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陈琳琳:因何走近萌萌  

2012-07-19 10:08:37|  分类: 张志扬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研韬按萌萌是我海南大学的同事,彼此却从未谋面。就在我决定去拜访这位奇女子时,她却于2006812在广州病逝!

      我在加盟海南大学后不久,曾在学校图书馆读到萌萌的《情绪与语式》。令我吃惊的是,萌萌的诸多哲学观点与传播学原理异曲同工。更令我吃惊的是,著者萌萌竟然是我海南大学的同事!

萌萌逝世三周年之际,特转发陈琳琳的纪念文章,深切缅怀我未曾谋面的同事——萌萌!

 

 

最早趋使我走向萌萌的,是按捺不住的好奇心。因为我想知道这位被众多朋友们生动描述着的奇女子,大家口中的“一代情怀”的化身,经历了怎样的传奇人生,拥有怎样的精神世界,而这人生,这世界却又为了我们这一代人所陌生?带着这诸多疑问,我上路了,紧接着我的目光被牢牢的锁在她并不丰厚的著作中,我的思绪久久和萌萌一起徘徊于她的密林幽境。

像磁铁一样吸引我的,是她对个人真实性的追求及其限度的警醒。

 

作为曾卓的女儿以及与新中国同龄的身份,萌萌注定要见证其间悲欢离合的苦难史。而她自觉、主动的把“用文字聚拢它的魂灵,将悼词像鲜花一样撒上”作为使命和责任。这种对苦难的直视与担当,使她拒绝任何将苦难意义化的企图,更无法接受蘸着无数人的鲜血去美化已经发生过的苦难。她以自己的曾有过的对苦难的体验,深深的关注着曾处身其中身受其害者的伤痛和他们的绝望与恐惧。让苦难从群体的普遍感受还原为个人真实的痛苦,从而获得苦难的真相,是萌萌背负苦难仍踽踽前行的最大动力。而她最终目的,是为了寻找个人的真实存在。

 

在对由人类历史上以最善良动机和最崇高目标所造成的“理想罪”的形成机制分析时,她认为有目的、预设的合乎逻辑的发展模式中,意识形态是决定发展发向的关键。因而在这人为的意义、目的所强制串成的链条中,“人”仅是历史进步的工具与牺牲品,随时有被抛出或抛弃的可能。在这种历史形态中,人的立足点是可疑的。

 

历史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串串冰冷的数字。那些远去的人那些已发生的事就如同夜晚的繁星留在历史长河。甚至有很多人已忘却了历史,更不会关注在历史滚滚车轮下辗压的草芥般的生命。没人会保证昨天的历史今天不会重演,也没人会保证昨天他人的悲剧今天不会落在自己头上。当萌萌把历史中个人的位置这一问题拉到我面前时,我悚然。我猛然意识到,原来历史与每个人相关,我们都没有在历史之外。我惶恐,当历史大潮袭来,没人能置身事外。我也是。我不愿在无知无畏中成为推动一场苦难发生的历史成员之一或成为牺牲品而不自觉。

 

从历史反观自身,我应该怎样找到真实的立足点,而不至随波逐流?我紧紧追随着萌萌

首先,人不作为意义或价值的承载体而存在。一代人因对价值或意义的无限制的苛求中,将生命直接变成有用性,一个个拔地而起,成了进取的刀刃,演绎了一场“人想成为神”的闹剧。这场闹剧收官后,意义与价值从人身上剥落,人自身存在的有限性渐露真容。

 

尽管对于我而言,挟持我生命的不是意义与价值的过于丰富,而是生命的平庸、过于苍白,从而被日常生活不动声色的淹没。这和因欲望的无止境而将真实的生命力囚禁得日渐萎顿一样,在生命的有限性面前臣服、麻木。前者剥夺了自我选择的权利与承担的勇气,后者则落入深深的自欺,从而奴役自己。

 

人本是赤条条来的,携带着原始力量、原始记忆,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在哪个时候我失落了他们?向生命本真回溯的过程究竟过剥下多少层的伪装?生命本身所具有的自然本性去了哪里?还能找到它们吗?我追问着萌萌萌萌用诗一样的思,告诉了我答案:倾听。

 

萌萌用尽一生的思考倾听着这世界的私语,用心灵与这世界万物如密友般交谈,阳光、雨露、河流、湖、雾、风、叶子、它们在倾诉,它们只需要你虔诚般的倾听。在心灵的互答中,鲜活的世界带着神秘的原始力量袒露在萌萌面前。它们都具有倾听即显现的物性,其本身存在就是一种表达。倾听,使萌萌拥有了整个世界,而世界也向萌萌敞开,他们相互温暖,相互依偎着活。因此才有了“饿了有石缝中生长出的绿色的和红色的 果实 渴了有大地夜哭的晶莹的  泪珠”。倾听,不止于丰富的外部世界,还要倾听自我。即驰骋于自己内心的疆域,捕捉瞬息间爆发却又暗含过去、现在又预示着未来的“情绪”,完成一场自我的对话。情绪,是个体生命敞开,它同样具有倾听却显现的物性,同样是一种表达。它们都真实存在。它们都独特性存在。

 

如同苦难只有转化为个体痛苦并最终得到表达,才能最终还原为苦难本身一样,个体不可通约的体验所表现出来的独特性,也只有得到表达才得以确立。萌萌一直走在表达的中途。并且通过公共语言中个人独特表达是否可能的探讨,确立个人与他者与世界的相关性,并从他们之间的关系中揭示人存于世的生存状态,从而找到个人真实的立足点。

 

在我看来,萌萌不仅是一个睿智的女学者,更是有着执着追求、充满激情的行动者。在学术上,萌萌总是自觉的、主动的介入、思考,哪怕是孤独的夜行。所以一路看来,她的著作清晰的勾勒出她成长的轨迹。萌萌是执着的,因为所有的著作都流淌着一种精神,即对人性、对社会、对民族、对苦难、对历史等切身性的思考与担当,并提出自己的问题意识。

 

同时,她也是一个积极的行动者。她在学术上做到了她所追求的独特性,在学术规范的具体规则中保有了独特的著述方式,打下了独属萌萌的印迹。而萌萌作为20世纪80年代民间公共空间形成的积极参与实践者,带着那个时代的新启蒙理想,一直苦心经营着她的思想阵地,不管遇到多少不解与挫折,仍不放弃。这份坚定,源于自身选择与担当的使命与责任。它关系着大家共同的命运。

 

在这坚守中,萌萌聚拢了各方各自为战的孤单斗士。她用行动感召着她周围的人,这些人也许是朋友,也许只是一面之缘,或许从未谋面,但却因共同的精神诉求而从此成为精神盟友。在萌萌的阵地自由、平等、开放与包容,以及爱与温暖的理想主义精神的浸染下,连同每个人与生俱来携带着微弱的弥赛亚力量一起,传递给更多的人,辐射到更广阔空间。

 

萌萌在她的诗《死》中这样写道:“如果有一天,死神的翅膀突然驮走了 你的血肉之躯,我会庄严地感到:超越的生飞进了我的心灵,带着你的一切……  一切都在   第二次生命中苏醒。”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