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凭什么相信你?  

2013-02-13 22:53:35|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新有一篇博文,标题隐含着讥嘲:《网传首长新南巡讲话,普世这回杯具了》。内容没有谈自己的什么高见,主要是引述。如:“有人把改革定义为往西方普世价值、西方政治制度方面改,否则就不是改革。这是偷换概念,曲解我们的改革。”何新所谓普世这回杯具了的结论,主要是以这段话为依据的。这就是我们的习惯与媚俗性:看政治脸色吃饭,或以政治话语作为看问题与思考的尺度。岂有独立自由思想可言?

        独立自由思想不是指别的,它就是指回到真实性及限度,指反省能力与视野,因而它只属现代哲学。

        我并不认为有什么普世价值,但如果从自以为是或维权的立场来否定之,那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同样的花岗岩脑袋,并不见得高明到哪里。我鄙视的就是这种人: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包括目中没有真实的个人)。

        先说赞同有普世价值的,这种人根本无能“重估一切价值”(尼采),即根本不知道所谓普世价值就是形而上学许诺的真善美世界,它早就被重复的苦难毁灭了,在西方,其口号是“上帝死了”,“人死了”,“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什么是西方的普世价值呢?马克思描述的未来世界(不是指当下的)算不算最好的?为什么倒塌了?在物欲横流的事实面前,本质缺乏的问题好像永远是盲点!

        这些无能反思的人们遵照的是什么思路呢?他们总是把别人的话语当自己的思想,认为美好的乌托邦建设是邪恶的,后文革才是美好的,只是失望之后才把幻想的西方的普世价值当作改革的目标,他们完全不能思考,文革的破产既是最高理想的破产也是一切美好价值的破产,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改革才是美好的?

        切身地说,世俗的富光荣正是没有本质的现象,因为本质不存在,相应的是传统的人本论的道德理性、思想觉悟依据丧失,而这也是世界性的,即事实是普世信仰危机下的技术与人的欲望互相激荡。中国选择与世界接轨,正是对传统规则的颠覆,而非美好建构。真理的合法性丧失了,专制还应该永久吗?这是摆在当今世界政治面前的理论问题,不是说西方早就克服了。在本质问题上,宣称绝对的有,和宣称绝对的无,都是灾难之源,包括政治决策。因而我们用什么尺度来评判这种两极(左右)摆动或好或不好呢?

        何谓政绩?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奇怪的词语?政治共同体挽救不了道德危机,还有政绩吗?西方近代,从霍布斯到洛克再到卢梭,其政治理论不仅是幻想,而且表达逻辑到处留下缺口,最根本的是理性与权力的僭越--社会道德人心问题本来属信仰问题(信仰即表明不可至善完美,何况还存在信仰危机),而非权力体能克服的。马克思主义亦然,尽管看起来比前面的似乎合理一些。在中国,文革的理想主义就是最高的政绩,可是在宣布思想觉悟不高时,不仅意味着丧失了建构的依据,也意味着不可能做出什么政绩。依据人心思富的决策已是反本质主义的,请富人做代表,以修建楼堂馆所高楼大厦来表明经济政绩,愈有政绩愈腐化,这不是哄鬼吗?

        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概念,重要的是作为本质的工具理性,即类生存的理性劳动,因为马克思已把善恶当作可计算的,这就是生产关系以及生产资料所有制,而这正是由生产力决定的,此外才是群体道德意识的分合。换句话说,人类文化所追求的终极目的,马克思用理性劳动作了实证解释,当然这种因果决定论不过是杜撰。通俗地说,就是以劳动创造光荣论来取代世俗的富光荣论。如果不讲所有制的善恶论,或者群众觉悟不高表现为追求富光荣,那么讲发展经济或生产力就是反本质主义反道德主义的,以追求经济指标作为政绩或权力的根本合法性,既是偷换生产力概念的含义,也是为了既得利益的恶劣欺蒙。

        当今中国政界,还没有产出反思型理论家,虽然在学术界真正的思想者要高出很多。这应了法国利奥塔的话:这是一个分化的时代,上层贵族集团再也不能提供统一意志的中心。因为这个中心本身就不存在。换句话说,本体论同一的叙事合法性已呈危机,跟着的就是专制权力的危机。

        当然在我们这儿,其危机主要是以直观的掠夺性灾难表现出来的,即以劳动本质光荣论取消富光荣的梦幻破灭了,没有本质的富光荣成了颠覆理想的本质依据。权界即尊贵之位,在有钱即有尊严的问题上又岂甘心输于治下的民众?无规则的放纵成了扎在这些人肉上的寝食难安的刺,攀比瓜分成了他们的目的。权界就是他们的利益市场,或许这个市场的生意会因一时的收放举措而有波动起伏,但他们的利益永远大于劳务人群。如果不剥夺他们的真理,不在世界范围内检讨技术和欲望互相刺激的潮流,这种灾难就不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限制。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94)|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