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灵肉分离的沉重  

2012-12-25 09:53:11|  分类: 关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年来,我的转变不是使我获得了什么知识,而是使我了解到生存真实性,这正是知识所不具有的,或被知识所封闭遮蔽的。

        啊,知识与生存竟然是这样一种悖论!也就是说,生存的罪恶从来就否定着以善定真的知识,不独开放原罪的新时期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无“知”的、依靠罪恶手段的人获得了发展与自由,而向往美好的知识者却依旧在痛苦中挣扎的原因。或者说,那些职业的靠体制供养的知识分子,除了其知识构成与生存真实性完全脱节从而毫无自由思想能力之外,他们还是意识形态权力性的帮凶。

        为什么生命与灵魂竟如此分离与对立?

        曾经,我向往的美好把我的生命带入泥潭,成为我而立之年最大的痛。一个边缘人,没有体制保护,没有收入,住无居所,生存再次回到零度,回到少儿时期记忆中最痛苦的情状。而且我正处在罪恶欲望颠覆美好幻想的改革时代,所谓的知识根本救不了我的生存和我的向往,我只能缓慢地不得要领地同幻想作斗争。

        换句话说,为了生命,我只能在黑暗中艰难地一点点地放弃承载美好向往的灵魂,直到我有了整体性的反思语言和眼光。这时,我的不可能更多的拥有以及我的家人成了我生命的构成,我暂时告别了在而立之年遇到的巨大的生存危机,尽管这与不择手段地靠权力和暴力敛财没有关系,那种所谓“财富是生命的外在化”的说法不过是一派胡言,但这时,我的灵魂残缺了, 虽然它承载的不再是以往毫无根据的美好向往,它有了质的改变,但我依旧孤寂。

       啊,沉重而残酷的世俗,它只为那没有本质的个人尊严的外壳、那生命所赖以延续的物质形式,而把灵魂杀戮得一干二净!生命与灵魂的分离对立,使人无所选择,它才真正使人处于生死边缘!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