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们为何遗忘了理想的破灭?  

2013-02-03 22:37:20|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像的黄昏,道德的画皮,在西方是说,作为专制权力合法性外表依据的偶像与道德已经没落,人的原罪或有限性使语言成为悖论,道德就是不道德的同义语。

        在中国,我们也经历了意义坠落的过程,但是,专制利益太需要欺瞒了,不仅权力偶像,文化学术偶像,连与道德无关的演艺体育偶像也被竭力推崇,以掩盖各种罪恶与灾难,禁锢人们的思想。尽管政治的贪污腐化荒淫糜烂现象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也彻底撕掉了道德的画皮,但政治共同体的各级首要名单,仍是一长串的权威偶像,哪怕今天在位的就是昨天倒下的。

        究其意识形态的根源,则在于遗忘和遮蔽理想的破灭。例如政治话语认为文革破坏了法制建设,违背了经济规律,所以要拔乱反正。也就是说,文革是破坏,后文革才是建构,既抹煞了形式上的禁止与放任的区别,不思放任与法律限制的冲突(在开放原罪的拜金主义前提下,讲法制社会就是一种欺瞒),也不深思理想为何破灭--如果理想的顶峰时期都不能救苦救难,何以说没有本质依据的放任才是建构呢?难道我连限制不了仗势欺人的现象而放任都分不清吗?何以叫继续革命?

        文革的理想主义本来就是一种悖论,它一方面要你相信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或者能够救苦救难,一方面又要你相信在社会主义社会,人格尊严已得到极大维护。既然已没有了苦难,你还要什么理想?苦难是催生理想的土壤,但你又许诺幸福已然兑现,那就等于不要理想,讲理想就等于幸福的许诺兑现不了。我就是在这种幸福实现的谎言下经历苦难、重复理想主义的,只是不能反思苦难与罪恶就是对理想的否定。

        其次是知识学术界遗忘理想的破灭,重复地用理想主义来解释理想破灭后的利己性的政治决策与人心及行为事实,道德缺乏的灾难进不了语言逻辑。用西方哲学的话说,叫价值重复,我们的表现是用理想主义去批判前一种理想主义。例如把市场经济理想化而批判理想主义形态化的计划经济。或者以善为尺度、以善的名义颠倒善恶,把曾经宣称的善说成恶,把曾经宣称的恶说成善。

        这种人好像经历过苦难,所以不但怀着理想,而且还要把将来时的理想这顶帽子戴在现实上,凡现实的皆合理的,否则不能心安理得。但他们似乎又没有经历苦难,要不,为何连放任也认作是理想主义而不承认文革时期的理想主义呢?这难道不是轻信政治话语所表现出来的思想冲突吗?

        特别是一些学习经济学的人,在某一点上根本不如马克思,因为马克思指认的理想社会是一种全新的创造,不是把现在时的某种社会形态当作理想形态。可是我们呢,不要西方社会参照,谁敢说后文革是人类历史的创新?我们的理想主义何时从人类主义变成了种族主义?

        他们把西方国家当作乌托邦幻想的实现时,完全不知西方人自己的批判,即宣称作为概念的真理理想是空集,或所指缺失,能指游移。而被传统形而上学当作规范依据的上帝或人已死。为什么中西方人的思想差距如此之大?为什么我们在用类概念如“中国贫穷”来描述时,别人却把问题引向日常的世俗或个人真实性?

        为了把理想破灭后的放任说成理想建构,他们引用了西方的一种说法:自由主义。完全不知宣称有本质的禁止与宣称无本质的放任这两种对极的自由差别。例如人们把自由就业当作自由主义的含义,试问,自由就业与消除谁有钱谁就有尊严之现象的终极目的何干?正如温饱目的就等同大写的人这个目的吗?

        我们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不知问题所在?或者说,一个连问题都不知道的人却在设计各种解决方案,岂不很可耻?但这也正是人类理性的悲哀与两难,因为真正找到了问题,也就丧失了解决的本质依据,或者说真实的现象就是无本质(例如金钱成为人格尊严的标志);而宣称有真理的人却总是抓不到问题。前者为虚无主义,后者为本质主义,也叫做有/无、确定/不确定、可说/不可说的界面或悖论。不意识到这样的两极性,思想就不能开始。把它换成另一种提问则是:在任何人为的幻想破灭后,思想如何启程?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308)|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