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思想是这样开始的  

2012-01-29 11:16:36|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不思:人遭物化的贫困时代久矣,现在更是雪上加霜。男人拿什么拯救爱情?!这是经济学的屈辱还是弄经济学的那些人的耻辱?语言是被动的,说语言的人为何无能思想转变?

       很多承担苦难的女性往往把精力集中在也局限在寻求爱情或某个对象这一点上,而无视对生活世界的解蔽,即不去认清生存于其中的现象世界及自身的痛苦,不意识世俗生存无意义的界限和属于无限的即意义领域的隐匿,总以为人生有什么确定的目的。在这个意味上,女人很难向现代哲学进军以拓展视野丰富自身。由于眼光的局限,使她们不能判断真正要找的人,或认为不适合而排拒。
 
        我为什么说对生存及限制的承担盖过了对爱的追求?以及思想成熟总是滞后于生理情感?为什么说人们常常就稀里糊涂的爱了?爱是要有思想交流心灵相知的,但这是一种错位,因为我们原来不知道思,只有屡遭挫折乃至灾难的教育,才有意向去认清痛苦。 


        人格的独立,既不依赖于物,也不依赖于世俗眼光,心有所归,从而在无限的精神领域、艺术领域、意义领域、爱情领域逗留--为何那么难?反过来说,人们为何要以人格依赖于物、依赖于世俗眼光为荣?为此而列出以下几个命题:


        一、贫困时代的实情就是人的本质不在场。或者说,上帝之死,人的终结,亦即传统形而上学的死去,是西方现代哲学转折的标志,从此,思想才真正开始了思想。


        二、“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海德格尔,《人,诗意的栖居》)。也就是说,这样的贫困时代先于本体与价值的设定,先于柏拉图关于理念的设定。


        三、就发展到目前的“技术理性”而言,以欧美为代表的西学,正如它的名字所示,属“黄昏”之学或“傍晚”之学,若翻成政治哲学的语言,也叫“丛林”之学。有人谓之“史前史”。我们在此学中徬徨久矣,谓之“西学中的夜行”。---张志扬著《西学中的夜行》。
 
        四、“当我们思人的本质时,人依然更接近于不在场,因为他们被在场所关涉,此处所谓在场,自古以来被称为存在,然则在场同时也遮蔽自身,所以在场本身即不在场。……”(海德格尔,《人,诗意的栖居》)。
 
        “时代之所以贫困不光是因为上帝之死,而是因为终有一死的人甚至连他们本身的终有一死也不能认识和承受了。终有一死的人还没有居有他们的本质,死亡遁入谜团之中,痛苦的秘密被掩蔽起来了,人们还没有学会爱情。”(海德格尔,《人,诗意的栖居》。)


        海德格尔写道:“时代之所以贫困乃是由于它缺乏痛苦、死亡和爱情之本质的无蔽。这种贫困本身之贫困是由于痛苦、死亡和爱情所共属的那个本质领域自行隐匿。”

 

        也就是说,“贫困时代”是指上帝、诸神、真理、本质、价值、人生痛苦的目的和意义、理想、爱情等等等等缺席或缺乏的时代。

        五、这就是不甘于痛苦,不甘于屈服命运,不甘于空虚、无聊、死寂、无意义而有所追求的人们的根本处境,尽管有限与无限的界限对他们而言是无形的、模糊的、不能截然斩断的,就像透明的玻璃墙在引诱中拒斥,使人们的抗争不仅曲折而且没有结论,甚至留下血肉模糊的痛楚。


       六、这是一个连上帝也毫不负责的时代,不要说他人、世俗的共同体和救主。无论你遭遇了怎样的创伤,选择了怎样的追求与抗争,哪怕是带来灾难性后果,都只能自我承担。这里没有一条必然的通向终极目的的金光大道。


        创伤记忆为何被分割取舍?为什么不可表达?或者为何表达总是与一些流水帐的事情或记忆粘连在一起而不能总结或抽象而思?从不可言说的实情能否反省自身的“原罪”,或者将价值与自身剥离开来?因为你无法与生存于其中的世俗隔离开来、对立起来。切入自身痛苦就是切入世俗。为此而有下面的陈述。


        就一般而言,我的关注点不在诗词文学上,而在人生苦难这一重要问题上。可是为什么一些人表达不了或表达失重?为什么要对记忆进行分割?像有一种说法:把快乐留给自己也给别人,而把痛苦仅仅留给自己?这种做人方式用在思想与表达上又遮蔽了什么?什么是不可说/可说的悖论语境?想一想文革时期的“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那种控诉是因为预设了对象和目的,那对象就是与作为整体的我们对立的异己。可是这一人为设定一旦瓦解,我们就只好张口结舌。其实不可言说是历来的实情,但我们别忘海德格尔所说的,不在场被在场所关涉,而在场同时也遮蔽自身,所以在场本身即不在场。直言之,痛苦表达正是与反省批判传统形而上学宣称的“存在即真理”相关的,由此才有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尼采那震撼性的言说。而我们仿佛是,愈自以为是执着追求不加反思才愈显得苦难深重。

 
       下面的命题包括:语言的显隐二重性。

        “没有认清痛苦,也没有学会爱情。”(里尔克)。

       “痛苦基于人自身的有限性。”这有限性即是指人不是本质存在者,不是理性存在者。

        爱是什么--?可是我们的任何说出同时就是遮蔽。包括下面的分类所示。

        爱是抽离肉欲而升华的美的理念(柏拉图)/爱在肉欲中实现。

        因为有苦难,所以需要爱。即便不能认清苦难,也不能向文字转换,苦难也可向爱转换。爱欲的满足相对而言也是苦难的疏缓。

        现代性的爱,以认清苦难为前提,认识人的有限性之于我的意义追求、爱情追求之不利,我才能去守护这份爱。所以相知不是俗见的要求懂我或懂你,而是相互领悟人生之有限与无限的悖论。

        此外就是纯粹占有性的肉欲。这就是西方哲学人义论依据的转移:由理性、精神转向强力意志和身体,苦难的目的意义消失了,什么也不可靠了,唯身体实在;爱情死了,性才无负担地自由而泛滥,仿佛不对意义造反性就得不到解放。


 ok
  评论这张
 
阅读(1536)| 评论(1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