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何谓负面入思?  

2015-01-07 13:09:2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文字就是我的路标,我回顾检查我迷失的历程并补上种种标记,它对我才显得珍贵。 

       别以为你的文字是世界的光,我们经历了太多理想或自我膨胀而坍塌的故事。

       现代人要学会的一个很重要的反思就是:我如此不一定世界就如此,所以要检查我与世界的差异何在,为什么这个世界不以我的美好愿望而转移,或者说,这个不利于我甚至伤害我的事情为何这样发生了,它的机制、必然性与限度是怎样的。这才叫站在事实的立场上思考与表达。

       我不知何谓知识分子,何谓与政治不合作的独立性与社会良知,政治上的专制独权不都是与虚构的知识真理密不可分的吗?知识分子还能反省知无吗?并寻求偶在可能的构建依据吗?

       如果从思想的层面上来划分,中国有右派吗?仅就政治界定的所谓右派而言,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中国根本没有那样的右派(个别杰出的思想家除外)。哈贝玛斯对欧洲的思想作了这样的梳理:马克思属于左派黑格尔,尼采属于右派黑格尔,而法国的福柯等人乃是尼采的分支之一。当今中国左派右派争得不可开交,不过是新一轮的蒙蔽。直言之,认为本体或真理存在的人是左派,认为本体不存在的人才是右派,中国有这样的右派吗?

       我把大小权力者都看作是投机者,而各级权力机构不过是按照谎言建立起来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改变了世俗,这样的权力制度只是为少数利己主义而设立的。既然你没有能力改变世俗而放弃或放任了,为了更好地满足自己的金钱与肉体欲望,你不感到羞愧,还要把这种放任说成是伟大创举,这是蒙谁呢?

       我把我的写作看作一种试验,问:西方哲学特别是现代哲学是不是很难懂?如果从非专业的角度上说,休谟、康德、黑格尔、胡塞尔、罗素、维特根斯坦、德里达等人的著述,一般人的确读不懂,即使是柏拉图的文字也一样。如何说明哲学是关于生活或生存问题的呢?但我的试验表明人们不是完全读不懂。因为关于生存的艰难困顿的描述本来就属于负面的逆向的现代灰斑思想。

       如此说来,我的文字本身就是一种通俗化的尝试,但又不可能太通俗,它要拒绝用常识话语表达,或揭示常识话语的遮蔽,敞开负面的存在事实,这首先是一种思想的转变,其次才是表达。没有这种转变,何以谈自我?更不要说入思角度的独立性。同时,我一头搭在现实生活上,一头搭在学理上,为了使问题讨论更深入,并了解西方现代哲学的问题意识与走向。

       张志扬教授曾说,按照现代人的智力,认识到虚无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还要有援手,即寻求那可能的偶在的依据。但这是指学术圈而言的。而对网络上写字的人来说,负面思维,认识到虚无,真是太难了,难到几乎没有对象可交流。所以张志扬教授不开博客。

       负面思维对我而言是救命的思维,是给自己活路的思维,如果说我是被自己的抗争以及那些构建性的文字引向了绝路,几乎无法生存了,我才需要反省与反叛。张志扬教授曾这样说,即便一个叛徒,他也有重新选择生存的权利与尊严。可惜,在我们的生活中,少有人因为深重的苦难而抗争并把自己引向另一种深重的灾难而反省的,即没有人是为了求生而去反思的。为什么西方人先行反省了?好像我们这个民族经历的苦难比西方要轻得多,或更善于自欺。

       十多年前,一个个体户对我说,他的生活很平凡,没有什么大起大伏的经历。是啊,世俗常人谁不是平凡的呢?按尼采说,世俗常人不过是平庸而残忍的利己主义者。哪怕中国有政治上的文革改革的风云变幻,世俗也不会因此增减什么。就我而言,也许我会羞耻于我的疯狂抗争,但我不会羞耻于我通过哲学界面的反省,因为没有这种反省,就没有现在的我,尽管在生活中我不会说自己。抗争、反省这种经历对常人而言都是多余的,与文化价值的转变更新无关。

       一如秋水:幸福还是在平淡的似水流年的生活中。
        我: 面对种种差别,难道自尊心不会隐隐作痛?个人除了无奈的承担,并不等于问题不存在了。而压制欲望,隐瞒自己的痛苦,乃是蒙蔽性的或弱者的道德。如果我们的身体因为患病而极度痛苦,能不通过治疗而仅仅靠主观的自欺就能康复吗?精神的痛苦也一样,如果不检查人自身的根源及限度,仅仅靠自欺,能超出苦难并焕发出生命的原创力吗?

       生活中除了会劝导朋友  还得学会做自己的心理老师。
       首先是自我认识,自我表达,然后是听别人怎么说。劝不劝人是次要的。

       嫣笑红尘 对我的日志《【原创】怀疑的代价》评论道 :如果立世之源就是痛苦,那追溯之情是否就能在痛苦之上。
       我: 提问是一种思考,因而提问也存在思想储备和表达练习问题。

       立世之源指什么?站立在这个世上的根源?追溯之情指什么?回顾、追根溯源是思考方法问题,不是情。对于某种情况而言,只有认识痛苦的必然性或有限性,才能超出苦难,从而唤发生命的原创力。企图摆脱痛苦已然是一种幻想、自欺或撒谎。

       定慧尊敬的老师您好,您是否认为人与人之间要真诚对话才对?做人不能歪曲别人是吗?
       如果你没有负面思考的训练,也没有检测语言的能力,即使你有人格尊严,恕我直言,你也没有资格来抗辩。

       “正面负面思想”应由读者评判。与其说深入,不如说换个角度了解西方哲学,不能苟同“因为关于生存的艰难困顿的描述本来就属于负面的现代思想”。
       在这个整体无思的国度里,读者能判断什么?那些伪大师不也是读者捧出来的吗?有人说,像我这么思考人生问题的人,稀少、罕见。我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我是负面入思的,对传统的真善美话语持批判立场的,如果他人只是传统的复制品,没有传统的那套语言就不能开口表达的话,这就叫整体无思。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214)|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