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什么召唤记忆 张志扬  

2012-06-18 00:07:40|  分类: 张志扬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渎神的节日──这个人在放逐中寻找归途的思想历程》,写于1987年,1989年初完 稿,1992年香港三联版,1997年上海三联版,当得知2000年伊始即出第二版时,我所能做 的只是在“跋”、“再跋”的后面接着写“第二版跋”。
  此书写成至今十一年了;所写的内容,若按第一章算,“墙”,过去也近三十年。前五章, 大都属事实记叙;后四章,主要属思想清理。一般地说,“思想清理”可能有对错宽狭之分;“事实记叙”呢?如果是“事实”,我记叙下来,有错吗?“这花是黄的”,“我牙疼”,能有 错吗?但是,谁能保证你说的“事实”是事实?我经历的。
  谁能证明你的经历?……谁能证明你的经历是真实的?……谁能保证你的记忆是准确 的?……谁能保证你记叙你记忆的文字不出错?…… 一个轻信的时代结束了。
  即便文革刚过后不久的八十年代初,人们说什么好象也都信,但那已是轻信的余温,裹 着痛苦的宣泄与自由的放纵,而且同代人说同代事,说的人记忆犹新;听的人随时都可以用 大体相同的经历与感受印证补充。如今呢,事件纷繁,网络流变,谁能坚守而执信,不过三 十年过去。
  我不想寻找任何外部原因,我只想面对自己的记忆:一个人凭什么就这样记忆着,又凭什么把记忆唤醒,这唤醒的记忆凭什么是真实的,记忆凭什么可转达、可相信。
  之所以要这样设置问题,除了学理上的关注(海德格“什么召唤思”与德里达“记忆与 责任”),更主要的是恶性循环的现实表明“我们不会记忆”,“我们太缺乏对记忆自身的反省”。 给自己出的难题之难,可用德里达在哀悼亡友保罗.德曼的讲演时说的话作证:“叙事 是可能的吗?谁敢说自己知道叙事需要什么作担保?首先是它所要求的记忆吗?记忆又是 什么?如果记忆的本质是在存在与法则之间施展诡计,那么探究存在与记忆的法则会有什么意义呢?”
  1995到1998,在《创伤记忆》的“引论”中我注意到记忆质性的转变: 记忆的创伤化逐渐在改变记忆的职能。从柏拉图到奥古斯丁到笛卡儿,都把记忆当作维持永恒“同一性”的先验保证。例如,柏拉图认为记忆是“人对降解前的理念世界的回忆”。 奥古斯丁认为记忆“在心灵之上是上帝惠临召唤的居所”。笛卡儿认为记忆是填充“我”的 “点积性”断口而“维持自我同一的主体能力”;它甚至隐含着“上帝的恩赐”。康德几乎把 记忆看作是“知性的先验形式”,以致“想象”只是它“温和而谨慎的自制力”。胡塞尔虽然 力图描述记忆在“想象激活下的当前性”,然而此当前性的构成不过是想象与记忆在给予被 给予相关中的“侧显”(abschatten)。由于记忆被限定在意识层面,记忆被想象激活的“侧 显”自然带着两个前提条件:一是预设了意向性的立义目的;二是从属于意向活动构成同一 性的逻辑。因此,“侧显”在胡塞尔意识现象学中只能是同一中的差异显示,仍然以同一为根据。换句话说,记忆仍然担当着趋向同一的功能。一旦它向意识形态转化而固置,同一的 绝对性不可避免要在现实中物化为独断的霸权,因而也就预设了反叛与虚无化的后果。记忆仍在同一重复的死胡同里。现在,记忆被自己造成的创伤逼向现代性转型即记忆本身的偶在化:不趋同而独断,不趋异而虚无,由此建立防范机制而保持分与合交互的自律。
  记忆“趋同”必然是同过去之同,过去成为记忆的前提或根据,同总是发生过了的本原性的东西,即便这同在将来还会发生,那它同时也是向过去本原的回归,所以同表明是过去本原的永恒在场。记忆“趋异”则总是异过去之异,属将来新生的东西,它会造成过去连续 性的分离、中断、越界与置换。可以把趋同记忆叫做“再生性记忆”,而把趋异记忆叫做“原生性记忆”。二十世纪现代语言哲学的转变似可看作“再生性记忆”向“原生性记忆”让渡主导权的一种符号表现,即必须切断语言符号同“本体”的实指对应而只保持某种隐喻式的 意向相关性。语言无此本体承诺能力的反省亦是记忆对自身“再生性”的反省。所以,按传 统思维要求记忆的“真实性”即“与本原相符”、“与过去事实相符”,是不可能的,至少是 可怀疑的,或过去事实仅是经验层面的相关,至于记忆的意义提取与转换那是记忆自身的运 作,它或许隐喻着、意向着它想象的本质,但与记忆着的经验自身的所谓“本质”无关,因 而根本无法断定它们的同一性。而此种记忆质性及其时间向量的转变,在存在论的经验层面上,显然是对重复记忆重复发生在现实中的苦难之“记忆归咎”反省的结果。“记忆归咎” 的反省句式是:“记忆虽然会记住过去的好而努力承接之──(是否会因想象而美化成非如 此不可的绝对本质?)但记忆首要的是记住过去的坏而力图避免之──(是否会因创伤而固 置成障碍性情结使一切虚无化?)由此形成为将来开放的警觉性?”当然,最根本的警觉性 是要警觉到记忆的“偶在性”。
  记忆的职能(趋同—趋异)、记忆的时态(过去—将来)均处在转变之中,但质性即时间向量的转变仍是对记忆自身的肯定性理解;还有记忆与文字的关系或记忆文字化的权限; 现在重审的问题是,记忆可靠吗?即对记忆自身开始怀疑了。 四点统称之为“记忆归咎”。 《创伤记忆》关注的是前三者,多属记忆的警觉性、歧义性问题。这里主要检讨记忆的 可靠性,但取向不在“记忆术”的准确与否,也不在记忆形式的分类,如“图象记忆”、“形 式记忆”、“概念记忆”或“意义记忆”,以及它们的功能是“记述式”的还是“履行式”的, 等等,而仍在于记忆同意识、存在、文字内外关系的真实性。也就是说,我要将上述对记忆的理解放到可靠性的维度上再理解一遍。

〖阅读〗

  海德格对记忆的真实性持肯定态度。他在《什么召唤思?》中大体说了这样的意思:(1) 记忆是回过头来思已思过的东西,是思的聚合;(2)在维系我们的本质上聚合,即要思虑到 从本原而来的程度;(3)从本原而来的到场者是最应思虑者,它召唤我们去思,把我们置身 于思中;(4)但这种置身于思中的召唤有一个奇怪的姿态,当我们充分地转向它时,它却扭 身而去了;(5)扭身而去是双重的隐喻,一是拒斥我们对象性的接纳,一是伸展着它自己的 无可比拟的临近,我们也就因此扭身而去的招引成为有感觉但没有意指、没有语言的指号, 像身居故乡的异乡人;(6)然而这正是思的托付与救护,承诺与恩赐,那召唤思的东西是命 名〈按:一个真实的命名同时就是一个能邀请接纳向将来开放无限增补的密码〉,所以走向 思之途亦是走向语言之途;(7)我们因此而传召到语言中去经历语言的冒险,从语言玩弄我 们的言谈以至于使我们的言谈漂移到习常肤浅的表面返回到同语言的居住,思了就是谢了, 感激。所有这些蜿蜒曲折的小溪都是从这样一个神秘的峡谷中流淌出来的:“在我们这个激 发思的时代的最激发思的东西恰恰在于我们尚不会思。”(H 130)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