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自由主义可以休矣  

2012-09-24 19:27:13|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一百余年来,中国人(含学院与非学院研习者)向西方学习(主要指社会理论的建构与反省)究竟学得如何,还是个问号。对此,张志扬教授在《西学中的夜行》一书中作了大致梳理,即依照中国人在不同时段对以尼采、马克思、海德格尔、施特劳斯为代表的西方思想的回应作了“四次重述”。在《偶在论谱系》(2010年4月版)一书中说:“一种思想的诞生或出现,如果它是思想,它根本地就不是要你相信,而是要你思索。正因为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对西方各种主义抱憾惯了‘相信’的态度,才造成中国的无思状态。”又在《偶在论--现代哲学之一种》(2000年出版)回答了在任何人为的幻想破灭后现代哲学是什么的问题。一般上网的人几乎闻所未闻,竟然就自封什么重量级人物,岂不是幼稚可笑?

      “我曾经时时、天天、月月、年年背颂的词语,已经反反复复到梦中…可如今,像是一觉醒来,记忆之树全挂满了遗忘的‘梨花’”(张志扬语)。那终不过是抽象个人的类词语,可是如今,为了转变观念,我们还能够对康德、尼采、海德格尔、罗蒂、福柯、德里达、利奥塔、张志扬等人的名句进行熟读、黙背、并运用于自己的表达中去吗?

       有精英意识的知识分子,当然会把自己同一于“真理”。黑格尔曾这样描绘他们:“伟大的人们立定了志向来满足他们自己,而不是别人。假如他们从别人那里容纳了任何谨慎的计划和意见,这只能够在他们的事业上形成有限的、矛盾的格局;因为他们本人才是最懂得事情的人;别人从他们这里学得了许多,并且认可了--他们的政策……他们周围的大众因此就追随着这些灵魂的领导者。” 或许精英还不是伟人,但精英更宁愿把自己想象成伟人的导师,如外王之内圣,所以他们是同类。谁能不赞同他们的思想呢?那不是明目张胆的无知、嫉妒、诽谤、攻击吗?--张志扬《拯救专名的荣誉》(1994年)。

       所谓立定志向来满足自己--这是由于不甘于遭受世俗的罪恶与痛苦,包括自身的奴隶般状态。所以说,宏大的志向都有自私的原因,他只是想象着自己与包括欺负了自己的他人有着样的痛根源(比如经济制度),并想象着在拯救他人的同时拯救自己,但不是甘愿为他人牺牲,而是企图做牧羊者。结果,自我的满足不是表现在消除了世俗的苦难,而是表现在他有了众多的追随者与奉承者今天,在物欲横流的冲击下,陷入生存危机的“有才”者还能反省吗?为何真理、志向仍不能拯救自己?

       2
      自由,从来都是哲学讨论的问题乃至要实现的目的,作为目的或者善美,并不能离开本质本体问题,岂有抽象的自由主义?
      如果自由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要伤害,也不施加于人)所达到的理想境界,相反的事实就是己所欲,施于人(我要伤害并施加于人)。在暴力、财富、权力上的逞强好胜,为了自己优于别人的尊严荣耀的种种残忍恶行,都属相反的自由,即颠倒理性主义的虚无主义的自由。不存在抽象的以个人财产所有权为基础的自由。
      而政治从来就宣称是为了保护众人不受伤害的,但从未实现过,从来都无此责任能力。可见也没有单独的政治自由所针对的专制(禁止)与剥夺问题。政治权力本身就没有超出世俗,不管口头上说得多么好听,其治人的地位与既得利益就是优于他人满足自己的差异。俗众之所以不觉悟,好趋炎附势,就在于真理及目的根本不存在。特别是在理想破灭之后,利己主义几乎是自上而下的,依据世俗人心的转型变成为了满足自己的利己决策。

      3
      生活需要诗意,但诗意毕竟不等于生活!  即便是诗意的表达,也要诗意地表达真 实,象尼釆样成为诗人哲学家!

     “四大文明古国,别的都消失了,为何就剩我们中国了?这就是炎黄子孙的的傲骨” 
       这是缺乏学术理论学养的盲信和情绪化的结论,并且依然是种族主义立场。传统的真善美信念是普适普世的原则,何曾分彼此?是不是中国更道德而优于他人?为什么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国在近现代却被事实上不讲文明的西方人打败?今天又如何看待普世的信仰危机?

       曾经,我们把庞中华当作当代的启蒙书法家,因为我们看不到现当代真正的书法家,甚至我们不知如何判断书法标准,因为没有现实的人达到这样的标准,结果呢,我们被假象所蒙骗。今天,不要说中国书法协会的任何一个成员,即便是普通的书法爱好者都远远超过了庞中华的书法水平。这是识破假像的功劳。但在思想文学界,主要指民间,人们依然热衷于制造假象。

       以前说,文学就是人学,但中国文学尤其是古典诗词歌赋还没有能力谈人学,除了“水天一色”的自然视觉意象及小我的伤感情绪外,既不能谈形而上的大写的人,也不能反思人之死即人的非存在而转向个人。可惜,今人还要将这种缺欠发扬光大。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