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对学习哲学的看法  

2012-12-05 14:04:22|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悲观的看法:在金钱成为个人生活好坏及尊严的根据乃至社会运转的根据的状态下,就教学而言,除了技术具有实用性需要学习之外,没有实用性的文科包括哲学是不需要的。再往前说,改革之初,或当代中国原始积累的开篇,那些暴发户们连技术都不具备。
        所以激进的法国人利奥塔有一篇文章,标题就叫《死掉的文科》。当然会有人说,世界这么乱,我们不该追求一条光明之路吗?这真有点“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古典情怀。若换在前半个世纪,你就是可当领导的进步人士。可惜,今天的权力之门已关闭垄断了,不再以此为晋升标准了。
       而西方人还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不是还有代表吗?他们代表我们思考并解决这些问题,若要我们操心,那么代表还有什么意义?我们应当是检查者,应当由我们来检查他们的工作,而不是相反,让他们到处检查吃喝。
        如果社会问题道德问题严重存在,那是代表们或权力集团的失职或无责任能力,往深处说也一样,没有解决人格依附于金钱这一现象的依据,权力就是不法!不要以为依据破产了,就依据这种没有本质的拜金主义来纠正过去的幻想,还利于民也还利于我,就是正确的,仍需要我来领导和代表如果人心思富、食色性也无非是向往古代帝王将相荣华富贵佳丽三千的生活,那我就代表这种生活,就是人民的楷模。不,你没有这种正当的逻辑。无论是幻想主义还是虚无主义,都没有权力的合法性。
        我这是按西方人的看法来观照我们自身。说到普世的拜金主义,当然会有人反驳,说总有人不赞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仍有必要学习哲学,但不在根除拜金主义的目的上,而是在反思的意味上,反思,也不是要你去认同政治决策的正确,提高服从权力的民族素质,或者适应这个物欲横流的世俗。
        为什么要反思呢?你不是要追求光明美好吗?不是要建构吗?这说明你本来就站在正面,并成为前提性的态度,而反思,就是在正面位置上反转过来看一看想一想。一般俗众乃至权力者是不用反思的,因为他们并不站在正面,或只是口头上那样讲,为了维护既得利益。
        反思,这已经是哲学概念了,虽然它背后有着常人不知的内涵和道理。正因此,我认为哲学专业是其他非专业的标准生活是我们自己经历的,我们自己似乎有发言权,但是不,关于好坏善恶的讨论,却是个学术问题,不是你想怎么说就能说的,以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这恰恰与自由思想相反。也就是说,自由思想是靠艰苦学习反思获取的。
        我的反思是包含建构的,要不就根本不用思考与表达,也照样过我的有限生活。只是这种建构不在明处。或者说这种反思就是检测,否定五花八门的、重复的、不着边际的、无效的玄谈,当然以个人真实性及限度为参照,或回到真实问题上来。因为正是人们不意识真实问题,不仅过去的种种理论建构失效或只是一场忽悠,而且,中下层人士的希望话语也只是一种自欺!
        我不是哲学专业的科班生,却要强调哲学专业是其他非专业的标准,为什么呢?因为专业的标准至少是:第一,对哲学有一个全景的通盘的了解,没有起码的了解,我们如何评论?尤其是当我们的表达已用上了与哲学有关的名词的时候。第二,对几个重要哲学家著作的精读,没有这种训练也不能乱说话。第三,是专题研究,这是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从而成一家之言的必要过程。
        可惜,这些我都不具备,以此类推,其他没有高学历的非专业的爱好者同样不具备,何以自视甚高固执己见目中无人呢?尽管许多哲学类的书籍资源是开放的,加上大众媒体给了我们表达的语言,但这不是西方的第一手资料,而且,在被痛苦困惑情绪填满内心的状态下,又有几个爱好者能够潜下心来钻研那些艰深的西学原著然后再发言呢?
        我说的这几个我不具备的问题尽管专业的也不是都做到了,或都做得很好。曾经,我在中学时接触过几种版本的马哲教科书,还有朋友认为这对我以后会有用处,然而,随着理想的破灭,那些概念也像潮水一样退出,大脑一片空白。差不多二十年后,我才接触到中国人眼中的真实的西方现代哲学,而且为了问题的转变已耗费了我十多年的光阴,而在哲学史、精读原著以及做专题方面依然缺如。
        另外是专业与非专业的都面临的两个问题,一是概念术语,在什么语境下把捉的问题,否则就没有通识性。为什么读过书的人比读书少或没读书的人其意识更加脱离真实?因为受传统语言的蒙蔽,以致没有能力走出语言的巴比伦囚牢。没有专业术语就没有学术和学术规范与界限,讨论问题就可能东扯西拉、指向不明、纠缠不清,这正是一般上网的人所欠缺的,所以我强调对语言及词义进行重审辨析。
         例如文革后,在学界马克思主义退出而自由主义话语登台,但它几乎没有哲学背景,完全不知康德哲学的中心词就是自由,或者康德把自由作为哲学的目的。但它在道德层面上,作为信仰又是以否定知识为条件的,绝不是讲什么市场经济个人产权。
        本来,市场经济个人产权已不是形而上的道德主义,它却偏偏把人抽象出来,即抽象了不择手段也非共享的真实,把对道德规则的瓦解说成建构。如果说理想主义还有针对性的话,那也是善对恶,同一性针对差异性。相反的颠覆则是差异针对同一,欲望造反理性。然而我们仍然是同一价值的重复,只是这同一不是指向将来时的善,而是直接戴在差异的头上,这就是黑白颠倒的根源。
        我举例说明,如果说作为普遍的爱情死了,现在流行的是金钱与肉体的交换,他说那样的爱错了,这样的爱还在,在哪里,他说卖淫就是爱!这就是把市场经济个人产权说成建构的逻辑,只是你无法用感觉来辨析反驳。换句话说,这样的逻辑连政治家都分得清,虽然不会承认,但知识分子却看不到语言的陷阱,一定要把概念的同一性与实物结合起来,不甘心这语言的同一性、语言的真善美是指向将来时的,或这样的语言只是空集。我们不是曾经把空洞的话语变成现实了吗?例如社会主义的实现。或者不,那是假大空,这回是真的,西方国家不就是真理的楷模吗?市场经济个人产权不就是真理吗?再退一步说,希望一定有、意义一定有,要不怎么有“希望”、“意义”这个词呢?我们怎么能让语言不坐实而落空呢?
        再举例说,我经受了苦难,当下也处于人比人气死人以及被损害的处境,我怎么能不让光明希望来雪耻!难道我来到人世就该被侮辱被损害吗?哪怕我死了也看不到目的,也没有偿雪耻之愿,但我的意识是不会承认的。所以我坚信意义存在、价值存在、希望存在。这种对价值无能反省的固执与自视聪明不正是政治专制的基础吗?你期待有,我就许诺有,这“有”就是我的统治权力的合法性。哪怕我的保护权力成为剥夺你的便利手段。
        你说,追求光明与政治无关。但是,不能分辨语言的人还会蒙蔽更多无能辨析的人们,他们还将我以师相称呢。不知这种虚荣心与权力欲是否有关!总之,我至死也不承认希望会落空,沉默而残酷的生活说不,我不能领悟是我的事,但你不能对我说不,否则我们观点不同势不两立,甚至不共戴天!我不认为是残酷生存否定了我的希望,而是你的言说伤害了我。生活对我实施了强暴,我就要用希望来强暴生活,尽管我不想伤害谁,然而这种鲁迅式的“一个也不宽恕”的心态不也是专制心态吗?政治路线的残酷斗争只是日常思想交谈分歧的放大而已。殊不知,承担姿态中才真正具有和解的精神。“上帝赦免我们所有的罪”,是因为上帝也变得弱苦无助了,不能给我们完善的指向,只能承担人的罪责。这是上帝或基督教神学的现代转向。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学习西学要结合个人生活经历。过去说,要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结合起来,这是以建构为目的(建构中有批判、从这样的唯一到那样的唯一)的抽象与抽象相结合。现在要的是,学习人家的反思要切入个人的创伤记忆,这个人既是指自己,也指自己的民族,因为人自身的道德残缺所造成的痛苦像空气一样包围我们,成为人生的根底。
        痛苦不是成功之母,也不是某个伟人成为伟人的秘密背景,因为痛苦不是终极目的的原因(原因与结果在逻辑是同一的,如种瓜得瓜,善因善果。在时间上也表现为过去、现在与将来的同一性。但痛苦包含伤害或恶,作为原因,那结果仍是痛苦,不是终极的善,而传统哲学正是把痛苦中的向往倒装为原因,即设定开端的善。它终是设定而非实有,所以只是不必然的偶在)或许,把创伤记忆作为哲学反思的终生的动力与张力,是坚持自由思想揭示真实性的可贵精神,从而面临普世的文化价值危机作出原创性的解答尝试。(此处用语参照香港中文大学王庆节教授对张志扬教授的评论)。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45)|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