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阅读印象:我不属左右派  

2014-10-09 08:26:09|  分类: 阅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少读名博们的文字,因为他们的观念语言还停留在意识形态的安全地带,多数是为国家政府出谋划策的人,以充当智囊团成员为荣,过去叫王者师,又岂有独立自由思想?尽管他们的身价都不低。

       我也很少上复兴网、红歌会、凯迪网络等等,无论很官方很正统,还是很民间很敏锐很煽情,其学术底蕴和视野仍很欠缺,多是些洗脑文字……

       黎阳(美女作家,被誉为当代鲁)痛斥当今中国知识分子为知识骗子、知识痞子,但不知康德早就揭示了本体不可知,以及西方现代语言哲学关于语言不能证明本体存在的负面结论。只是当今中国,在理想主义本质主义的叙事合法性破灭后,在上层贵族不能提供统一的中心的情形下,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没有这一步转型,相反以专家的身份充当了权力集团的代言人,从而掩盖了真实问题,推助成今天的灾难

       的确,不搞公有制或公有制对于建构道德人心秩序的失败,共产党就名存实亡,变成了私有党,而没有后续的亡党问题了,这个问题早在三十年前就存在,忽悠不了谁。剩下的只是一个集团的专权问题,还有对真理罪的忏悔问题,可惜,为了既得利益他们是不愿检讨忏悔并收敛的。
       —评黎阳 《不搞公有制,还算什么共产党?

       深刻的思想永远不是一看就明白的,因为它永远不是给所有的人看的,如果所有的人都一样,也就不再有深思与平庸的区别了。所以深刻的思想、经典的文字都不会浮在水面上很热闹很红火,作者的名气总是与读者的思想不成熟成正比例的。 

       我不属于公知,不属于左派或右派,不属于他们所误解的后现代派,因为我超出了这些所谓的派别……

       重读了一下《共产党宣言》,已时隔40年了,但无论是私下的还是公开强制的组织学习,我都不认同。因为它的类真实(阶级)是以牺牲个人真实性为代价的。尽管它描述的现代工业生产的魔力、资本的魔力在当今中国仍是真实的,但也只是一种真实,还有更深层的也是更表面的真实—世俗被遗忘了,也就是哪怕太阳明天不再升起,他也不担心增加什么或减少什么的“人心”也就是说,在马克思看来是异化的事情,其实是无法克服的常态。

       在揭示问题的同时带有更大的蒙蔽性,这种传统形而上学的毛病,在今天的中国学人中仍然是常见的。如王伟光们,以及他的反对者们。而且互相攻击起来,大有欲将对方置之死地而后快的紧张气氛,因为他自己也说不清问题的要害在哪里,不知自己意识中的盲点。这不叫洗脑叫什么?

       我既不为本质主义赞歌,也不为虚无主义平庸主义唱赞歌,因为这样的两极摆动都是批倒的,你说我属于哪一派?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