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政治与世俗-解读生活的思想视角  

2012-05-11 18:40:10|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电视剧《山楂树之恋》,我看到一个细节,文革时期连信封上也印着〝毛主席万寿无疆〞几个字,对此我不太清楚,若真,现在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信封?看来导演对于还原历史情景也足够心细,细到一般人可以忽略不计 

  此外是特定时期的生计窘迫状态,如同总是处在悬崖边上。但是这个故事中的女主角的家庭情况却有一种遮蔽性,它给苦难加上了一个原因,也就是政治因素,好像政治成了苦难的唯一原因。难道没有政治原因,就没有世俗的苦难了吗?没有了本质缺乏的贫富歧视?何况政治所依据的本质主义及其目的,正是要以〝人是什么〞来取代和消除〝拥有什么〞造成的伤害和自尊心的痛苦的。

再换一个问题看,理想主义政治就是以善斗恶,达到除恶的目的。这善从何而来?那就是阶级之善,或者说,它把本来无善的互相践踏的事实,说成有善并且是整体的善恶对立,当然以外在的经济和与真理不相容的知识作为划分的依据(例如无产者与地富及右派。但是,这种人为的善类对恶类的斗争,挨得着普遍的不善吗?进一步问:谁有资格代表善?谁又该为普遍的人之不善受罚?这罚不同于个人忏悔,而是他律权力的或强力的。

往大处说,这就是超验的善误入科学、降为世俗的灾难,但是,这种还原真实的分析并不掩盖世俗的无善的苦难本身。而仅仅控诉政治灾难的意识形态话语(比如干部受迫害),包括只在政治理论层面左右摆动的所谓知识话语,都是权力性的遮蔽与自欺。这种话语根本不涉及理想运动的目的,并把理想运动和目的是否达到划分开来,加以对照,进行反思,追问我们的历史是否进入了"大写的人"的新纪元,是"初级阶段"还是"黑夜时代"?

  这就是我要引出的问题:解读我们经历了的生活,必须分两方面去看,一是无本质的残酷的世俗,一是政治及其哲学理论。而且这两者有一种〝微妙〞的关系,即真与假、对立但无效以及权力等差关系和主从伦理。

  按常人的感觉看,政治与世俗一点关系都没有,它克服不了世俗苦难,还反添了种种权力关卡和既得利益,因而为了我获得更多的利益和保护,我必须讲权力关系在世俗常人眼里,一个人是否成功,就看他与权力的关系如何。他们既不能通过文化伪装使自己进入权力体制,更不会批判这种不法的权力。

  但从理论上说,恰恰认为理论自身是真,例如有善的阶级斗争为真,无善的窝里斗或互相践踏为假,以善、美为真,以恶、丑为假,并且政治与世俗是对立的,即政治是以克服世俗苦难为目的的。尽管你无法用感官判断,或因为你无法相信,所以不知终极目的就是真理与权力的合法性所在,当然也无能批判。

  所以我们的反省是不能把政治与世俗割裂开来的,任何这种割裂都是假问题。我们批判政治理论,在于它不真,不能克服苦难,也不是什么出路;其次是它的灾难,但我们并不为世俗人性的残忍及其苦难辩护,认为拜金主义如何正当合法,我们只承认有限,承认生存自保的自由,因为此真是没有本质的真实,也叫没有本质的现象;其三,是在不真与无效的基础上的专制利己问题,即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的问题。

  政治与世俗的问题,就是本质与现象的对极问题,或绝对与虚无的对极问题。没有这种参较,我们就无法还原历史以及我们处身的时代。例如以自由主义和中国文化取代马克思主义,就依然是从价值到价值,从真理到真理,没有现象或个人真实性,没有切肤的世俗苦难。

  这就是我说的,没有政治哲学的参较视野,不能谈人生,而仅仅拥有一些政治词语,根本就不能提供个人的创伤记忆。这样的文字何以能开启他人的眼界并防止意识形态的回潮?

  又想起何清涟的问句,该让谁先富起来?这是非常天真的提问,以为改革开放是善良意志,因而也应让有道德的人先富。如果这〝以为〞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呢?为何要把自己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强加给事实?为何要把想像的合理性强加给政治而媚权?再说,谁把富与道德等同起来?如果说文革的破产就是道德理想的破产,所以要反其道而行之,以道德缺乏的世俗为主体为依据;如果富恰恰是本质缺乏的表现,上述的疑惑就是幼稚的不成立的。我们在批判利己决策的灾难时,还能意识到世俗的无本质的黑夜时代吗?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1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