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阶级、法治与个人信仰自律  

2012-02-08 04:09:5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看来,马克思所创设的理性化劳动,作为本质其意义不在于它的真实与普遍,而是作为创设动机,可以参照现象之一种,即人格差异依赖外部直观的财富差异,人格与外部形式已成捆绑状态。这种现象在以前的形而上学家那里并未得到揭示。黑格尔虽揭示了自我意识的主奴关系,且不管他的本体方法论即绝对精神辩证法,但是,当他宣称个人财产所有权是自由的最初的定在时,等于宣称人格依赖财物(当然在主奴关系限度内)、受此奴役就是自由,从而把形而上的自由混淆起来。除非他说那样的自由是没有的或不可能的,人只能在尊卑贵贱的死结中互相践踏,财物、社会权力地位都是手段。但坚持绝对精神的黑格尔岂肯如此承认?

       看看现代中国,除了阶级存在论斗争论,就是法制论,根本不谈个人信仰自律。所谓先进阶级亦即道德主体、善良主体是由设定的劳动本质决定的,但思想觉悟乃至痛苦根源或对象又需要理论启发,去寻找罪恶敌人。此外的目的形态也就是公有制,以保证个人不再互相攀比而有自尊心的痛苦,以为自我意识只跟劳动产品比较,由此实现大写的生物人。

       本质、主体、目的形态三位一体构成权力的金字塔基础。它天然地超出世俗或遮蔽世俗,如没有道德主体的互相伤害、物化人格的差异及痛苦等等都被闪亮的话语所掩盖,善良意志的权力落在世俗现象中,地位高的连子女都趾高气扬。可谓谁有权有地位谁就有尊严。不仅如此,头顶上的道德光环遮不住原罪,看看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中有多少女知青被权力者优先糟蹋?

       所谓觉悟不高论何以能只指治下的众人而不包括治人者?换言之,从群众基础到代表,何以能窃真理道德之名?所谓改革改了这个问题吗?还是反正没有道德,反正物化人格问题克服不了,就任其自然野蛮残酷、有什么靠什么捞?

       从阶级主体到觉悟不高人心利己,再讲法治,那么法治的根据是什么?主体又是谁?为何存在法制部门权钱交易的现象?甚至法制权力成了一道门,交钱者可行禁止之事?再换句话说,法治如何解释最高理想的破灭?以及对原罪的开放?那么罪与法或罪与罚是否构成一种悖论?又要鼓动行恶又要禁止的悖论?是否“法即无法”的悖论?

        若有法,即有终极根据与目的,我们岂不早就结束了人类的史前史进入了乌托邦?若无法即合法性危机,为何以法治之名作为政治权力的口实再造乌托邦蒙蔽?这难道不正显示了所谓社会建构的虚无根底?说到底,理想的破灭即文化之死!

        善是超验的,作为无法之法的上帝也已缺席。人有原罪,在逻辑上他人并不能作为最后的审判者,甚至成为偶像而禁锢别人。因而承担原罪的人只能向上帝交待,即忏悔自律。这里要说的现代性转向,就是为了生存而从希望的囚牢中自我解放出来,敢于承担罪责,而非顽固地与君子、天神对号入座。人的不是性限制你的自以为是,你就得变,经过洗礼而成其为现代人。

ok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00)|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