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论知己与相遇之缘  

2013-10-15 11:14:2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友说, 一个男人如果不能引领他的女人去探索他们的精神领域并从对方身上获得力量,便是失败的,这样很快就会厌倦。



        评论:

       爱是对人的价值的肯定与追求,但无论古今都没有普遍的爱,很世俗的人谈不上爱,因为"世俗"就是非价值非理性的同义词,所以无法用精神思想来要求常人

        但,是否对真善美的构想追求与表达是他的精神领域呢?也不,因为这样的精神恰恰要受相反的即世俗的限制(世俗也是虚无化的存在),看不到这-点就叫盲目。

       所以,现代性的素性就是有反思与转变的追求持守,也就是要有反省能力和视野。这也是我们还要向往美好与爱的准备(储备),如果一方没有思想追求的意愿,那么引领的前提就不存在,这不是他能不能的问题。同样,没有反省能力,固执于传统的真善美许诺就像处身苦难中抓住救命稻草一样,那也没法引领他进入"现代"的精神思想领域并获取力量这样的爱终会落寞。引领总是双边的,一方有强大的思想魅力吸引另一方并打开眼界,另一方也要有反省的渴求与储备,缺一不可



        "当然要把震撼灵魂的人当做知己,不然何谓知己?光听音还不行,像高山流水里的知音还不能算知己,彼此并没有震撼灵魂。"

 

        我当然不会把俞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当知音的典范,求知己是求思想的理解,但又不仅限于彼此一致的美好向往,认为对方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就是知己,这还不是精神领域的全部,它更指痛定思痛后的深刻认识,即求转变后的共识。唯此才能震撼灵魂,才能回到真实的自已。

 



        看历史故事是不是要有点现实感?试问自我的尊严以什么为奠基?以钱财为基础吗?可是有钱的钱越来越多处在这种差异中,人心如何安宁?谁摆平了这个问题?又如何带着这个问题去看二十世纪上半页的名人与他们的爱情婚姻?去看所谓的爱国主义热情?



        我们永远不要期待别人的拯救,只有自己才能升华自己,自己已准备好多少容量,方能吸收对等的人与我们相遇,否则再美好的人出现、再动人的事情降临身边,我们也没有能量去理解和珍惜,终将擦肩而过。--网友



    解读:

       永远不要被动期待某个人的理解自己的问题、自己的困惑只能自己主动地去探求,包括不断地反躬自问与自我批判,这就叫储备。读书是一种资源,读生活读自己是更重要的资源。只有在思想上成为自己,我们才能与对等的甚或高于自己的人的相遇。否则,真正是你需要的能改变你的人,你不但不会引为知己,还会因为你的自以为是遭到排斥,终将擦肩而过,而错过的不仅是这个人,更是一种时代思想


        如今,敢于爱的女人少,而敢于把精神导师作为知己爱人的标准,渴望灵魂的求解有如渴望重生,卑微地仰望自己心中的崇高,这样的女子就如凤毛麟角了。或者说,在这样一个意义消失的时代,有如此追求女人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了。由此可见,她的可爱更在于她的胸怀、眼光、胆识与志向的非同寻常!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1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