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于一段文字的分析  

2014-11-16 16:54:06|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承受生命之重《[原创]关于一段文字的分析》


       什么叫闲谈中的世俗性?就是自我意识足够强,哪怕是就事论事,也会引起自尊心的敏感或伤痛,并立刻表现出来,或讥笑或打击,从而终止闲谈。这种非理性也是不可沟通的根源,即便家庭也难避免。我承认世俗,不回避它,但也不夸大它,因为它的合理总是有限的合理,我更期待超出平庸的沟通的可能性!


       至于弄文字的人的不可沟通性,那完全是由于自以为是造成的表达的混乱,无能以真实性来辨析词义,属于整体无思。


       下面的一则女文青的文字原来放在博客里没有理它,现在想回头清理。

       “对于幸福的定义决定了善良的边界。 幸福本身是一种强势的操控能力。能够操控自己命运的人,可以选择是否操控别人。如何操控,是善良的温度计。 善良的定义,或者说如何被理解,是一个社会文化价值观的体现。不是软弱和妥协,而是内在的光芒。 引用一个哥们儿的微博:深谙世故而不世故,才是最成熟的善良。

        利他和利己是一致的。 没有“好的”价值和“不好”的价值的区别。用二分法来描述价值观本身值得质疑。这是人类思维模式不可回避的缺陷。 考量理想的真与不真,其实非常简单:真正的利他,是让自己提升的,令人愉悦的;虚伪的利他,会因为回报问题,社会评价问题而带来满心的痛苦和焦虑。 每个人都在成长之中,每个人都有发现幸福的巨大潜力。”


       所谓幸福,首先要弄清楚是全体的幸福,还是牺牲别人发展自己的个人幸福,前者为同一后者为差异,或者说,前者是完善的虚假,后者是残缺的真实。

       真正的幸福既需要存在着人的本质做基础,又需要普遍道德作保证,前者为真,后者为善。以财富权力作为尊严与幸福的尺度表明没有本质,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或操控他人表明道德缺乏。那么在真与善缺乏的现实上,幸福就是不可认知不可定义的。何以把幸福看作实有的存在?特别是追求幸福的理想随着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的破灭而倒塌后,把有限的残忍的欲望看作神圣的,作为利己决策的合法依据,高调宣称发展经济复兴中华,那不过是权力话语的垄断与泛滥。“追求幸福的理想,必须经受人类横遭苦难的审判!”(张志扬)。

       如果把幸福与善良归到全称概念里,按照维特根斯坦的意思,它就属不可说的毫无意义的问题,又如何定义决定善良的边界呢?

       所谓边界即划界,即分为传统的幻想与现代的真实。

       就传统幻想而言,善是幸福的原因,幸福状态是以善来保证的,换言之,善无限即无边界,若善走向反面的恶,完善属无限的彼岸的,只在虚无的界限上,也就无幸福可言,或你对幸福的定义出了问题,A不是A了。

       传统幸福指没有伤害,包括金钱乃至身体长相的丑美不再具有规定人格尊卑的功能。也就是说,要能突破个人尊卑这个世俗界达到同一和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理想的破灭也使我们对于幸福不可言说了。

       若硬要说,那就是差异,在“对一个人有利就是对另一个人有害”的有限语境上。没有本质,也没有全体或同一性。尼采说,幸福就是权力意志,但尼采得先喊出“上帝死了”、理性死了!叔本华说,幸福就是狮子在吞噬猎物的时候产生的感觉。

       幸福本身是一种强势的操控能力”。这已是对幸福概念的否定,因为属性里的强势必有弱势对应,不可同一。同时也无善可言。什么叫“可以选择是否操控别人”?什么叫如何操控?狮子对于猎物,如何选择如何操控,都改变不了质的规定,还谈什么“善良的温度计”?一个有限的人偶然的道德,何以能上升到普遍,成为社会文化价值观的体现及内在的光芒?善良如何被理解难道是纯主观的可以闭眼不看灾难事实吗?诚然,自欺已成为这个社会文化价值观的体现!在这样的丛林法则里,弱小者之于狮子还“不是软弱与妥协”?弱者埋下头视而不见,作为道德“而是内在的光芒”?真是漂亮的文字游戏。

        什么叫深谙世故而不世故才是最成熟的善良?今天的人心当然更加乏善可陈,他们不在深谙世故之列,因为已经残酷平庸至烂。只有对仍然存在幻想的人才有还原世俗超出平庸的问题,但作为引导性的现代素质不仅非实有也非普遍,更不能说最成熟,因为你克服不了世俗有限性。

        至于后面的一段话,就更属信口开河。如说利他和利己是一致的,正如说黑就是白,白就是黑,方就是圆,或者更直白地说,亿万富豪的钱就是我的钱!完全不知有限与无限、同一与差异的分界。进一步认为价值没有好的与不好的区分,欲望就是理性,理性就是欲望。如此信口开河闭眼说话表明根本没有深思,没有能力进入概念与事实中去。但你如何有批判的资质的呢?就因为也是弄文字的人,不批评批评就觉得智力低下矮人一头吗?

       而且如此天上地下的话更叫人大跌眼镜:“用二分法来描述价值观本身值得怀疑。这是人类思维模式不可回避的缺陷。”一个未入学术之门的人却狂妄得像上帝一样操持着评判的尺度!把善作为实有的存在与人的原罪抗争,甚至只有善,以致最真实的个人与深重的苦难成为最不可表达的,才是传统的思维模式。但就现代哲学而言,即便上帝死了,超人或欲望永生,也不能没有超验信仰的维度。说到这里,我想说我们不是不要二分法,而是层次转换问题,例如善不但不再是人义论的:人类、国家、群众、阶级、精英、君子、政治共同体;就是超出世俗的神,也非实体化的。作为参照是存在与不存在的悖论,否则就是恶无限的虚无主义,即没有了善与恶的你死我活的二分法,只有恶的互相践踏。

       “考量理想的真与不真其实非常简单”?殊不知,理想本来属将来时的,非现在时的,因而不真实,哪怕有必然性的逻辑保证,这逻辑也是人为设定的,特别是在形而上学本体论同一的传统上。一句设问本来已含否定(如果理想不真呢),想不到漫不经心的回答竟是如此轻率!“其实非常简单”!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吗?为何人类有无数次失败的尝试?连说者自己都分不清有限与无限的界限,那无限如透明的玻璃墙引诱人碰得头破血流甚至血肉横陈都不知反省,这叫简单吗?

        真正的利他,换句说说,真正的大公无私铁板一块……本来就是一种设定与幻想,即从来不真实,何以说让自己提升令人愉悦?但现实就是真实的利己,谁因此满心的痛苦与焦虑?那些在上者连忏悔都没有,会因社会评价而痛苦

        “每个人都在成长之中,每个人都有发现幸福的巨大潜力。”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发现人的本质或真理的巨大潜力。每一个人都是理性存在者,人既是本质也是发现者,发现自己也是发现他人,因为“每个人”都等同!但我们必须遮蔽或排除物欲横流、贫富差别增大、色情化等等等等非本质不愉快的灾难事实!个别何以轻易地上升到一般?就像人可以揪住自己的头发上天一样。大概是被传统的普遍同一性话语欺骗得习以为常了,只能把空虚的东西当真实!

         语言,为什么可以天马行空、为所欲为、不受事实的任何限制与警戒呢?还是说语言的人太自以为是?古人说,“女子无才就是德”,女人还是少些自以为是的骄狂心态吧,虽然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ok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