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随感录--理解与交往〈新编〉  

2011-09-14 10:34:15|  分类: 现代哲学与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正的思想人物不会大众化。因为有些很明白的话〈常识语言〉其实是蒙蔽,并且是弱者的安慰。例如我父亲就是一个弱者,在人类的丛林法则中不是一匹狼。他曾说人生是〝辛苦跑,快活吃〞,这话就抽象了也回避了人性恶的环境。这里也同样可以说〝人不是单独的存在者〞,但善恶规定已不相同了。当时我困惑着,却不能从父亲那里听到半点真实的解释。他除了回避,也说不出什么。

 

  尼采说:〝凭真理生活是不可能的!〞~~道出了我多年的心思。

 

  今日时代,什么商业社会,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后工业时代,这些形态化的说法其实都不是一种命名与把握,对于中国而言,无论文革时期还是后文革时期,除了苦难、罪恶,而美好的东西与真理之不存在、也不能凭它而生存才是根本性的。此谓虚无主义!

 

  无论哲学不哲学,生存、苦难、人性是纠缠着你的问题,如同疾病,你逃脱不了。为什么不能面对并思考表达?如果你不能表达,只说明在这方面思考把握的储备太少了,训练太少了,并不是说这个问题不值得思考。


  什么叫知音,什么叫支撑,是否〝回音壁〞式的反应就是知音?是否别人说的话是自己内心已有的,等于自己的回声就一定好呢?这要看自己的思想之路走到哪一步了,自己能否听审自己的表达。否则自己以往天真幼稚的想法也会有人附和,能说是好的吗?求知音支撑不仅是求同求共鸣,重要的是求转变!

 

  在学术观念上,我不会让步、卑躬屈膝!在真实性问题上为什么要低调呢?当年的马克思低调了吗?说别人迂腐者自己就是迂腐人,说别人酸是因为自己酸!我回答1+1=2,我客观地描述,为什么要考虑各色人等的态度?亚里士多德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虽然这〝真理〞也是独断。近代又有笛卡尔的怀疑之思。西方欧陆哲学从柏拉图一直到海德格尔,他们的言说就是对旁人不屑一顾,否则又岂有思想?!虽然陈述真实性与独断独白不顾灾难事实的反讽是两码事。

 

  真正的思想者就是无需旁顾的独行者,只管自己的言说,无论旁人有什么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成果与荣誉!在这个价值失落道德沦丧的时代,你们有什么能力来挽救?不都在这个根本处境中承受着吗?

 

  受过教育的中国人不知理想为何物,也不知苦难为何物,所以没有思想,只知价值重复,不知问题何在。他们对生存的认识就不如文盲和平庸的权贵,如果没有体制和单位的庇护,他们还能做什么!


〝孔乙己〞何尝不是当今中国文人的隐喻?读了书而书不能救自己,依赖体制庇护也是一场空,结果沦落为乞丐。为什么?因为书或传统的东西是最大的盲点,完全不知霍布斯所说的人对人像狼的丛林原则,这些人还在那里矫柔抒情,彼此庆贺成果与荣誉,岂有直面人生的胆识、力量与勇气!

 

  一个有幻想的人,真的不知道如何为善如何为恶,例如在1976年底,我处身在政治转变中,当时在县城机关临时干事,我感觉所谓的干部要捞钱了,但我无动于衷。这就叫为善无出路,为己又近不得身。俗话说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愿做,这除了话语的权力性,并无领悟性和揭示能力。经受痛苦的人不甘承担痛苦又不能放弃虚假的理想希望返身无意义而且残酷的生存,才是这句俗话的原意,那些迷信真理的人〈如〝人皆有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心所向〞等等〉无非是窃真理之名得权力之实。

 

  这是个灾难与危机时代,〝为人民服务〞你没有根据,就像一群互相撕咬的狗你不能确定帮谁,但中国又是个无信仰约束的国度,所以权贵们只会变着法子捞钱。中国社会将会烂到什么程度?不可预知也不堪设想。也就是富裕层与贫穷层,像两个差距极大但在外表上又没有分开的国度。


  大约八七年吧,闹市放录像《军妓》,有点变相的〝黄〞,描述了一个中年男子爱沾花惹草,所谓〝食色性也〞吧,但是当日本人抓住一对青年恋人威逼女子在光天化日下脱光衣服要这个男子上演时,平庸的他也良心发现,血性上涌,不忍下手转而扑向日军。。。如今又贪又色的权贵们还不如这样的〝小人物〞,麻木残忍到何种程度了?

 

  我的钻牛角和吹毛求疵恰恰是以真实的差异来反省检测任何同一性话语,即以现代思想意识来反思传统。我的不通俗即要穿透常识看不到的,例如我以〝一个人的利就是另一个人的害〞为根底来批那种囫囵吞枣的话语,什么穷怕了、穷受罪,什么共同富裕等。我不知你跟谁穷怕了,为什么你不知非此即彼的不相容的真实性?你柔弱任性不知还原世俗就是不幸和不能自保的根源。

 

  只有痛苦的心理经历和情绪 ,但思想模糊,仍是痛苦的失重表现, 仅用了些痛苦词语不过是假象。   

 

  文学诗词的比喻想象力并不等于思想哲学 ,不等于对生存真实性及限度的穿透和领悟 ,否则就不会有重复的〈至少是我们几代人的〉苦难  ,连超出苦难的视野都没有。

 

  我说三十多岁的年龄应该是思想开花结果的时期 , 这只是期待。  内部没有动力外部没有参照的任性抵制,仍是无思状态  。


  一个乞丐会因为他处在繁华都市而为这个都市感到自豪吗?不,因为这不属于他,他自己一无所有,这就是常人的思路。常人只考虑个人拥有,即便政府出于实用种族主义立场与世界比外表的物质文明或经济,从事技术工作的人要考虑你说的规划设计〈或技术理性〉,但工资还是他个人目的。有权的就贪了。工作的技术内容不能限定个人私心,这两者要分开。

 

  重复叙述文革表面的发生事件毫无启发价值。为什么普遍个人私心分为君子与小人,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然后是道德的金字塔等级?〝到处有腐败〞就是有私心的人披了道德伪装在有了权后又真相毕露了。人有原罪,所以人不是上帝,你有权管人实际就是罪犯审理罪犯,这与法制何干?为什么恶行愈演愈烈?政治立一个道德标准就是鼓励平庸的人通过假积极捞权。在今天,丑的恶的不克服当然是问题,但是依据呢?现代中国的问题又岂止是十年文革的问题。那些行将朽木的人有能力反思整个人类文化吗?

 

  不同意见的交锋也是检验自己储备的机会,退出、冷漠乃至决绝就能证明自己强大和正确吗?

 

  我才提到朱学勤,若按思想家的标准,我不会把名博放在眼里,我是从《读书》里面走出来的。除了我博客提到的周国平、汪晖、何清涟、陈思和之外,还应包括:秦晖、许纪霖、张颐武、杨念群、王晓明、何怀宏、盛洪、刘军宁、徐贲、葛剑雄、郑也夫、杨帆、汪丁丁等等,他们中最早出名的己有近30年的历史,有研究员、教授博导,难道你们超过了他们?


  不管别人怎么看,也不跟别人比,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沉入在真实的思想里,精彩与魅力自然就出来了!有人欣赏不依赖,无人欣赏自得益。

 

  自以为是就是盲点。

 

  我的与众不同的的特征就在于对语言的敏感性和检测判断能力,这有什么不好,需要放弃呢?我不放弃灰斑思想就是我的坚强与个性。

 

〝你是世界的光,我在黑暗中走。〞借张志扬的话来描述被辉煌思想忽略了的阴影之谷,也是我过去想深入却无能深入的。灰色之思相对辉煌不是强大而是微弱如孤寂的夜行,这是孤独!在强势话语下我有一种被压抑而不屈从的激动,我向语言开战并非要打倒别人。

 

  当我写道,上帝死了,人也死人,爱也随之死亡,我应联想到自己的过去。当爱最终屈从于世俗的势利时,在普遍现实上,爱也就死亡了,无论对方是否有些〝才华〞,自己都不应活在过去时中。新生的经过转变的事物已不再有普遍性。


  记得有一种比喻,说明两种助人的方法与区别,一是给他猎物,一是教他狩猎方法。我的理解是:前者属道德援助,后者属思想武装或启蒙。这其中不仅有主动与被动、短时与长久的区别,还有覆盖面的区别。我想我的博客与有些人的博客其区别就在于此。在经济大潮方兴之期,有人说天助自助者。错!天也不助,你需要从类价值向个人生存真实性的转变,此谓自助。也叫没有终极目的负担的自我承担与自我创造的自由。

 

  我的博客即我的形象与人格,我清扫语言天空是为了你的不迷失。如〝以人为本〞、〝化痛苦为力量〞、〝知识改变命运〞、〝性格决定命运〞、〝感觉即智慧〞、〝能人取世〞、〝智商高〞等等,这种似是而非的话语表明缺乏根本性的即哲学的认识论的和语言学的革命,我不知这种检测与〝酸〞有何关系。难道说整个文化的现代转型即用苦难事实去反省传统话语都是无谓的多此一举?我感到悲哀,感到一些人的思想仍停留在表层上,因为他没有思想参照,才被旁人之言所左右。难道说这话的人是当今世界专业文化的代表吗?记得季羡林曾经看不懂哲学就说让深奥的哲学殿堂见鬼去吧,真叫人跌眼镜,他根本不懂既成语言或陈词滥调向生存语言的转换,只因大众缺乏理论判断力训练,这样的人物才被捧为大师。

 

  柏杨的文字算不上对我们自身苦难与创伤记忆的描述,那只是我们遗忘了痛苦漂浮其上遇到的不愉快的表象,根本不涉及经济大潮下面汹涌的罪恶。如果人性之恶仅仅是这些,也就不会产生理想主义与革命运动,何况人性之恶与文化不是一回事,因为柏杨不能表达苦难与罪恶,不知仅仅是真善美才属文化范畴而丑陋属文化规范的对象,所以才把丑陋归结为一种文化现象。总之,柏杨的表达非常感性化,属市民型,不知西方现代哲学为何物,不知文明为何物,不知二战血与火的灾难更证明人的终结,才在现实上比较中西文明差异,赞美西方人的文明修养。早应推开他而回到自身了,但今天在大陆好象也不乏继承者。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