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何清涟  

2012-09-19 21:17:35|  分类: 评论学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想写篇评论何清涟的文章,在网上一查,未料早已出国远走他乡。

因年龄相差不大,也算同代人吧。我想说的是,她能代表同代人表达吗?答案是否定的。可惜,其表达有许多逻辑毛病的人也不能被容纳。

问题意识不同,角度不同、对创伤记忆的反省不同,检测话语的能力不同,其表达也就不一样。

首先来看《现代化的陷阱》一书。作者在开篇写道:〝社会主义理想一直作为资本主义制度的忠实批判者而存在。〞这种意识形态阶段论的既成语言能切近我们自身吗?或问,承担了创伤记忆的我们还能重审并走出这种意识形态话语从而还原真实吗?如果转义为:以“大写的人”的理想主义批判非人化的资本主义,后面如何表达?什么叫东欧国家先后踏上了改革之途?改革是理想的继续还是意味着理想的破灭以致不可重复?

殊不知,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不过是以经济制度、经济形态及专政手段来保证人心同一和人格平等理想方案,而一切理想都不过是对世俗罪苦的否定。事实上不仅苦难重复,而且深入梦境的苦难并无外在的原因可推卸,也无法用形态来盖定。难道你受到歧视伤害、被孤立和自我清高、厌世逃避可归咎资本主义制度?

批判即对恶、对差异〈形态化为私有制〉的否定,当然在因果必然性的逻辑上。就理想与价值彻底性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呢?可惜,把世俗苦难用善恶阶级与制度加以扭曲的幻想及其独断不但不真,而且带来灾难,在自然等差的基础上又添道德权力等级,历史重复着。那么,斩断逻辑与历史必然性链条,就还原为超验的〈彼岸的〉善与个人真实性的问题。因为人性恶与金钱欲望不分什么历史阶段〈子曰:好勇疾贫〉,它只是本质空无的表现。

这哪是哪呢?自以为表达正确,能代表50后一代人的反思吗?不,你们,包括张五常之流,并无能力〈像康德、海德格尔那样的理论思想能力〉来整体重述现当代中国!

文革之理想破灭后,人们很无语,也就是说,那种由外部给予的可以通过真理来拯救自身的信念受到重创,但没有人思考之所以无语的根源在于真理本身的丧失,与此相反,一些人只能重新祭起真理的旗帜,虽然换了名称如市场经济、自由民主,传统文化,才可继续言说,充当启蒙者自欺欺人。当然对真理的信念也就是对文字文本的信念,以为真理终可在文字文本中找到,最后竟是自己的说变成了真理。

〝纵观世界历史,改革...一是通过法律...实行制度创新;......〞私有状态如同本能的〝食色性也〞,也叫改革、创新、制度?一种自然本性或非文明性是改革出来的?创新出来的?构建出来的?退回个人占有欲、世俗、物欲横流、丛林法则,新在何处?制度的本意即限制,同欲望相对立。限制不了本能欲望而开放,在事实上已不再是继续革命,这叫制度?并且是限制方案的创新?可见作者并没有看到价值的断裂,看到人性的、现代理论的与当今世界政治的负面性,把对道德的否定与颠覆仍然看着是建构,并以此来解释改革,如此〝价值重复〞意识和眼光正是扭曲真实性的关键,与作者的盲点所在,也是本文要揭示的。

〝寻找经济决策的政治基础。〞这是什么话?如果说办事要有科学依据〈基础〉,这话没有逻辑毛病。同样,限制欲望要寻求理性依据,这话在表面上也无毛病,因为理性、基础或客体存在即真理。寻求基础就是寻求真理。

〝经济方案的政治依据〞是何意?转义为:〝经济方案的政治真理〞。经济规范的存在真理是政治本身吗?认识发现真理即认识发现政治?道法自然就是道法政治?政治又依据什么?语言是可以这样游戏的?

看下文的解释,布坎南认为:〝只有把私人看作最大限度的〈是否不择手段地?〉追求财富者,法律和宪法才能设计出来。〞天啦,人的本性如此,如同天要下雨娘要下儿,你还设计什么限制性的法律?你就任其自然吧!因为欲望是开放的依据,要设计法律,其善的依据是不能从欲望中去寻找的,所以才会预设〝理性人〞或上帝〈圣经即约书或法律〉,这正是传统文化与哲学的谱系。或者你想说,人都是自私者,才需要法律。难道一切文化不都企图限制自私的人性吗?所谓〝诸法无我〞---包括中国文化的天理人伦、天人合一、克己复礼,包括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包括公有制从幻想到实验,结果如何?需要法律的实体依据何在?你这话不是同咬住自己尾巴的蛇一样吗?

或者说,欲望与法正相反对,如果欲望是前提,法就不能再从这个前提中引申出来,从而丧失了客体依据。因为你说的法只是主观愿望了,又依据什么知识才能即必然设计出来?现实不就是开放怎样都行的毫无作为吗?

所谓〝政治基础〞可能指:一,以权力为依据或手段来更新经济规范与策略,而不是反省理想失败的人性根源和世俗之改造限制的不可能。这等于是把权力当作宇宙万物来认识并发现真理。二,政治权力是唯一要限制的对象,整体的道德缺乏不在社会理论建构的视域内。但这都说不通。

〝经济学与政治学的困境〞:经济学认为人是自私的〈经济学取代了人性论而有唯一的话语权〉,政治学认为国家代表社会利益〈法律是不是由国家机器来实施的?蛇又咬住自己的尾巴了〉。殊不知,个人〈包括每一个人〉与国家概念,这是不同的命名,除非你说经济学〈也是一种观点,不代表马克思主义的原始共同劳动的历史或逻辑开端论与经济论〉认为人是利己的,政治学认为人是利他的。这本来是一个问题的两面,即政治哲学是针对利己现象而求利他本质的问题,并非不同学科的观点冲突问题。实际上,哲学上宣称存在着真理,和宣称真理不存在,才构成哲学的传统性与现代性,正如政治左倾强行求善与右倾强行求恶是两种极端,并非政治左了经济右了。现代性危机就是说规范的依据丧失了,因而哲学也终结了。经济学认为人是自私的,人不再是建构的本质依据,是否也意味着经济学的终结?它又何以成为显学而有唯一的话语霸权?看看那些以经济学权威身份出场的代言人,何曾有反省忏悔意识?即反省忏悔真理罪。

其实布坎南想要说的问题很简单,不需要如此哆嗦,它转意为:个人即差异,同一之善不过是虚构。因而为了实现伪善而掌握公共权力的人也有私欲〈权力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满足〉,甚至伪善只是谋求权与利的掩盖,从而形成保护力量的剥夺。这不仅在开放时期是如此,在〝存天理灭人欲〞的历史时期也一样。康德曾说,真理不可知,依据伪真理的他律权力本身就是非法的。难道只需在开放欲望时期限制以权谋私吗?〈所谓〝让〞,不仅仅是让俗众自私自保,也包括让权势者凭权力谋私,亦即是利己决策〉。再者,眼睛只盯住以权谋私,就可以放纵不在位的人们疯狂地不择手段敛财吗?从理论上讲,这还叫什么道德建构有所作为?

如果要还原问题,则应是:以人之非理性的限度存在,来反省政治学经济学所预设的真理依据,而不是政治学与经济学的人性观发生冲突。传统哲学与政治本是以克服个人或欲望、实现大同为目的的,只是在把大同幻想宣称为实在前提、天下为公时,它就遗忘了真实的个人。现在不是经济学为了限权而恢复自私的真实性,它就是哲学反省自己的传统而提出的问题。此外,恢复个人真实之名也不等于为所欲为,那同样是灾难之源。所以仍然需要寻求超出自身限制的可能性。


所谓〝私有经济会自发地形成公平秩序〞,这等于说种瓜得了豆,等于说无始无终的恶无限会产生善,等于太阳打西边出来,完全不懂因果逻辑,不知私有差异与公平是决然对立的概念,不知作为规范依据的理性被自私欲望否定,那么欲望就不再是秩序的原因;也不懂传统文化〈含辩证法〉为求同求秩序只能在开端或基础预设理性同一性。

何清涟在另一本书〈《经济学与人类关怀》〉就重复地叙述这种没有水准、无能推敲的话语,或者对他人话语毫无检测能力,奉为金规则。在该书中,她写道:〝财产绝不是无生命的身外之物,而是一个人生命的外化。是生命的延续〞〈生命等于本质吗?〉如此的划等号,完全不知人的精神本质的空无,不知生存的非道德的真实性。相当说人就是财产或财产就是人〈财产成为〝人是什么〞的人的定义〉。当然也不知马克思在批判〝谁有钱谁就有尊严〞的现象时,在说出〝人的本质在于是什么而不在于拥有什么〞时,早就把人类〈排除了个人〉征服自然的技能当作了人的理性本质了〈工具理性化〉,并由此而决定精神,决定必然走向没有国家的世界大同。但在何清涟的意识中,个人私有形态就是大同本身或自发走向大同。

如此逻辑混乱,能叫理论与思想?其它更多的文字表达留下的逻辑问题就更严重。逐一挑出连自己都有一种自我扭曲感。

文革后的其他所谓学人也一样,如何新,要挑他的语病问题恐怕会写出翻原著几倍的文字。

这就是在真理丧失后,话语强行出笼、争表达光荣以致泛滥的情形。

何清涟就是用这种带有逻辑毛病的文本拆解着现代化〈作为政治权力合法正确的依据〉的神话


  评论这张
 
阅读(3919)| 评论(1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