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否定斗争哲学是走向中国传统文化还是走向民主抑或技术经济现代化?  

2012-01-10 12:46:57|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否定斗争哲学是走向中国传统文化还是走向民主抑或技术经济现代化?

        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否了解发生在现代中国的斗争哲学,文革后中国知识界读书界之所以表现出整体无思状态,产生的大多是垃圾话语,或自以为是各说各话,原因就在于对这个前提性的理论与事实的遗忘和无知。

        如何剥离斗争哲学?是用传统文化的温情脉脉的说法代替吗?

        不!斗争哲学是人为的善斗恶,所谓人为是指善的设定,即认为世界开始于一个统一的善,然后发生相反的否定,产生整体性的恶与善的较量,如阶级,然后是善的力量逐步扩大,并由自在变成自为。在现代历史发展阶段中,善良的无产阶级又由其政党所代表。

        这一切理论背后的动机仅仅是,受了伤害没有还击报复的对象,就自以为善,按照人为设定的逻辑寻求共同的朋友与共同的敌人,而且宣称:敌人消灭了我们就幸福了。可是法国人利奥塔说,马克思主义者自称要消除异化,而异化却无一例外地重复着。

        比较西学而论,人家还有一个超验维度,即善是超验上帝的代名词,而西方启蒙理性下的阶级存在论不过是神义论的人本化,无产阶级成为上帝的特选子民。

        且不论如今的道德危机,也暂不说西方人喊出的“上帝死了”,仅说政治话语中所指的思想觉悟不高,就连带地说明几个问题,首先是作为理想和规范依据的人义论失效或破灭,那么从斗争哲学转为中国文化许诺的人情味不仍是善良价值的重复吗?这人情味又如何面对理想破灭觉悟不高坑蒙拐骗不捞白不捞的事实?

        其次,思想觉悟不高也就意味着所谓代表权力和体制的合法性危机,而且这觉悟不高、自私自利是普遍性的,看看今天,那些号称民主代表的种种恶行不是彻底撕毁了善的遮羞布吗?不然你怎么理解所谓黑道红道气味相投呢?今天的民主论者只盯住权力集团的腐化,根本不知专制的理论根源,即那作为本体论的善端或真理向主体即权力转换,为了谋求普世的霸权。没有普遍善良,民主的自身基础落在何处?倡导者自己能代表〝民〞吗?如何不重复君主轮流坐的老套?反过来,民主论又如何解决普遍的道德危机以完成人类文化未能克服的问题?可见剥离斗争哲学就是要剥离其善的设定和实体化,尤其是主体化为类、代表、集团。

        第三,觉悟不高意味着丧失了道德建构依据,可是,难道就只能毫无作为、依据利己主义金钱欲望而转向开放吗?这就叫转向技术经济的现代化吗?虽然口头上不会承认,而决策行为是不用争论的事实。所谓现代化,其合法性不就是一个陷阱?虽然它有全球性背景,那无非是普世性的信仰危机或虚无主义。技术是受欲望支配的、为了满足欲望又刺激欲望的手段,这是因为人不是理性存在者;经济不过是作为空壳的人追逐个人尊严的道具,不存在单纯的肉体生存和资源缺乏问题,否则问题要好办得多,用〝多数人的利益〞和生存温饱作为合法性掩盖个人尊严差异、掩盖牺牲别人发展自己的人性实情,就是为利己决策作辩护。正如用〝社会主义养了懒人〞〈相应的是〝勤劳〞〉的说辞来掩盖社会建构与权力的合法性破产,是为既得利益作辩护一样。


        存在与价值剥离就是剥掉本体论的善端,还原真实就是还原无善的互相践踏的实情。罗蒂在《语言、反讽与团结》一书中写道:尼采宣称上帝死了,等于宣称我们不再为更高的目的服务。尼采以世世代代饥渴的互相践踏的图像取代人类一步一步接近光明的图像。

        台湾人柏杨描述的窝里斗现象如何不是文字的失重?可知康德说的人天生即恶以及由此表现出的更深重更血腥的战争非战争的灾难与痛苦?又如何领悟善的超验性?

        只有剥离价值实体而知无才能仰望星空,成其为现代人,即以个体自律抵抗专制。而那些民主论者对于善恶依然是所知甚微。 关于知有的他律权力的非法及信仰自律,康德哲学早就论述过了。

        个体自律绝不是私人领域的事,它需要公设的信仰,虽然在现代学中作为本体只能是偶在悖论式的,否则,你节制也好,他残忍也罢,危机问题依然存在。今天的社会理论建构是要知人的有限性和本体的非必然性与非实体性,因而自律建构也是有限的,不再有完美的蓝图。




ok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