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不知善恶的知识分子〈旧稿〉  

2012-04-09 21:11:06|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亚当.斯密更早的孟德维尔〈1670~1733〉曾说:人性是自私的,人的动机不外乎是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冲动和为了满足自己的荣誉感。这些都起源于人类的自私本性,而自私或私恶,是人的行为的〝伟大原则〞,〝一切艺术和科学的真正源泉〞。由于无数的人都在为满足虚荣和欲望而活动,人民才得到快乐和幸福,国家才得到繁荣和富强。由此得出结论:恶即善,〝私恶即公利〞。而且认为,企图发现和设计一个适应一切时代的〝至善〞的道德体系是绝对不可能的,寻求这样的原则纯系空想。〈转引自《伦理学知识手册》,李耀宗等编,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孟德维尔当然不是尼采,即仍不知善恶,如:肯定私恶,认为互相践踏就是进步的源泉,他不去否定幻想的公利,或者,他否定人为的幻想的至善,却又把公利或至善的帽子戴在私恶的头上,就像我们把人心所向戴在拜金主义的头上一样,并宣称经济学成为显学,成为决定国运的真理。今天我们看到,如此的拜金主义经济学不过是虚无主义,或国家资本主义的口实。这些人根本无能关涉形而上学,不能反思〝人〞成为没有精神内涵的空壳。

 

       文革破产后的中国学术就是在不给自由思想的情形下,无审视地拿西方某些人的话语来解释中国现状。


       又例如有人如卢周来在《旁观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一文中引哈耶克的说法:〝人的理性是有限的,所以不可能设计出完善的人类社会合作的秩序。社会秩序是自发的,不是人为设计的,而任何人为的设计最终都会破坏这一秩序。这种秩序能够不断地扩展,这种扩展也不是人为强制推行某种秩序,而是在社会交易与自由市场不断拓展的过程,在产权制度自发地不断完善中逐步演进的......对人类自由秩序威胁最大的是人类理性的僭妄。〞〈引《读书》,北京三联2000年12月号〉。这种说法与孟德维尔如同一辙,即否定人为的秩序,肯定自发的秩序,不知恶即无序。试问,水力可发电的道理如果不是为人所知并运用,这个道理对人类有何用?同理,自发的社会秩序既然与人类理性认识与设计是矛盾,你怎么知道存在着自发的秩序呢?这就叫否定道德否定理性这种前因,但并不否定完善这个果。这是西方早期经验主义的通病(英国的洛克,休谟亦如此)。

 

       这等于是要人们相信,只有西方的基于丛林原则的资本自由主义才是理想的天国!只是他们把丛林原则说成自发的秩序而已。也叫不知善恶,亦即无能思想无能表达。试问,如果人类天然是善,历史自来就那么美满,还设计什么秩序?如果个别人有能力摆平天下,怎么会有宗教信仰或万能的上帝?人性恶就是对理性认识及真理的限制,所谓僭越只是针对神或无限而言的。不是针对所谓的〝自发秩序〞而言的。同样是西方人,海德格尔则说: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所谓贫困时代,即本质不在场或缺乏。

 

       经济学者盛洪在一篇文章中说:〝有效率的经济制度往往不是人类设计的产物,而是自发演进的结果。各种传统是不同的人群在长期互动中形成的,通过不断地试错过程达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均衡,因此是一特定人群中的最佳的社会规范。如果不能理解传统,不是传统错了,而是观察传统的人信息不完全,理性有限。〞〈引自《读书》1996年7月号《为什么要容忍异教徒》〉。

 

       这就叫学舌。只是用传统一词代替了〝自发秩序〞,而那种针对人类的罪恶与苦难的理想主义本质主义独断传统及权力化却不知所云了。当然,在自发秩序、均衡、最佳规范的说词面前,坑蒙拐骗、不捞白不捞的恶行都不可表达了。而国家官僚资本利益集团是最欢迎这种自欺欺人的话语的。中国所以有今天,也得助于这些无能反思的所谓专业知识分子。

 

       俄国的车尔尼雪夫斯基说:〝每个人都为自己设想,关心自己的利益要超过关心别人的利益,并且差不多总是用牺牲别人的利益、荣誉和生命来成全自己的利益。〞〈转引自《伦理学知识手册》〉。

       在以往,西方文化恐怕只剩下苏俄文化了,即便如此,车氏的这段话也不能普及开来,要么被阶级斗争爱国主义所淹没,文革后要么被市场经济、人心思富、振兴中华、必要阵痛等等说词所淹没。而一切掩盖真实性的目的都是为了成全自己的权与利!


       面对各种话语的压力〈包括古代的、今天的、西方的、中国的、官方的、学界的、民间的〉,要有坚持抗击的能力,如此才能保有民族思想的独立自由性。


ok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73)| 评论(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