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独立思想就是走出常识话语的肤浅  

2014-11-21 12:32:03|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害怕网络热传现象,它表露的正是这个民族的思想肤浅,淹没了民族与个人的创伤记忆和反省的深刻思想。比如上海某个80后美女哲学博士,拾人牙慧地谈孤独寂寞,却被热传,这难道就是经历了深重苦难却丧失目标与方向的我们所面临的巨大困惑与危机吗?

    莫笑愚赞成你的观点。拾人牙慧、人云亦云,在每一个被长期洗脑又缺乏独立思考习惯和能力的国人中,似乎已经植根于人的血液中,而不自知。

    现代哲学与常识话语和流行话语是有根本区别的,要不然,后者就成了救主,成了导师。这种区别在于前者包含对整个世界观的重审与反思。

    二十世纪是灾难的世纪,尼采喊出上帝死了,那还是个思想事实,而铁与火的事实才把人的完美梦想连同身体炸得血肉模糊。可是在中国,即便有后文革时期人性的残忍表演,好像也唤不醒自欺的灵魂!

    近现代中国,开国之君既是王者又是圣者,即他能比别人更准确更有创造性的解读西方哲学中的某种超前的理想与主义或普遍真理,并运用于改变中国。因此,他不仅是救星与恩人,还是全民族的精神导师。可是在当代这种集圣王于一身的情形发生了分裂,王再也担不起导师之名了,需要秀才或知识分子充当王者师与代言人,于是有各路为主人服务的砖家大师粉墨登场。

    知足常乐的说法不过是弱者的安慰,属肤浅一类,既不是对真实世界与创伤记忆的描述,更不是真理,当然也抵制不了灾难与伤痛的重复,如果世俗界或强者世界的存在是真实的存在,如果认为凡是存在的都具有有限的合理性的话,你能敞开一个生存于其中又不利于自己幻想的真实世界吗?

    承担既非心有不甘的盲目抗争与批判,也非逆来顺受或关起门来自欺自乐,更非为所欲为的放纵,作为一种被审视的有思想的生活,“是为了造成理解和行为的超常转移,开拓非常规所能有的见地”,直言之,凡是揭示了没有本质知识的思想者都是承担者。

    千百度对待生活需要自娱自乐自欺欺人甚至阿Q精神。

    那为什么一些人住茅屋穿破衣一箪食一瓢饮又不满足?还要恶衣恶食好勇疾贫呢?

    对某些人来说欲壑难填,但你若无力改变生活现状时,看淡看轻何尝不是一种满足快乐呢?

    “某些人”难道不包括自己在内吗?我们不是在这个无本质非人性的世俗中经受创痛才抗争并企图通过改造世界而改变自我命运的吗?如果“欲壑难填”为真,那么天下为公的“真理”就是虚假的,所以才有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的专制;而相反的“人心思富”的正当性掩盖的恰恰是欲壑难填的要害!

    承担包括着认识论的转变与革命,即意识到本质主义意义上的尊严是永远追求不到的,如无底棋盘的踪影,如诸神的逃匿。这与不包含认识论转变的常识话语“知足常乐”根本是两码事,更不等于被人剥夺或被人卖了还跟着他人满足快乐。

    “弱智”者也可能会出现被欺压甚至被卖,善于学习者不会弱智到如此。

    这里说的自欺自乐者不是天生的智障者,恰恰是不同于常人的读书人的精致的逻辑化了的自欺与强人所信,比如说出 “每个人都在成长之中,每个人都有发现幸福的巨大潜力”的人。有反省有领悟的承担不再是盲目的抗争与绝不妥协,它拒绝成为参与剥夺自己的欺瞒的同谋。因为那看似有利保护自我的美好许诺和普遍主义话语恰恰是剥夺性的。

    两性关系的发展一般是由情感归属走向身体归宿,而身体归宿就到底了,作为婚姻家庭的形式规定反过来又限制情感归属。但一般总是有例外,身体归宿并不能根本限制情感心灵,第一,从哲学上说,由于本质缺乏久矣,人的心灵是漂泊无根的、空荡的,甚至永远不可能有归宿,个人只能承担。仅此一点,就能说明那种夸大白头偕老幸福的看法不过是低能的自欺。

    第二,就常态而言,人生是残缺的,一次性的归宿解决并不令人满足,欲念又会从地面飞扬起来,假想着许多着陆点,虽然最终都不会有结果,也不改变原有的归宿,其间还检测着个人幻想与彼此的理解差异。

    第三,身体的归宿不保证绝对忠贞,没有绝对忠贞也不必然导致家庭分解,极端的例子如性工作者。这些都还不包括现代社会的滥情自由,以及以金钱、权力和强力意志自由掠夺性资源的实情。

    很多理解只是一种貌似的理解,经不起深入的交谈,以致连回顾的兴趣都没有。 在认知理解上的定型是一种可怕的平庸。有痛苦和困惑却没有意愿与能力去探寻,如此连痛苦与困惑的资格都没有。

    爱是一种启示,也是给予和接受启示的能力,期待着开拓对苦难的非常规的见地,期待着理解与行为有所转变,无此能力才是对爱的扼杀。同样,对于照见苦难的文字引不起亲和感与震撼,也是没有爱的能力的表现。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