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现代精神指什么?  

2014-03-11 14:43:52|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花飞有一天,我相信了一句话,从此就真的长大了,不再自寻烦恼地怀那无穷尽的伤感。那句话就是:世上没有什么是“应该的”。

      我:应该论属将来时的价值,没有“应该”,就是把残酷的事实与美好的应该、美好的理性剥离开来,还原事情本身的虚无。

       中国古典诗词文学所以强于自然景物描写而弱于人事苦难表达,即便表达也是家国的伦理的,是因为受传统的肯定幻想肯定道德否定个人真实性的思维所主宰,所谓非礼勿言,言者有罪,结果不能不抛开或遗忘刻骨铭心的创伤记忆,或不切入像空气一样包围着我们的苦难,只能闲情逸致地描写视觉意象,所以只留下一些“水天一色”、“微雨飞花”的佳句。这样的思维及文学仍然深深地影响着今天的表达。


       所以,张志扬教授一部重要著作的书名:《创伤记忆-中国现代哲学的门槛》,就足以震聋发聩。

       按照尼采的说法,传统的幻想就是不要痛苦,不要互相伤害,以为如此就能保护自己。而事实上,俗众恰恰要痛苦,要互相伤害。在思维上,从“不要”转向“要”去看世界,就是负面入思或逆向思维。没有这一步转型,我们就谈不上“只准这样不准那样”(即“不要痛苦”的理性主义)不行,怎样都行(“要伤害”的虚假主义)也不行。

       为了从希望的灾难中或失望的痛苦中走出来而痛苦地割舍美好向往,由此入思表达,拒斥欺瞒话语的垄断与泛滥,这就是现代精神!

       如果你明白我们仍然处在史前史,仍然活在以财富权力作为人格尊严标志的缺乏人的本质的丛林法则中,连构建的依据都没有,那么你就不会迷信什么经济史政治史的研究,其暗示的希望、规律不过是重复的欺瞒。难怪利奥塔激愤地说:“死掉的文科!”可惜,意识到这一点仍是那样难。

       “我认为任何极端的偏见都只能令人类的认知能力进入死胡同”。

       那么从休谟到康德关于人类认识能力有限的揭示都是极端的偏见了?且不说后来的以维特根斯坦为代表的语言哲学观了。为什么他们的见解能传到世界或走进大学?一种私下的没有经过缜密深思的“我认为”的反对意见果真能改变世界吗?黑格尔、马克思是反对这种不可知论的,但其命运包括在东欧及中国的实验又如何?为何真理知识降为有道德与无道德的阶级斗争?今天的信仰危机不就是虚无主义的表现吗?

       “知无是连根拔起的无知!”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