备似的对哲学人生问题可以理直气壮地争议呢?这几乎是爱上网的人很普遍的现象。

       人说语言是以听言说为前提的。听就是审视语言的归闭或遮蔽的力量。德里达说,语言的僵死是明晰造成的。确切地说,是自明性造成的。即把幻想把不存在的当作存在或实体。比如“得道多助”,人们以为明白这个道理,就是把不存在的道当作实体,最后这句话就成了死语。

       眼睛看不到自己的眼睛。怎样跳到自己的视线之外来审视自己的视线呢?我说的是看人生问题的眼睛。

       若兰吟感觉你要么是学哲学的,要么是研究哲学的。

       “要么是学哲学的,要么是研究哲学的。”其实为一。

从逻辑上说,学哲学的人,发展成为研究哲学,是一种可能;另一可能,学哲学的人,不研究哲学,而作其他。研究哲学的,一定要学哲学,不管他是学历学习还是非学历学习。

       也对,出于自愿而学哲学,带着自己的问题去辨析,这种学习就是研究,与哲学专业出身而做别的是有区别的,因为哲学没有普遍的教益,并不适合所有的人,它只是绝望者的思维训练营地。我说的是现代哲学。

       人类的历史并不是像传统形而上学家所描述的有开端的历史,如黑格尔说的逻辑与历史同一。我们最熟知的是马克思描述的历史五阶段,此外是黑格尔的正-反-合的历史(逻辑)。真实的历史就是一部哲学史,也就是“无-有-无”的历史,所谓“有”即本体同一性是设定的。所以海德格尔说,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现在正是傍晚。马克思说我们处在史前史。
     
       回顾自己心的历程,真有点像一部人类史。被抛入在世,对外界一无所知,只有自己逞强好胜独往独来的意志,如果这是“原罪”或有限性,也该由上帝承担总的责任。随即,在自我意识、强力意志与光荣感的冲突践踏中,胜负尊卑都由外部势力所决定,这是一个无理性无道德无本质的生态环境,哪怕幸福许诺的声调再高。无心理准备的个人遭此创痛,自卑的不幸犹如大山一样压着头顶,灵魂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因为偶然的机缘,抓住了政治理想主义,以为这正是我要寻求的克服苦难的金真理,并且信心满满坚硬如铁,像飞蛾赴火焚身也义无反顾。我就这样从“无”走向“有”。但这样的“有”瓦解了,人在断裂中迷茫徘徊,重新回到无法描述的丧魂落魄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状态,却又不甘心,于是又从这样的“有”转向那样的“有”,直到招致旁人不知也不可理解的毁灭性的灾难,才有所绝望和收敛。于是走过了“无-有-无”的过程,可悲的是身在无中不知无,哪怕道德沦丧利己主义如滔滔天下,没有文字的揭示就打不开封闭的眼界。为此我又耗费了近二十年的光阴,且谈不上文字记录下的转变轨迹。

        为什么黑格尔说,马克思说,海德格尔说 ,我们自己的声音呢?
       你有自己的声音吗?中国文化有自己反省的传统可供现代人参照吗?
       中国二十世纪上半叶直至新中国与文革,不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建设指南的吗?儒家几千年没做到的事共产党做到了,结果又如何?无本质无理性的现象不照样重复着,今天还借口发展经济使之披上合法性的外衣,以致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你怎不问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声音?

       一个理性社会的到来需要更多人更多的努力,不满足现状继续又无力扭转,只有期待更好一点。

       “理性社会”作为一种命名,根据何在?人是普遍有理性的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这种命名岂非无所依托?纯粹一厢情愿的期待岂不是瞎子?可见哲学问题就是语言问题,言说以听言说为前提,包括听自己的言说-无非是转述他人陈旧话语,听就是对自明性的词语作重审,比如“理性社会”…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135)|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