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遗漏的心情随笔  

2012-01-20 12:00:08|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其说网络是虚拟的,不如说意义的关联域是虚拟的,正因此才需要反省,即在我们的生活中,任何价值、意义、目的、真理的许诺都与真实的生存相隔,而艰辛的、苦难的、有罪的生存即价值或意义的虚无。你不转变、抓住生存,连你的日子也难往前走,但即使有车有房,也不等于有了意义、共享性及心灵生活的温馨依托,这便是人生的两难。

       文革时期曾说,你不关心政治,政治会关心你。是,它会按独断论的价值观来评判你的是非优劣,让虚伪者获得利己权力。今天,你也许不知西方现代哲学,但你的困惑得用现代哲学来清理救治。我是指重复的人性人心之恶及它在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方面的后果,这种人心原罪也曾被说成合理的〝人心所向〞,实际上转型不过是反叛性的利己决策,这又是政治。

        我在网上写作不是为了布道,因为文字不再是道的载体,我是为了提供一种负面的真实的思考,以便打开眼界,这种文字对于需要转变的人是有之不必然,无之必不然。我不爱说什么放弃、擦肩之类的时髦话,这是把思想启发与交友混为一谈了。

        仅就追求而言,我不能不纠正一种关于男人与女人区分的习见,如感性与抽象思维性、事业与爱情等。不,如果说男人在追寻一种思想,那么女人则在追寻一个人,这才是文字演绎的中心点,男人与女人的本质区别,女人的纠结点与局限性。至于爱情与事业这种词语在事实上已不再具有普遍的价值光彩。

        我清扫语言天空是为了你的不迷失。如〝以人为本〞、〝化痛苦为力量〞、〝知识改变命运〞、〝性格决定命运〞、〝感觉即智慧〞、〝能人取世〞、〝智商高〞等等,这种似是而非的话语表明缺乏根本性的即哲学认识论的和语言学的革命,我不知这种检测与〝酸〞有何关系, 难道说整个文化的现代转型即用苦难事实去反省传统话语都是无谓的多此一举?我感到悲哀,感到一些人的思想仍停留在表层上。难道说这话的人是当今世界专业文化的代表吗?为什么要用常识眼光去评论一种思想?记得季羡林曾经看不懂哲学就说让深奥的哲学殿堂见鬼去吧,真叫人跌眼镜,他根本不懂既成语言或陈词滥调向生存语言的转换,只因大众缺乏理论判断力训练,才被捧为大师。

       看电视,看到一个情节,心里绞痛:人遭物化即人受金钱的奴役,人自身无所持守,其尊严依赖于财物,贫者痛苦,而且在现实上演变成弱者被强者牢牢控制命运的悲惨事实。但能因为钱而把自己身体卖了吗?或者,在人格的互相践踏中,不屈从他人借助钱的淫威就一定活得很惨吗?这是怎样深重的罪恶与苦难啊?上帝啊,是谁制造了非人的惨状?!

       尼采说:〝我们的学说只能是什么呢?--没有谁能把人的特性给予人,......他不是一个特别意图、一个意志、一个目的的产物,不能用他去试验实现一种〝人的理想〞、或一种〝幸福的理想〞、或一种〝道德的理想〞,......我们发明了〝目的〞概念,实际上目的缺如......没有谁再要对存在的种类不可追溯到一个第一因承担责任,---生成的无罪藉此才重新确立起来....迄今为止,〝上帝〞概念是对生存的最大异议......〞(引自《偶像黄昏》)。这就是为什么说:人从此没有终极目的负担的自由.....

       我的特征就在于对语言的敏感性和检测判断能力,这有什么不好、需要放弃呢?我不放弃灰斑思想就是我的坚定!  

       思想文化解放更新的标志就是语言解放与转变!

       〝你是世界的光,我在黑暗中走〞。借张志扬的话来描述被辉煌思想忽略了的阴影之谷,也是我过去想深入却无能深入的,灰色思想相对辉煌不是强大而是微弱如孤寂的夜行。在强势话语下我有一种被压抑而不屈从的激动,我向语言开战并非要打倒别人。

        思想自由,价值更新,观念转变,素质提升,直接看你的语言识别能力或生成能力,它需要长期的又有参照的训练,并且要至上而下从本质论到日常语言进行反思。  

       女人需要甜言蜜语吗?这正是弱者的本质表现!

        一个人的眼界的封闭或敞开,与感觉、年龄及主观意志没有太大关系,活一百岁也可能仍是封闭的。一个民族的悠长历史也不保证思想的自由敞开,否则就不会在今天讲思想转变。

       年纪大了,为何反而血气方刚?那是因为我长期被自己都不知道的终极目的所压抑,一旦意识到目的不存在,就有一种找回过去丧失了的生命力量的冲动,所以强悍得有失分寸与度。

        常人的心理青春早在无聊无意义的岁月中挥霍了,而我才开始,像过长的严寒推迟了花期,所以才在生活与文字中专横。  

        我有时对于所谓成熟稳健修养感到很困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报刊杂志上读了不少这样的文字,后来放弃了,面对人的理性道德缺乏,及个人的生存危机,这些东西救不了我自己。不管行为如何,个人在思想观念上应有转变。认识到人与非人的悖论,就应知现今已丧失了应当怎样生活的既定准则。至少应知限度。

        何谓修养?一时把我弄糊涂了,张志扬写道:价值实体的〝人〞即〝我〞所索引者,终需由历史的灾难性中走出来,它经受了有限性的洗礼而成其为现代人。这就是修养。我写人格哲学,言说人的不是的限度,与价值的超验性,只对非人化作很有限的抵制,这已是原则性的修养,我弄不懂人们需要什么修养。

       写作、交谈要有很高的修养,这是我从张志扬老师七十华诞诗话会中读到的,他说要有禁忌,有些话不能......他很耐心地听,或沉默,随便你们去说,偶尔就冒出几句话来让你想半天。非常困惑的问题就变得那么清晰那么简洁,有一种举重若轻的效果。

       张志扬老师七十华诞时因为我那几年没有联系没有消息,很遗憾没有参加,也不知能说什么。我现在要说,他是当代中国思想界的领袖级人物。有人说二十世纪只有陈独秀、胡适算思想家,这些人不懂文化思想就是克服苦难的思想,如果苦难总是克服不了呢?甚至不知问题只拿词语作秀呢〈如胡适〉,你的苦恼是否需要解惑,观念是否要转变?是否要反省不能克服就是无效的思想?

       作为肉身的人最重要的是自我。我想到过去在我脑海里浮现的情形:人们像水中漂浮的葫芦,所谓按倒葫芦飘起瓢。没有人甘愿长期被按到水里,自由就是浮上来。也就是互相践踏。今天的中国就是强权的自由,越是野蛮人越能先自由。体制利益是很多人追逐的目的,没有灵魂的物质享受和互相比较中的优越感就是自由。它的代名词:世俗。真正的自由是超脱平庸还原世俗。

       哲学是什么?世界观?方法论?辩证唯物论?就西方哲学而言,其实方法比本体更重要。直言之,你说这是真理,你是怎样知道这是真理的,知道的依据是什么,这个问题更重要。笛卡尔的〝我思〞〈认识的主体依据〉,康德的理性认识有限〈不可知〉,西方现代的逻辑哲学语言哲学都是关于证明方法的哲学。



ok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