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现当代中国之变:从康德到马克思  

2014-12-24 15:06:2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当代中国的政治走向与西方的理论和事实是不可分割的,如何从各种话语中还原真实,理解文革与改革之变,比如为什么发展生产力成为目的,为什么在西方科学技术成为新的意识形态,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我想从一个侧面冒险地作一点个人的阐释。

       这里先就康德哲学与马克思主义作一下比较,引出要讨论的问题。康德划分了什么可知什么不可知的界限,也提出了各自的目的论,即关于现象的知识(我们通常称为科学技术)目的是为自然立法,也就是说认识自然征服自然是人类为了从自然中解放出来。这里先不论西方形而上学理性主义传统对科学技术或工具理性的支撑以及今天的流向。康德认为,为自然立法必须服人的目的即自由。在这一点上,后来的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不同,后者甚至走得更远,把征服自然当作本质与最后目的。这就是我们马上要讨论的,在自由和本质问题上康德与马克思的根本区别。康德属于信仰自律论,或神义论,而且是不可知论的神义论,即上帝只是悬设的敬畏之源。

       马克思主义属于科学人义论,即把社会历史与自然现象等同起来作为认知的对象。超验的善降为世俗,这善还是类的,即阶级的善与恶,个人或人的普遍不善与上帝的对应界限被取消了。类的生产力,吃饭,工具理性成为决定善与恶,人自身的自由不自由的本质原因。

       换句话说,在马克看来,如果把征服自然获得自由当作人类的本质与目的,那么妨碍这一自由目的的问题就在于人自身的异化,它又是本质自身运动的也是必然消逝的一个变异,这就是阶级剥削,在经济上表现为生产关系与所有制问题。在一定的历史阶段,生产关系妨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其变革时期就到来了。

       这里不重述如此的历史观。让我们想一想,文革后为什么要批判大跃进放卫星风气,也就是亩产万斤粮之类,别人怎么说的,理论逻辑事实又是怎样的,我们如何去还原真实,还原政治转型?政治转型与什么经济规律或经济学有联系吗?

       让我们回溯一下放卫星的主观理论根源:即新的生产关系的建立,极大地调动了劳动群众的生产积极性,促进了生产力的飞跃发展。为了证明这一逻辑结论和政治正确,许诺的幸福实现,就不能不捏造事实以符合理论或理想,符合救主的救世功绩。再换一句话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新人的能量表现何在?不能只有空的精神欢乐状态吧。苦难一旦消除,长期的压抑被解除了,其能量难道不可以喷涌而出吗?

       马克思主义既然不同意唯心论的先验理性,那么只能落实到生物人这一物质特性上,即人是靠工具理性获得生存与发展的,人剥削人的现象是〝人〞的异化的表现,异化一旦消除,岂能不回到生产这一起点亦即终点上来?

       马克思曾如此赞美地说,“工业时代是人的本质打开的书卷。”这就叫工具理性本体论。工业技术成果是人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体现,也是人的本质的对象化的极大展开。可是人的目的呢?是有是无?能实现还是不能? 

       如果说文革前后都坚持生产力是类的世界与一个国家的目的,那么要否定文革的理想主义其实非常简单。你说革命或生产关系的变革,平等公有,人的解放,受苦阶级的觉悟或道德理性是发展生产力的条件,那么我不认为如此,相反的利己欲望,不择手段的恶,私有差别,权贵资产化,加上科学技术的联手才是发展生产力的条件,才是好“猫”,如此才真正否定了大跃进风气!在这里,要么人自身的目的丧失了,要么人成为没有目的的手段!

       在事实上,所谓解放不过是谎言,世俗的互相践踏的罪恶与苦难重复着。按利奥塔的说法:马克思主义者以为能消除异化,而异化却无一例外地重复了。这是个上帝缺席的渎神的虚无主义时代,现代现象是没有本质的现象,而所谓经济规律与经济学的解释都是欺瞒与扭曲。 经济学如何解释人类的科学技术活动包括血与火的战争事件?如何解释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活动?如何有解释一切的话语权力? 如此的颠覆转型是哪个经济学家预测到了的?一些自吹自擂的经验学者连自己都蒙在鼓里看不透历史的迷雾,岂敢言政府听了他的?

       可以明显地看出,尽管马克思主义主张平等,甚至要消灭国家,把克服人类的罪恶与苦难,人人活得有尊严当作目的之一,但以征服自然为最后目的,也为今天的技术主宰或科学技术成为意识形态提供了合法性。至少在中国是如此,虽然工具理性也是西方形而上学的主流传统。
      
       现代性的两重危机表现为:一方面是本质同一的合法性亏空,另一方面是没有本质的现象、差异成为世俗的生活目的,成为权力的合法性依据,也叫分化的合法性泛滥。

       那么,什么是中国今天的经济成果?除了垄断机构、私人公司的摩天大厦以及各地房地产的兴起之外,落到个人,恐怕就是家用电器的普及。人只能追求差异中的钱财的自尊,本质主义意义上的尊严是永远追求不到的。而且,为了普通的现代物质生活拥有的尊严,你得忍受穷富的巨大悬殊,此外还得放弃道德、意义的负担去拼搏。这难道就是终极目的?是权力集团安于权力的合法性所在?你说民主制衡对不起那段浴血奋斗的历史,那么你反其道而行之就对得起那段历史了?

       我确信现代哲学的启蒙对象是少数曾经疯狂的迷失者,但知识谎言特别是政治话语却不是针对少数人的,尽管纯粹世俗的人游离在政治话语之外,也游离在体制之外。无数的人不过是沉默的羔羊。而知识分子乃是解释者,还有一些非专业的中下层人士是听这种解释的,或把别人的话语当自己的思想并验证它支撑它的人。这是怎样的分布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