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于现代哲学--我读张志扬  

2012-02-20 14:36:4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挂在网上的博文,算是我迷茫的记录。相对那些弄潮者--无论是老一辈的,还是八零后的,网外的还是网上的,我都是滞后的,不知慢了多少拍。如张志扬老师说:索性地慢,因为自己的问题都弄不清楚,哪有精力旁顾、抢在时间前头,〝王顾左右而言他〞。也许慢或迷茫更加真实,也许哲学社会人生问题没有最后的结论。而一切喧哗都属情绪性的非理性的。

        读张志扬老师的《门:一个不得其门而入者的记录》后记,他说这些文字也是进学十余载完成从古典哲学向现代哲学转变的记录。当然以独特的入思方式,包括结合着创伤记忆对现代哲学的再“翻译”或改塑。刘小枫称张志扬为中国新时期思想界的“脚力”。有网友甚至不无夸张地说:张志扬老师的《缺席的权利》一书改变了他的命运。

        其实这话对我而言也有同等的意义。我不止一次说过,在没有进入张老师解读的现代哲学之前,我几乎不能转变。而且这种转变也是漫长、迂回而痛苦的。它有内外复杂的困素。一个几乎把理想当作重生的人,在困惑于政治不作为的同时,被遗弃在封闭的角落里重复经历磨难,心中所郁积的已不是块垒之说能形容的,那简直有如黑夜所见的堤坝。

       我几乎在“化痛苦为力量”的蒙蔽话语下承受苦难,以为承受越多,就像把拳头愈往回收,打出去就愈有力一样。岂甘痛苦没有目的,付于东流?那活着还有什么希望和意义?与死有何区别?当时读到〝人生无解〞的文字时,其刹那间突然降临的绝望的痛苦远胜于在自我欺瞒下的煎熬的痛苦,像生离死别一样面临着希望的断裂……

       但是追逐幻想的惨痛经历与生存危机,也使我陷入迷惘,我不怕付出时间代价来清理,但沉默的事实、一般的常识、以及流行的传媒,根本不能开启我封闭的眼界。打开国门后的文化输入,除了许多是同样的蒙蔽之外,西方现代哲学人物的语录选编也没有用。因为它没有经过中国人切身的解读改塑变成你自己的语言自己的问题,没有整体性的把握与视野。

       这就是张志扬老师说的,五四时期,虚无主义要微弱得多,难道现在还要如此吗?事实上就是这样。国内学人没有几个能把别人的思想作为参照审视自己的创伤记忆,把别人的问题变成自己的问题与表达,从而在现象的敞开中有一种澄明之感。哪怕危机连瞎子都看得见,但一些人总是站在种族主义及维稳的立场上说“是”,从不知说“不”!

       张志扬老师在《形而上学的巴别塔》一书的引论中开宗明义的说:“我们不得不面对西方哲学史。 即使我们有能力拒绝它作为一种尺度,也没有理由拒绝它作为一种参照。 如果哲学是追求归根到底的‘同一性’,不管这‘同一性’来自‘本体’,还是来自‘主体’,那么,这种哲学就叫做‘形而上学’。”

       张志扬老师又在《语言空间》一书中写道:我敢向知识界献曝:如果不在形而上学中通过语言的切身性经历传统向现代的转变,要想把现代性融入自己的精神气质和哲学生活,那多半是一句套话。

       我的经历证明如此。我也可以说,那些浅不浅深不深的读写爱好者,自己以为弄清楚了自己的问题忙着充当他人偶像或引路者的人们,若不了解现代哲学的虚无主义,要想有一个根本的转变进入现代,也是不可能的。这不是要你成为学问专家的问题,而是为了成为你自己,既然你有所追求,又被外部语言绑住,回不到断决一切传统、把精力从理想天国赎回的平庸生存的零度,你就得深入拓展。

        现代哲学当然只对走在“真善美”的迷途中的人们成为一道门槛,而且是“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任你以为有经历、阅历、和一手好文笔,被很多人称赞,都一样。殊不知,普通人的称赞不是一种尺度,如果我们的视野整个被既成语言以及常识语言所封闭的话。说白了,生活现象是什么?是沉默着的“不”,你能从理论上去破解现象而知无吗?

       西方哲学,自古希腊时期就针对形而上学说不,又经历中世纪的唯名论如奥卡姆剃刀,到近代有经验论怀疑论,有康德的哲学革命,再进入叔本华、尼采、海德格尔,以及英美逻辑语言哲学,当代有法国哲学及德法之争。其现代思潮已渗入其它人文学科。这种转折还在进行。其中尼采因为说不而疯掉,其代价可想而知。

       而我们呢?直到近代仍然是道统天下。短暂的五四没来得及深入就接上了乌托邦运动。现当代即理想破灭的后文革,呈现的只是政治与事实性的灾难,没有在理论上去还原。在民间,人们来不及清理,就带着个人利益受害的情绪卷入民主的喧哗声中。在学习不再是一种政治强制行为的状态下,许多不甘承受的个人只在黑暗中摸索,自以为是地支撑着自己。这就是一种整体无思状态。

        在意义的关联域缺席的时代,如何既防止毫无作为的虚无主义世俗化倾向,又防止自以为是的遮蔽倾向,使个人恢复蓬发的生机,难道不是当今与未来的问题吗?如果我没有两极的挣扎和不断的柔情,我何必感同身受的忧虑?为别人,更为自己!


ok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56)|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