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改变自己〞与改革转型  

2012-04-27 00:16:09|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友人谈起我的博客写作,我不能不说,这些文字对于改变世界没有什么作用。我接着又说,按流行的话讲,〝改变不了世界就改变自己〞,但〝改变自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不懂其深刻涵义,那么所谓〝改变自己〞就是一句空洞的话语。

        话说到这,就没有在场交谈了,但我又接着在思考没有说出的部分。

        改变自己是一场转型,也可称为改革,因而它又不只是个人私下的事情。

        而说到改革转型,当然也不只是经济体制甚至政治体制的问题。我想作一个比较来澄清一些流俗的观念。比如把改革说成是中国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事情〈包括何清涟用文本陈述了这种观念〉,说成是这些搞计划经济的国家向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学习私有化市场经济,而经济学就负责解释这种转型改革的正当性,把它说得更符合知识真理。

        这是一种只盯住形态的眼光。我要说的是思想的转型与改革,它恰恰是西方或欧美私有化国家率先发起的。这也是一种悖论,你说社会主义公有制错了,认为西方私有制是对的,是自由完美形态,我们要向他们学习。可是在西方哲学思想界,却并不认为自己是完美形态,相反,他们自身要掀起一次次思想解放。

        为什么思想解放不局限于经济形态?或者问,为什么思想解放并不为经济体制转型的完成而服务?仿佛经济转型的完成就等于达到了终极目的?因而完成了私有制就万事大吉,不再有困惑了?不需要思想转变了?

        事情当然不是这样的,因为思想转变所对应的问题绝非经济体制问题,而是道德问题,它不因体制或形态而有何改变。而且,我说的〝改变自己〞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改变自己就是思想转型,这思想转型绝非一句口号,它要在传统的认识论、知识学、政治哲学等方面及其基础性的真理观、本质观有一个根本的革命,所以说它既非私人情绪问题,也不是经济体制转变问题,当然也不是一句口号。

        〝改变自己〞对应〝改变世界〞,这〝世界〞也特指人心。可见改变自己是个悖论,它不针对绝大多数〝自己〞,因为作为改变自己的对应面是〝人心〞,它改变不了,才改变自己,所以〝人心〞不在改变之列,要改变的是少数〝自我〞。但这少数〝自我〞又关涉一种改变世界的态度,以及传统的知识结构,所以这两方面的问题又不是孤立的。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改变世界之理想运动破产后的经济转型,不等于改变世界的完成,问题不存在了,相反的〝完成不了〞,就是没有完成,问题还存在或更为突出。

        我把〝改变世界〞称为传统,把〝改变自己〞称为现代,那么〝改变自己〞的涵义就等于是对传统的批判、颠覆与重审,所以改变自己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往大处说,它属现代哲学的事业,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则是汉语思想转变的事业。

        既是思想事业,即〝改变世界〞的那种思想要转变的事业,它还不是指现世人们的行为,因为人们的行为历来就是利己主义的自我改变着的,我们不能说这就是〝改变自我〞的典范,但它无疑构成了对〝改变世界〞的反讽。因而,改变自己一定涉及对改变世界的那些知识结构的反省。即便仅仅为着个人的自保,你也有必要知其所以如此。

        例如,作为西方现代哲学思想转变标志的重要口号:〝上帝死了〞,〝人也死了〞,它就不仅仅是对非理性现象的怨恨与发泄,或者是一种表浅的绝望情绪,而是表明改变世界的传统依据瓦解了,终极目的也死了。如果不了解这一点,还抱着一种幻想,或相信他人的许诺,就不仅仅是一种盲目和被欺与自欺了,因为你盲目得糊涂,不想弄清楚改变世界的依据是什么,出了什么问题。比如依据人或人的理性,而现世是物欲横流,人作为依据就靠不住了,怎么能固执地无处希望而希望呢?这不是糊涂吗?再如,你说你一生追求真理,但真理只是个空乏的词语,并无对应物,作为希望的隐喻,甚至不如〝夸父追日〞还有那遥不可及的太阳存在。

        可见〝改变自己〞的思想转变要从认识论的层面上展开。因为追求不能只是一种与世俗相对抗的情绪,你要能明确追求的目的在哪里,作为存在物,你是如何认知的。认识不是知道你的主观幻想,而是知道客观实有。知识也叫主客相符,有主观幻想不叫有知识,把主观幻想说成实在前提,推论美好结果,并认为这种因果必然性是可知的,知识的成果就是概念,这正是传统形而上学的认识论与真理观。所谓〝看不见的手〞的说法还无异于神秘主义,即不可知,也就不叫知识。

       现代性的无知观,恰恰要推倒传统的知识观,无论是哲学知识观,还是等而下之的人文分科的知识论,比如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法学、历史学等等,这就不必一一去批判分析各个学科了,因为不能提供终极目的的知识都是没有意义、决不了现世危机的伪知识,充其量只是实用知识,甚至就是欺瞒性的权力话语。

       看看新时期人们的生存行为与发财事实吧,这些个人究竟是靠人文知识与道德获得财富的,还是以非道德的坑蒙拐骗捞的手段获得财富的?所谓的经济学家,如果没有专制庇护下的学院体制保障,仅靠书本概念在世俗中生存,恐怕连乞丐都不如。知识与生存行为脱节,知行不能合一,不正是伪知识吗?

         可见改变自己是与拒斥欺骗性的话语之垄断与泛滥相关的。这正如康德说的:限制知识给信仰留下地盘。而知识如同阶级觉悟一样是谋求权与利的口实,〝知识即权力〞〔福柯〕。

         如果说幻想只是对世俗苦难的主观否定的话,那么现代性的启蒙就不再是一种许诺,而是承担,〝首先是承担没有许诺的个人真实性〞〔张志扬〕。所谓个人,作为属性即不可通约性,这不是〝左中右〞的问题,而是没有同一性的问题,所以任何个人在任何时空都逃脱不了。它也不是历史阶段性以及中西文明差异问题,甚至不完全是经济政治问题,它充斥一切世俗交往,或〝社会关系〞不过是自我意识的主奴关系〔黑格尔早已指出这一点〕。通俗地说,现世的包括我们承担了的创伤记忆中的问题就是世界的与历史的,没有任何知识或解释可推委。这才是我们承担、转变,获得个人生存自由的思想意识准备。

       改变自己,也意味着把精力从遥不可及的理想天国赎回〔张志扬〕,包括从知识囚牢中赎回,肩负无望无意义的命运。

        当然,所谓悲观与绝望,都是从改变世界并以此改变个人苦难命运的宏观角度而言的,相对利己主义强者与权力超人而言是不存在的。后者对于挽救道德严重危机毫无意义。例如曾经有人说,国家的职能就在于保护富人或产出较多的富人,这就是利己决策的注解与毫无作为的平庸主义。岂有正当合法性可言!

       改变自己的思想转变就是划界,区分有与无、本质与现象、人与神、个人与类、可知与不可知、可说与不可说、确定与不确定的悖论界限。


       〝一把刀的刀锋很难越过,因此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的。〞〔《奥义书》〕。这刀锋就是世俗,或不可通约的个人有限性。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56)|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