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理想与世界观的反省  

2012-12-15 11:41:3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提问会在中小学重复提出,那就是问:你有什么理想?做过学生又当了家长的你再面临学校对自己孩子的这种提问,恐怕依旧是一脸茫然。也会收索记忆中曾有的答案:工程师、飞行员,哑笑。不仅答所非问,所谓当飞行员的想法也有点不切实际。
       理想的核心是至善,出有何理想的问题首先是要求普遍性,这本来就是冲突,因为并非人人都想以善来摆脱世俗苦难,如何要求人人有理想呢?其次,提问者自己能回答吗?知道理想为何物吗?因为这不是职业层次上的选择问题,而是终极目的问题。与理想相应的问题是,你有什么痛苦。理想是要什么,当反问不要什么时才涉及痛苦,即我不想要一切不如意的,正如孔子说的"己所不欲",这比理想更难回答,它涉及人的原罪问题。何况文革时期还有阶级苦的定位干扰。
       当然我有过文革末期《理解之歌》响遍学校的记忆,按下不说。曾有资料披露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一些著名知识分子的理想答案,也令人哑然。什么治安环境好,穷人不再受苦之类,这哪里是什么终极目的呢?
       问你有什么痛苦,首先也是普遍性倾向的提问,先不说何者为苦。因为我可以不思考什么是痛苦,特别是,对于世俗的有些伤害,以牙还牙就是了,所以我没有痛苦。“常人是无罪责的,因为他放弃了自己应承担的罪责,逃避到平均化的常人中去”。至于世俗的物化眼光,因为不知为什么,所以不用思也不用答。特别是,你经受了世俗的创痛,却困惑不解,看不到出路或改变的可能,苦恼自卑,但没有谁能揭示你的苦难,教育者反而说你没有朝气,更不要说大好形势不容你的痛苦感受。
       仅就中国传统文化而言,理想与痛苦问题都是被遮蔽被干扰的,因而是需要重新审视的,学校中的提问岂不是太形式主义了?
       与理想相关的是世界观的问题,也难回答。曾经,我的自我像碎片一样难以组合,所以也不能整理记忆回答这个问题。“世界观”当然是存在过的,不仅指哲学,也包括个人非系统理论的东西。如果说人的行为是靠世界观指导的,那么,就正面而言,我追求美好决定了我的行为和选择,哪怕数次撞南墙,徒劳无果。这不也叫世界观吗?
        “世界观”拆开了看,第一个问题是何谓世界,它不仅是个对象性的包罗万象的概念,也有逻辑上的普遍之意。比如中国古人说天下为公,这"天下"即普遍适用的概念,尽管说的人是在中国。我联想的是当下一些人的思想情绪,比如中西文明或制度差异。我不知道一些人想过没有,它与普遍概念有怎样的冲突。再比如,人是什么?这个命题是不是包括了古今中外的人?反过来的“人不是什么”(比如这什么是指理性)是否也包括了古今中外的人?难道文革时期的善恶阶级对立变成了中西对立?也太政治化抽象化了吧?
       世界观既包括对自然的看法,更包括对人的看法,并以为二者都属认识的对象,共同服从什么规律,这因果律不过是人的幻想的逻辑化。比如我希望人心同一,就说世界是统一的,或存在是一,或上帝创世,或以头立地的绝对精神,或实证化的回到地面的“世界统一于物质”,如此等等。相反的呢?从灾难事实看,存在不是一,宇宙认识与确定道德本体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既不能用经验知识手段去认识后者,更不用自然比附道德以自欺。“历史便是宇宙的自我意识”(尼采),上帝死了,从此不再有终极目的负担。正如在中国,理想已死,连重复都已成为不可能。这也叫自在的“世界观”,由此而指导个人的利己行为,区别在于世俗人的观念并不表达出来,充其量的表达只能是“跟着感觉走”。
        执着于痛苦或不该受苦的观念的人,很难从世俗的他人的生存行为和日常言谈中得到什么概念,以反省自己既有的世界观(被灌输的观念),也就是说,不能反省"公共语言既是我的表达又不是我的表达的悖论"(萌萌语)于是我有问:难道文字不能给予你的眼界吗?为什么文字不能揭示真实性?或苦难向文字转换为何失重?西方的毕竟是西方的,我们自己的文字呢?为什么一代一代的重复而不能揭示苦难警醒他人?没有这种从是到不是的转向,如何意向残缺的美好?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3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