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自我与处身时代  

2013-12-28 18:28:4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与自我

       各个人都会维护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追求,维护自己认为好的,从而认定自己是有思想有价值的存在,甚至敢于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且不说对这样的自我应有根本的反省,就高度融合的爱情而言,并非是表象的为了他人而牺牲自我,它仍然是在维护自己,只因他在对象中找到了自己,所以爱他人正如爱自己。

 

       但在貌似的理解与爱情中,为什么一方不愿为另一方牺牲什么,不愿捍卫对方,甚至自我中心地向对方索取尊重,或要求对方让着自己?这不正是由于理解不在一个层次上,自我维护发生了错位的结果吗?哪里还谈得上理解与爱呢?这样的爱恰恰是有毒的。因为理解或价值在根本上不是一维的单向度的,它还有反思与限定,而绝对的浪漫主义与绝对的世俗平庸都谈不上共识理解。

 

       爱有普通的爱和超常的独具慧眼的爱两种区别,唯有后者的支撑才是最令人感动的。

 

       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创伤记忆的承担者,我一直想通过反思来回到自身,表达贴己的生命。对给予我支撑的友人,我特别感激。我不知道,人们在对象中寻求的是不是这样一个变换了内涵的自我。打个比方,我无法像一些女人要求男人疼爱呵护那样苛求别人理解与懂我,但以为这种疼爱呵护与“懂我”绝不是一种超前的思想引导,也非真正意义上的心灵相知。

 

       自由,不仅有正反两极的区分,而且有程度的不同。所谓两极,一是指乌托邦幻想所指向的无罪恶无伤害的状态,在知识论上又称有本原的必然的自由。但抱有这种幻想的个人在事实上相反地软弱得倍受创痛不得自由;另一极指没有理性与道德的丛林法则的为所欲为的强者自由,或披着君子伪装的强权自由。我承担着前者且正在从蒙蔽与束缚中解脱出来,却面临着迅猛成型的后者。

 

处身时代

       西方社会是依靠宗教来维持人心秩序的,哲学不过是神学的婢女。结果,信仰变成专制。在后来的理性主义启蒙哲学中,国家权力又成了理性的象征,所以又有了法国的政治革命。然而,人的虚荣,势利等等问题并不是政治民主制度能克服的。最后,连上帝也死了,欲望与技术的联手成为世界的主宰。

 

       中国呢?原想通过政治强力手段及平均主义经济制度(二十世纪马克思主义切入中国)来克服人的欲望和世俗苦难,但理想破灭了,克服不了的欲望本身成为政治依据,而且与普世的信仰危机接轨,发展经济成为权力合法性及政绩的口实。既然满足人心欲望成为正当,那么,岂能不优先满足权力者自身的欲望?这就是当今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的现状。

 

          然而,乌托邦幻想的破灭并不等于别的问题可以成为叙事及权力的合法性口实。它的破灭除了使重复的话语及权力丧失合法性之外,却仍然留下一个问题:即完成不了或尚未完成,需要更新传统的绝对本质主义观念。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