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活在当下就是知无知  

2012-12-06 21:59:50|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在当下就是活在现代,这里所说的当下、现代,不等同于世俗,如果世俗只是一个未经思考的否定性概念的话。相应地,我说的当下、现代属于需要思考的哲学概念。对于读过书的有追求的人而言,活在当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那些无追求的人,也没有活在思考中,充其量是活在感觉中。虽然他们可以通过强力、技术与权力来为自己谋利。
        为什么说读过书的有追求的人活在当下并不容易?因为他还活在传统中,而且对传统没有反思能力,我曾经也把它称为另一种平庸,而未经思考的追求并不比谁高尚。这种人的狭窄表现在于:既陷入痛苦之中,又回避自身痛苦的社会问题和人的道德残缺这个有限性,在不能改变物欲横流的情境中就鄙视它,认为反正我不认同就是我的追求,这种“我不管别人的”态度哪里还称得上社会思想呢?或者问,一种不思考阻力与限制的追求算什么追求呢?而且扯不清的是,当我强调限度时,对方却认为我选择了生活,所以彼此道路不同。
         活在当下就是过一种有思考的哲学生活。直言之,就是我知道我的无知。其实,这并不是个新鲜的说法。早在古希腊时期,苏格拉底就说,我的智慧在于我的无知。但是今天,我们需要对无知作重新思考。
        所谓无知就是对价值的无知,就是不知好坏。这里得回顾一下知识的规定性,知识的规定性除了知物相符,就是普遍性、普适性或同一性,例如数学。然而就价值而言,却没有这样的同一性。
        例如在人我比较中,如果个人自尊心不相容;如果对一个人有利就是对另一个人有害;如果在场奖赏一个人就是对另一个不被奖赏的人的打击,至少造成心理上不平衡,哪怕这是对道德的奖赏;如果一个人的尊荣对另一个人就是卑耻, 那么我就不知好坏了,因为这好坏在二人之间不能通用,好坏是互相冲突的,不能同时说好或不好。
        既然不知好坏,我怎么选择、怎么行为、怎么追求呢?这话也可用来考问一句时髦的话语,即民主选择,如果没有通用的好坏标准,民众又怎么知道好坏与选择呢?
        插一句,“对一个人有利就是对另一个人不利”,这说的是个人与个人的差异,而且是根底性的。能不能把个人与个人的利害加以抽象,说成是一个团体的利与另一个团体害对立呢?比如马克思的阶级存在理论,如此一来,价值就有了通用性,它不仅适用一个阶级,而且还要在将来时适用全人类,成为普世价值。但这正是以牺牲个人真实性为代价的。
        进一步说我代表这种普世价值,我占有权力是为了实现这种普世价值,这就不过是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为他人谋利就成为为自己谋利益的口实。因为在现实上,个人与个人的利益并不同一,人就是自我意识的,缺乏理性的,追求差异的,或个人是在差异中存在与表现的。在“对一个人有利就是对另一个人有害”的事实上,你自身无法抽离出来拿不现实的同一尺度来公断,你代表一个人就背离了另一个人,但你不能代表互相冲突的东西,也不能拿你的幻想来要求所有的人。可见,通用价值不过是谎言,也是一种真理罪。同理,用政治手段塑造的先进典型也是一种欺骗。
        我这里所说的思考、反思已不叫怀疑或多疑,而是揭示真实性而对谎言及其造成的灾难的批判。
        我再举例说明,关于影视文学和古典文学,能表达善恶吗?比如杀富济贫开仓放粮就是善吗?影视视觉媒介能表达心灵深处的苦难吗?反过来说仗势欺人就是恶根吗?如此把善恶肤浅化难道不是忽悠?
        如果说没有钱就没有尊严,尊严靠钱来维系,这是痛苦也是恶,可是杀富济贫就能解决尊严靠钱维系的恶吗?那么尊严本身是如何存在的?何谓本真?如果我不知道本真,我就不知善了。再换句话说,如果尊严是自在的,那为何要依附金钱强力呢?这不又是一种悖论吗?在道德严重缺乏的事实上,政治上的反腐、揪出几个贪官(无论古代和今天都一样),能克服终极目的缺失的问题吗?
        其实,马克思并不是没有深刻体察人类的苦难,比如把人格尊严依赖于外在财富的问题当作根本问题,而且批判了以前的精神论理性论唯心论的不真实,但却不知人格物化现象是对本质实有观的否定,而要在人类自身上即把人类与动物相比较找到一种本真,这就是:人类要吃饭,吃饭要靠劳动,劳动要靠认识自然。因而人的共同尊严就在于劳动。这是不是真实的呢?这样的真实难道不可靠吗?可是,这叫工具理性化,即把类生存的手段提升到价值理性,终归是应当,而不是自发的。换句话说,思想家们自设了上千个价值目的,人类至今仍缺乏一个价值目的。
        你强调知有,我强调知无。你拿普世价值来批判政治灾难,不过是无语之后的无话找话说,仍是他人的话语,也是无中生有和价值重复。相反,我要用无来审视世俗的苦难,并批判建立在“有”之上的话语蒙蔽与专制霸权。为什么我们对问题的深入并不一样呢?难道我知无的承担不比你知有的批判和追求有更开阔的视野吗?你是否被传统语言承诺的有囚禁了?这种知无知罪、个体信仰自律教化是否可拒斥一轮又一轮的话语忽悠和专制独权而有现代素质?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44)|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