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轻蔑与精神胜利法  

2015-02-01 09:54:11|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沉溺于爱情话题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女人对自身的虚弱不自信。人作为绝对价值早已被流血不流血的灾难事实所否定,现代性危机不就是人的价值危机吗?可是,乞求于爱情的安全与自我价值认同又何以能挽救人的危机?特别是女人!

       在这个无意义的时代--时代总是根据众人的意识行为来定义的,我不能只按照我个人的幻想来定义时代,这是最起码的,身体的确是不值钱的,尤其是女人,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男人背叛女人?男人寻求新欢或沉迷于肉欲,看似离不开女人,其实是对女人身体的背叛,这是一种悖论。但意识到自身的无价值,描述沉重的真实,同话语世界抗争,以警醒他人,这个人的存在就有了价值。

       无理性的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个人不能超出世俗!而不是什么“存在决定意识”。

       有人说“我不能满足于只做一头快乐猪”。这种人还没有学会反省,殊不知,自命清高者的命运和生存状态恰恰要受制于多数残忍的“猪”,或自己的痛苦多半与他们的德性相关,轻蔑并不能减少甚至不能安慰灵魂的痛苦。除了那些由低位上升到高位的人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帜或声称代表多数“猪”们的利益,以维护他们做上等人的尊严,享受比猪们更多的快乐。

       小说是叙事形式,哲学也是叙事形式,谁说我的文字不是在叙事?谁又能说尼采哲学不是重写了整个人类历史?即他以世世代代饥渴的互相践踏的真实图像取代了人类一步一步接近光明的虚假图像。如此的重写,没有哪一个诗人和小说家能够做到!现今的作家恐怕连俄国托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都读不懂。

       从休谟、康德算起,到黑格尔,马克思,到叔本华,尼采,维特根斯坦,到海德格尔,胡塞尔,直至德里达,罗蒂等等,这些西方哲学家之所以赫赫有名,全在于他们是哲学思想的革命者。除黑格尔,马克思属传统哲学家外,其他存在哲学家和逻辑语言哲学家都属推动现代转型的思想家。他们的可贵就在于敢于作思想的冒险,不像我们,始终重复着,喧嚣着,不敢越雷池一步,走不出传统的囚笼。痛苦维系着存活的意义,一旦痛苦的目的消失,所有不断增加的痛苦都付于流水了,生命也就完结。


       很多夫妇都把精力用在维持家庭经济生活上并使之向好的方面发展,包括那些追求不存在的美好的人都有了根本的转变。在促进作用方面,女人尤其功不可没。但女人却无力在精神哲学生活上去勾画不断接近真实的生活图像。还原真实,除了是认知性的,同时难道也不是一种美的语言艺术的创造吗?

       诗除了在艺术上要有独特的意象的创造之外,更重要的是思想启示或者表达自身,因而,穿透历史迷雾的整体眼光尤为重要。为了打开眼界,我根本不在意表达是什么形体。那种争论哲学与诗谁优谁劣问题的人,我认为还没有进入现代,或不知观念转变才是目的性的。

       “古人说,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但几千年过去了,却仍然在黑夜中。多少人活在期待里,甚至想疯了,到死也没有看到光明。十九、二十世纪不同了,又有人发现了真理,还有伟人领着一群羊同另一群羊浴血奋斗,但又倒塌了。今天不问真理何在,是不是充满了宇宙,或存在着宇宙真理,要革命就要有一群人来响应,而不是一个人同几十亿俗众作斗争吧?这不是比神话更神话吗?可这响应的人群在哪里呢今日时代,人们是如此饥渴地盼望着金钱财富,这个世界也在不断地创造金钱财富的神话,并且不断地把道德踩在脚下,制造血腥的故事,还谈什么真理信仰?脑子里空想,嘴巴上逞强,别人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一个不为众人所知的想法等于不存在,更不论产生实际作用了。你也不用跟我争,还是想办法让亿万群众知道你的想法吧,比如著书立说,像红宝书一样人手一册,让别人都听你。否则,一个人空洞的许诺,独断独白,百年之后,旧辙如故,终是虚妄。”一段对话。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