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这是一个脱节的时代  

2014-12-07 16:41:4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表达并不是抓到一个新词就可以用到句子中作浪漫抒发的,甚至把这当作自己的思想理解的。有些词其意义的晦暗不明你是否经过重审得以澄清了呢?比如“存在”,比如“真善美”,海德格尔、康德就写成了大部头论著。

       每个人都是定了型的,在思想情感的交流问题上,与其说是有能力承担中断的结果,不如说是无能力承担沟通所造成的。 所谓理解的差异就是:一邀请就产生情绪上的抵制,就关门,有了城府,不跟你合作,不再有一见如故的坦诚。然后就自曝观念上的肤浅。

       否定貌似对自己有利的价值,肯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就叫现代性的自我批判与自我反省。

       不意识自己的盲目肤浅,才会娇情、自以为是,顽固抗拒、对质、不能宽怀接纳相反的提示。

       有些人,不知真善美为何物,就宣称是必须坚持的底线与道德要求!人真像是被传统印出来的存在,或一个渺小的被剥夺者却有统治者的思想,不能拒绝成为参与剥夺自身的欺骗的同谋!这才是民族的悲哀与不幸!

       作为创伤记忆的承担者或迷失者,重要的是自我启蒙,而不是在传统道德的意义上虚妄地做感化他人的强者或楷模。因为你感化不了有原罪的俗众,也没有人比自以为有理智有道德的你更愚弱,命运更不堪!

       柏拉图说:“哲学就是爱智慧”,但这智慧同时就是愚昧,正如希望或看见目的的人就是瞎子。因为这种真理哲学从古至今都未能改变世界的罪恶与苦难。希望使人类骄狂得目空一切,又使人类愚昧得软弱可欺。在事实上,一方面迷信真理者不过是迷信权力,一方面使轻信者陷入更大的不幸中。人类追求幸福的理想当受人类横遭苦难的审判,受教育的人当受灾难的再教育。

       “好的作家,使你读到愚昧的同时,流露出自己的身影;伟大的作家,教你看见愚昧的同时,认出自己的原型而涌出最深刻的悲悯。” 说得好,而且很少听见这样说。如果转义为智慧同时就是愚昧(无论智慧作理性解释还是作世俗的损人利己解释)并能得深刻揭示就更好了!

       中国当代的政治问题的要害是什么?何谓只做不说?要害就是政治的转移并不在思想认知上从真理道德虚构的实有转向真实的空缺,而是推委掩盖,但在行为上却非常快,也迅速地造成了不可改变的灾难格局。同时也可以想像,讨论起来阻力多么大,看看那些被希望欺瞒囚禁的不求甚解的中下层受过教育的人群吧,就是证明。哪怕有灾难与伤害的反讽,哪怕有西方哲学不断转型的参照,中国也有力排众议的现代哲学家站出来指点迷津,但整体无思的状态一时也不会得到改变。

       有很多版本的唯物论教材说:康德在理论哲学中把上帝请出去,又在实践哲学中把上帝请回来。天啦,何谓实践哲学或构建哲学?如果没有依据,哪怕是悬设的依据(本体或上帝),还谈什么构建?那不就是虚无主义吗?就像我们今天特别是今天的中国!

       “难道这是一个脱节的时代,至少经历的事件与表述的文字是脱节的。还有,经历者有经历,其中包括压抑的经历及其扭曲的感受使经历难以释放氤氲而关联的意义;非经历者无经历,即使有敏捷而沉着的文思也只能面对间接的失重的文本,终免不了历史的遗憾而难逃前历史期常犯的重复。远的不说,一个二十世纪,我们重演了多少苦难的记忆?有经历者重演着历史的经历,已不可说了;那些无经历者在无经验中还多少重演着中国人惯为常态的经历,几乎象宿命,更不可说了。 
  无奈,我何必不抱一种自然主义的态度,让一切该去的该来的在时间中带去带来。偏偏又不,意识一旦意识,即便意志尚不具备,我岂能不到意识的对象化中经历意识的无能与悲哀。对于我,也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了,既然文字给予我只这么多。 
  给出限度,给出一个或几个层面的限度,这正是我要做的。” 
张志扬:自省的身位(《缺席的权利》代序)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