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李少君:张志扬抑或墨哲兰  

2014-10-11 00:12:52|  分类: 张志扬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少君:张志扬抑或墨哲兰
发表时间:2005-11-04 10:58 阅读次数: 737      所属分类:

 

                     李少君:张志扬抑或墨哲兰 - 这个人心的历程 - 生死边界上的苦难记忆

   很多人看过“墨哲兰”的文章,但不知道“墨哲兰”就是张志扬,是他的笔名。我很久没有见到张志扬先生了,虽然电话倒还常通。这或许是因为我如今的心态越来越趋近张先生:对纷纭世事不再像以前那样热情,牵肠挂肚地关心,因而深居简出,越来越埋头于自己的事情与专业,冥思苦想,废寝忘食。以至我每次打电话问张先生在干什么,他总是说在读书或赶书稿论文。但说来奇怪,正是这种状况,反倒使我对张先生更惦记一些,更关注一些,比起那些出头露面的风云人物来。

   张先生来海南也有近十个年头了,我记得他初来时还有办报、组织讨论会、搞小沙龙的兴趣,后来却渐渐地,他隐居在海南大学那茂密的校园丛林里,坐在书斋中,一天又一天,除了去去他任研究员的海南大学社科中心或在校内及外地讲讲课之外,连门都很少出,朋友都很少会了。他沉迷于他的思考和写作,越来越沉迷。于是,我虽然见他的面少了,却见到他的书一本一本地出。在海南的几年里,他出版了他最重要的那些著作,最早是随笔集《缺席的权利》,这本书的出版被《新民晚报》评为当年文坛的十件大事之一,书也不断再版。1999年,以出版学术书籍著称的上海三联书店一次性推出张志扬的三本理论专著《创伤记忆———中国现代哲学的门槛》、《禁止与引诱———墨哲兰叙事集》、《渎神的节日》,在我有限的视野中,中国出版界还很少如此隆重地推出理论著作。可想而知,这三本书的出版马上成为知识界的一个话题。在网络上更被推崇为当代几大思想家之一。此后,张先生又有《偶在论》、《现代性理论的检测与防御》等著作接二连三地在境内外问世。

   我很喜欢“墨哲兰”这个笔名,但不知道他到底在什么情况下用“张志扬”,在什么情况下用“墨哲兰”,两者又有何区别。

   生活中的张先生倒是很有两面性。

   一面是平常的。对于父母,张先生是典型的孝子,有一段时间,因妻子在外地,他一个人负责照料九十岁上下的父母亲;对于子女,张先生是慈父,在他的教导下,如今他的几个女儿都很有出息;对于妻子,他是称职的丈夫,为照顾妻子,张先生每天早上去买菜,还负责做饭做菜;对于工作,张先生很合格,讲课很投入,算得上勤勉。而其实,张先生的生活之路并不平坦。张先生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独立思考,结果却因此获罪,文革时,在武汉,张先生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进监狱达六年之久。在牢里,张先生自学马克思的《资本论》,从此走上哲学之路。文革后,张先生出狱,自学成才,考进了湖北社科院,后又到湖北大学,并逐渐在哲学界声名鹊起。早年命运的坎坷,使张先生更珍惜如今难得的一份安静平和,所以对研究工作,他总有一种急迫感。

    另一面则是独特的。张先生的哲学论著之特别,以至曾有人质疑其是否学术。张先生的哲学思考,总是从对其个人经验与现实体验的反省与思考开始,强调“个人生存之真实性及其限度”,以求得一点点个人的权利及价值。而这显然来源于他早期的个人遭遇,在那个个人如此渺小以至被藐视甚至可以被忽略不计、个人独特性与差别被彻底消灭的时代,争取个人的权利及价值其实需要何等的勇气与努力。难能可贵的是,在一个个人主义迅速蔓延的市场经济时代,张先生又强调“限度”,亦即一种“个人自律性”,并认为如果没有个人的自觉与自律,则可能走向虚无主义与极端个人主义。可以说,张先生所说的“个人生存之真实性及其限度”,其实是在摆脱意识形态一体化之后,寻求个人自我道德要求与信仰的一种努力。而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因为,市场意识形态同样试图取消差异与独特。由于特别的境遇,张先生的思考是独一无二的。著名诗人于坚刚听说张先生来海南时,曾写信给我,让我代他向张先生致敬,并叹息可怜的唯唯喏喏的知识界对张先生工作的意义毫不知晓,至今无法掂量其价值。后来于坚因事与诗人杨炼来海口,在酒桌上,他竟然真的当着一桌子人的面,向坐在对面的张志扬先生公开表示了他的敬意,让我们大跌眼镜。要知道,在当代文坛,于坚是相当桀骜不驯的。

    张志扬抑或墨哲兰,这两者究竟有什么不同,与他生活中的两面有无某种对称关系?我不知道。我只曾在他的一本书的后记中看到说“墨哲兰”是某种生活的象征。但我还是不太明白。或许,下次见面时可以再问问他。

 

转自: http://www.ccnt.com.cn/book/?catog=columnist&file=2003090247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