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极端的任性与疯狂的大胆  

2012-02-16 13:23:36|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了[评读《现代人为什么拥有越多越好》]之后,想到以前所写的评张五常的博文,这篇博文写得很草率,本不该发出来的,现在手头又没有张的原文。
       所以有此联想,是因为想到“解释原则”,即有些人在做解释人类行为的梦。
       继而又想到美国的行为主义心理学,在中国八十年代的主义退潮、文化开放时期,国外心理学的引进,也使心理学充当了一回解释系统。但这也是我们的悲哀。
       换句话说,理想的破灭或者这种本身就充当着解释系统的意识形态的退潮,使无能反思的我们感到大脑一片空白,面对铺天盖地的经济大潮以及阿猫阿狗都能发财的情形,又有一种进入傍晚的感觉。所以才会把别人的以偏概全的说出即是遮蔽的东西抓在手里。
       之所以对行为心理学如哽在喉,那是因为它印验了黑格尔的话:极端的任性与疯狂的大胆。
       本来,西方现代心理学都有西方现代哲学的背景,如随着现代哲学的反理性主义,便有了解构性的无意识心理学即精神分析学;而美国的行为心理学无疑受英国语言哲学的影响。但他们不知道,本体论瓦解了,不等于现象也不存在了;痛苦的目的与意义消失了,不等于没有痛苦并滑向恶行;上帝死了不等于没有原罪;理性、意识成为虚构,不等于没有非理性无意识欲望。人类没有二分法,根本就不能思想(悖论或同一正是现代与传统的不同走向)。同时行为主义也忘了维特根斯坦的警告:对于不可说的,只能沉默。他们偏偏要把意识/无意识全部抛弃,用所谓的科学即生理神经学的条件反射说来解释人类行为。
        他们也奢谈自由与尊严,完全不知何谓有限与无限。即不知在有限的界面上,“完整的历史乃是宇宙的自我意识”(尼釆),而这样的自我意识与自尊又只能在他人中获得满足,由此才造成这个世界的形形色色的等差。试问,剌激--反应说如何能解释?换言之,剌激--反应说仍然是人的对某一局部事情的主观发现,人又是否做到了跳出来观照自身了呢?刺激--反应说有明显的主客体及被动主动之分,而在人自身的主奴关系限度中,一个人的自尊只能在另一个人的自尊中得到满足,谁是人谁是物?谁是客体谁是主体?如此干瘪狭窄的理论模式何以解释人类流血不流血的战争灾难?
       康德早己说过,人类理智只能知物理现象并改造自然,不能建立关于改造人自身的理想性科学。如果不涉及改造人自身,只图解释人类现状,那也不叫科学,更不能用自然科学范畴来解释人类现状,例如达尔文的生存竞争说之于人类总是似是而非。直言之,要解释,也只能以理想的反面去解释。尼采哲学就是这种颠倒,他称之为虚无主义。用中国张志扬教授的话说:“现实的普遍原则是非现实的,唯一的普遍原则在虚无的边界上。”
       仅此一点,可见美国实用主义思维何等任性与浮浅!

       回头再说张五常。我们不能不承认,中华民族本来就缺乏深思精神,连马克思主义那样的关于社会构想的理论解释系统(比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及其历史五阶段)也产生不出来。文革后的几代学人几乎处于整体无思的空白状态,因而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人站出来说的话当然是垃圾话语,但张五常的话不也是垃圾么?
       他说:“唯一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怎样把一个靠社会等级来排序的社会变成靠产权的拥有来排序的社会。”
       这就是垃圾话语。即他几乎是把虚无主义当作理想主义而不自知。所谓排序就是规定等差,难道这就是人类的理想目的?人生痛苦的意义?从这样的差异走向那样的差异不仍是还原为差异?你不过是把复杂的社会等差变成简单的赤裸裸的金钱等差而已,且不说做不到,因为连身体长相的丑美都有尊卑等差的意味,关键是你不知所谓经济乃是人格的物化表现,亦即没有精神本质的现象,因而经济学思考就没有终极意义,或者你还不知终极意义已死。因而你的鼓吹就是自欺欺人!
       什么叫社会等级?张五常既不懂世俗或有限性,也不懂现代中国。曾经,有人批判阶级成分论,甚至说到参军都因此受到限制,丧失尊严。这也是两不懂的表现。
       他们不懂西方哲学从神本论向人本论的转化即超验的善降为世俗的“科学”过程。本来,有原罪的人不存在普遍同一之善,但没有普遍同一的主体依据,何以改造社会消除苦难?于是就有拼命一跳的冒险:           马克思的理性化劳动的本质主义及异化论移到中国,就有“最高贵的最卑贱,最卑贱的最高贵”之颠覆说法。最底层的苦大仇深的人群最善良,从而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依靠力量,当然由认同真理的少数人和集团领导。即便农民群体也分成道德与不道德的五种等级与成分:贫农、下农、中农,富农、地主。但是,剥掉这种人为设定的道德等差,你能还原世俗的虚无性吗?你说你因为成分高了受到限制得不到利益满足没有尊严,那么成分低的人在世俗中又得到什么优待,尊严何在?世俗的眼光不仍然一直是谁有钱谁就有尊严吗?人类制造差异社会不就是为了区分尊卑主奴等差吗?为什么宣称消灭差异的平均主义理想又人为制造了新的差异而世俗的差别和异化依然重复着?其理想的合法性在哪里?
       我说过,去除善恶的情绪成分看这句话:谁有钱谁就有尊严(也包括行政管理权力)。就只能承认是,是这样。这就是世俗常人的生存意义。难道还需要其它的虚无性解释吗?我对我拥有的财产有自主处理权,这是常人的生活意义吗?或者说你张五常的经济理论是对现实人的行为的真实解释吗?不,你根本没有还原真实的思想能力!你的脑子仅被所谓的经济学话语和逻辑所囚禁。
       可悲的是这种人不但不能反躬自问,还膨胀得不知天高地厚,如此自吹强人所信:

 张五常在题为《三种社会体制》的演讲中说道:〝一九七九年伦敦经济事务研究院邀请我写一篇五百字左右的文章,谈谈中国可能的变化。〞

〝还有另一位著名的教授是华盛顿大学的巴泽尔,他认为我的结论可能不对,但是他认为我的理论和逻辑非常正确,里面没有任何错误。〞

〝在这本书里我非常肯定地预测了中国一定会实行市场经济.....〞

〝当我把交易成本分成两个部分时,我就意识到这个理论诞生了。〞

〝因为我的推测是建立在真正的理论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我所有的预测都是准确的,从来没有犯过任何一个错误。也由于我的预测太准了......只是因为我预测得太准了......〞

中国要变,已在自己的话语中,即依据思想觉悟实行利他的社会理想因其依据的瓦解而破产,亦即思想觉悟不高,未说出的人心事实是利己主义、平庸残忍,并被坑蒙拐骗的恶行进一步揭破。

为什么你预测中国要变又没有朝向你说的单纯的抽象的产权拥有等差变化呢?你的抽象即抽掉了手段的利害性。你自诩的绝对正确,除了绝对盲目,就是极端的任性与疯狂到无耻的自以为是。


ok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