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语言的界限即生活的界限  

2014-12-16 14:55:16|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的那套关于历史必然性的意识形态话语模式造成了什么后遗症?它不仅仅是洗脑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假大空的问题,那些所谓正能量的词汇,比如规律、进步、未来、光明、真理,等等,完全是以神的身份神的口气在训话,谁不认同谁就有罪,其道德劣势已先行规定了。它的毫无界限意识或无限僭越对语言的败坏在很长时间内都难以消除。

       我们经历过阶级斗争运动,对敌斗争要比神对人严厉得多。它震慑的难道不是我们自己?难道不担心自己成了潜在的敌人?它造成的后遗症,就是无限僭越和话语的权力性,使思想,表达,交流都像握有生杀予夺之权的神君在训导,而且毫不意识理直气壮。可是在现实中生存的个人不得不接受世俗灾难的再教育或限制,对任意超越怀有恐惧。

       香港媒体人马家辉说大陆很多人说话的态度是:不是把对方当工具,就是把对方当障碍。深有同感!——网络

       再次深感网上罕见有现代思想的人,即不能从传统的“实有”观转向知无,不能区分存在中的不可跨越的界限。他始终坚信光明与进步,自欺是他能活下来的原因,一旦舍弃这种词语,生命也就完结。他无能反省连瞎子都看得见的世俗灾难,不承认一个渺小如沙粒如蝼蚁的自己具有统治者的思想,不相信物欲横流以及贪捞现象正是对意义、进步之信念的反叛。例如这样的说法:如果我对未来没有信心,我早就选择离世了,而不会苟延残喘的活着。我就生活在前人的美好光明梦想中,我们的后人也同样会生活在我们的美好光明梦想中!

       这些人用流俗的肤浅的没有信息含量的大话空话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几乎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这个人已成为话语的结石,直接把痛苦当做真理,并且自视为真理的化身,俨然世界的代言人,不再去思索痛苦的真实根底,根本不知道他的无限僭越像握有生杀予夺权力的神,而且像滚刀肉一样来对付你的任何事实提示、自我反省、自我批判。这些没有学术涵养没有逻辑严密性的非专业市井之人还自封为思想家,只是网络把他们浮现出现。这就是中国的悲哀!

       我与很多人是无法作深度沟通的,因为这些人不思痛苦的深刻根源,即不知何谓虚无、何谓不可通约的差异。这正是西方现代哲学讨论的中心问题,或用来启传统形而上学那个无限世界的蒙蔽、盲目与遗忘的深刻主题。用张志扬的命题叫做个人真实性及限度。

       所谓痛苦的深刻根源,即与文化、幻想相对的、也是克服不了的现象事实存在。首先,认识痛苦的根源或现象事实存在(尽管对多数人而言无此必要),是个人灵魂出窍、超出苦难、避免徒劳挣扎、获得开阔视野以及虚无化力量、焕发生命的原创力、拒斥各种僭越欺瞒话语所必须的文化现代转型的关口! 其次才谈得上可能性的限制。

       从幻想中解放出来,难道不是个人生存必须的吗?纯粹世俗的人无此需要,因为他已是限度的构成。在世俗与幻想之间的人也不用费很大的力就能做到。把自己作为价值尺度裁决一切的大脑已石化的人无此需要。关键是不意识跳出世俗已站在神的这一边的抗争者才需要这种解放。而僭越人的身位靠向神,这正是传统话语传统学术的流弊,从而支撑你的幻想。

       人即非人!这不是怨恨,而是事实常态。我们何时步入了人的历史?人难道不是上帝的形象?

       传统文化,包括传统文学的流弊,撇开政治后果不说,它之于个人,不在于你全读全知全信而支撑了你,特别是在某些更迭时期是不可能的。然而它所提供所呈现的东西或语言具有一种强大的归闭的力量,使你无法从中得到苦难的真实根源,如果你不相信生活感觉甚至拒绝世俗经验而期待文字能够如此的话。你到哪里去寻求呢?又如何看破这种遮蔽力量呢?

       揭示这种归闭性而敞开真实性,对旧的既成语言作深刻的革命而生成新的语言系统,拒斥各种任意僭越的话语,这正是西方现代哲学所做的事实。

       人类没有自由的必然性,却有伤害的必然性,尽管哲学上称之为有限性。了解这种必然性和作用机制,还原世俗,正是我对创伤记忆沉重负担的释放,这并不等于撒谎或遗忘。

       不知伤害的必然性,就会把耻辱作为人生的不堪忍受的重负,即俗话说的放不下想不开。但世俗作为事实虚无主义是只做不言,它只表现,现实的人也只参与表现,在有限的封闭的范围活动,保持沉默晦暗状态而不说话。敞开它是思想者的事情。

       有人对张志扬(作为深究西学的当代汉语思想家)出人意外的思考的深度感到惊叹不知如何形容,就说他简直称得上一位神人。我现在深有体会,即从他在二十年前出版的论著来看,他最突出的超过我们的除了语言修辞的凝练,就是深刻领悟到痛苦的真实根底,并能超前地了解到传统形而上学思维及精英知识分子话语的弊端,而了解这个问题就是最深刻的了解自己,了解最困扰自己的生命的真实。

       相比之下,那些声称了解人类痛苦的人,比如马克思,比如人本心理学家马斯洛,个性心理学家阿德勒,哪一个不是在有所揭示的同时含有更大的遮蔽或似是而非呢?

       保持陈述的平静力量而避免言说上情绪的躁动,应该是个人表达进入公共语言的一种修炼和规范要求吧,也是我回头修改我的文字的一个标准!

       博客这种形式太自由了,使个人放松了语言的规范性严谨性,使个人语言成为死的语言而进不了公共语言并同公共语言中的陈词滥调抗争,我的语言表达就是如此。如何使个人对世俗对生活的直接理解变成对学术问题的讨论呢?也就是说,这些理解都是讨论学术问题的个人参照,不用直接说出来,直接说出来无法变成纸质的东西,特别是在中国,这对个人是一种损失。

       几年下来写了不少的文字,全当是个人初始经验的积累,但这也只是换一种方式说话的基础,是第一手素材或资源,就像绘画中的素描,不是真正成功的形式。我知道有些问题并没有展开,就像个提纲或符号标记放在这里。可是,用什么语言什么问题来展开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心情日记
阅读(212)|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