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论自尊  

2013-03-22 11:37:03|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一种教化,叫做只有尊敬别人才能让别人尊敬你。但作为一种普遍原则,可以说永远做不到,因为它永远平衡不了自我意识的主奴关系或等差,何况一旦超出交往关系就立即失效。比如人本身缺乏本质,总是借身外之物来支撑个人尊严,一句“他非常有钱”的话,就大大地伤了旁人的自尊心,此谓谁有钱谁就有尊严。当然天生的反本质主义者除了伤痛还会羡慕,因为人既是主又是奴,或为了做主人先得在人格上做奴隶。

      任何人比人的东西都是世俗的,例如过去的政治比觉悟比劳动比先进比知识比道德,想借此取代世俗的比金钱比长的丑美,结果仍落在比较之中,仍然存在人格的优劣尊卑等差及其伤害。为了平等而制造不平等,这是理想主义没想到的悖论,因为你想用一种价值取代另一种价值,便落入重复中。它不知道德是一种超验信仰的自律,是从内心出发的而不是号召和比出来的。

      不要迷信任何权威偶像,不要以为他们智商高而觉得自己矮人一头,甚至不要纠结于日常中那些伶牙俐齿的人,以为他们抢得了话语的光荣,自己也来争这种光荣。看透这一点需要现代性的眼光,那就是,没有任何一种知识和哲学能够提供本体论同一的基础来改变世俗。真理只属于上帝,众生在无知面前是平等的。懂得这一点,我们还会跪着崇拜名人吗?还会为了屈从真理去争话语的光荣而轻狂漂浮自以为是吗?

     女人有点傲气好不好?不好说,傲气有文化性与自然性两种,傲气也与自保自尊自贵自恋同义。所谓自然性即个人存在的表现意志,也可称自我意识,作为差异它落在非理性的主奴关系中。所谓文化性也不等于理性,它表现为对于世俗伤害的抵制,并以完善、美好、理性为尺度, 但傲气表现为缺乏反省能力,从而把完善当作必然与绝对,高声肯定,强人所信,锋芒毕露,气势逼人,不知所谓的正确、道理都有限,成不了普遍原则,要不今天怎么会物欲横流如滔滔天下呢?

      可见适当的宽容、有涵养的自尊恰恰是知无,知有限。当然这种负面的知是要经过深刻地反省学习才能获得的,作为现代人的素质绝不是自然而然地形成的,像一些女人幻想的偶像那样…

     什么又是自然本性的傲气呢?它其实是一种野蛮性的傲气,除了主观意志的攻击型的不可冒犯不可一世之外,就是以想像的和现成的财势人势作支撑,这也是不信真理与本质的常态表现。例如人们不满意的美女出脏话的现象。以财势自傲,其实是财势的奴隶,为了人格的高傲可以出卖肉体,这是傲气的分裂症状。
     我不反对傲气与自保,因为让别人不愉快的,他自身首先已受到伤害。苦与罪是一块铜板的两面,你要他不傲气,除非你能消灭所有人的傲气,即你能保护他不受伤害。然而我的取向仍要看自保放在什么位置。

      傲气作为自爱自保所表现的文化与非文化两种方式,也是两种极端,而现代人格则是对这两种极端的批判与抛弃。此谓还原世俗超脱平庸。还原世俗是知有限,而非自以为真理在握,超出平庸就是超出野蛮。直言之,在神与兽这两极,既拒绝成为神,也不要成为兽。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323)|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