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于日志《再谈民主》的对话  

2011-08-30 23:27:18|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九计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没有制度的支持,生活态度无法落到实处,没有制度的支持,所谓哲学生活则被约束于一定的意识形态.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是否会感到自尊心的伤害与痛苦?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你是否还有自由?


       我:痛苦不等于善,一切伤害者剥夺者都源于痛苦。自由与〝大写的人〞同义,只是彼岸的!忽视这一点的任何建构都是纸上谈兵,运动不了群众。


       冬天的树对我的心情“痛苦不等于善,一切伤害者剥夺者都源于痛苦...”评论道:以人为本也可以代表这样的感觉吧!什么根源都是“大写的人”引发的。

       我:〝以人为本〞的话语已成为一种意识形态,成为对艰难生存的嘲笑,现实的苦难等于是对〝把人当人〞的否定,因为理想破灭了,连挽回都已不可能!


       我:看来痛苦仍是个无法归咎又想归咎的问题,我们在讨论问题时还能不重复〝什么是万恶之源〞的思路吗?比如私有制、专制、制度环境等等,如果说人天生是恶〈没有原因即自在的〉,却又无法消除,那么我们受到伤害恐怕只能撞南墙了〈因为不懂承担〉。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今天的民主思路:即还〝民〞于〝个人〞。对此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我:要多读西方现代哲学,也可浏览我的其它博文。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你的博文已经浏览了,感觉你的“民主思想”既不是西方的“民主”,更不是东方的“民主”。恕我之言,您的“民主思想”到底是一种什么形态的“民主”?


       我:你以为西方的民主就是理想国的实现?那西方人为何喊出〝上帝死了〞!〝人死了〞!?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您怎么会有这样的“以为”啊?偶说的“西方”和“东方”的“民主”是指:“西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所建立的民主制度”和“东方无产阶级革命所建立的民主制度”而言。而非什么“上帝”!


       我:你说的我在文中分析了啊,如卢梭的,以及马克思主义之中国切入。看来,处身现实〈世俗〉如何进入现实,是个大问题。为何只盯住〝制度〞的字眼不放或被一叶障目?


       夕落山岚对我的心情“你说的我在文中分析了啊,如卢梭的,以及马...”评论道:在全世界几百个国中,符合上述二条的,也只有5-6个国家,这就引出了另一个标志:“人类共识”。-----凡违反“人类共识”的制度,一定是专制的制度。


       我:我只说〝人类共识〞,这是个普遍概念,如〝天下乌鸦一片黑〞的命题一样。如果所有的人都只要或选择好的,那么就没有不好的东西存在了,普遍逻辑就会发生冲突,连〝正题--反题--合题〞的辩证法也无效。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偶一直强调一个人的世界观的成熟过程是与这个人的经历阅历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关系。俗话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海大杨先生的文章近日也浏览了一些,偶认为,他的思想形成也是以他的人生经历阅历有着十分重要影响的。您我都生活在现实的世界社会中,生命期限也就是百十年,因此选择或追求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中生活才是人的欲望所求。那些空洞的“上帝”“佛”或“幻想”等等对我们都没有现实或未来的实际意义。


       我:你还是不意识何谓现实,康德所以把上帝作为彼岸的公设,是因为〝人天生是恶〞〈这就是现实〉!在你的创伤记忆里还不能透视人性之不善与残忍吗?〝上帝〞是与残忍相反的克制节制的代称!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近日看了余世存先生在美国的一个讲话《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也是深感如此。余先生的生活经历和阅历决定了他的世界观为如此。但也未免过于“悲观绝望”。可是,他对现实执政理念中的“两个回归”的博弈现象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值得深思。

       我:余的文章我在十年以前已读过,我只想说,个人的眼光要从关注将来时转到关注现在,关注生存真实性,学会〝存在与价值剥离〞。极而言之,我们能开一个幻想或道德公司与市场交换生存吗?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我不信什么“上帝”,我曾在博文中写过《上帝 就是我,我 就是上帝》。还有《自提》“自幼无誓言,白活数十年。三教到九流,坚信言严然。而西方上帝的“人天生是恶”理念与东方的儒教“人之初性本善”理念则是根本对立的。而我的“创伤记忆”经历只是“文革”中的那一小段“插曲”,但是我也没有感到这个世界的“人之不善与残忍”。从生理神经学上讲:中枢神经系统和植物神经系统是相互作用的,当植物神感受到侵害时,反应到中枢神经系统,便出现了自卫反抗的意思,再反馈到植物神经系统,就出现了自卫反抗复仇的言行。同样,当植物神感受到恩惠时,反映到中枢神经,就会产生感恩的意思,反馈到植物神经系统,就必然产生感恩回报言行。就是说,你的植物神经感官系统感受到的,一定要反映到中枢神经系统,再反馈到植物神经系统,作出相应的言行。健康的人都是如此。

       我:那么你的生理神经学可以代替社会革命与重建的理论或成为解释改造世界的真理了



       夕落山岚对我的心情“你说的我在文中分析了啊,如卢梭的,以及马...”评论道:〈我只说〝人类共识〞,这是个普遍概念,如〝天下乌鸦一片黑〞的命题一样,如果所...〉1)政治命题与天下乌鸦一片黑〞的命题,不是同一范畴。

       2)任何一个命题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只要或选择好的,那么就没有不好的东西存在了”。

       3)我们并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普遍逻辑的范例,《逻辑哲学论》中的那个命题演算的普遍逻辑模型则过分简单。

       4)在逻辑上,过程和结果是等价的。所以逻辑才有其普遍性。

      商榷。



       我:政治命题来自哲学,哲学命题的普遍确定性来自方法论即逻辑学,没有普遍命题其共识与规范是不可靠的,而经验归纳不能构成普遍命题,于是康德转向先验论,并回答了〝主观认识何以是普遍必然的〞,〝纯粹理性为何不能超越认识无限〞的两大难题。请读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以及我的短篇日志《敬畏界限--关于康德哲学》。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我说道:我只是提示。〉
       我们不要在议论了。我的书架上既有马列的书,也有哲学的书,还有《圣经》,佛学的书,以及中国的《四书五经》等等,但是,我确实不是学社会学的,只是拿来象鲁迅的一篇杂文题目《随便翻翻》而已。另外,我的世界观已经形成,思想已经固化,并会一直坚守的。


      我:已经石化了。


       changfa对我的日志《【原创】再谈民主》评论道:这可不应该像是您说得话!我想“上帝”也不会这样说。嘿嘿!看来还是年轻啊!


       我:你看过去的文革,自以为看到真理和光明前途,还要进行到底,就像看到美杜莎的目光,自己立即变成花岗岩。但理想不是破灭了连重复都不可能了?凡事一绝对就没得救。祝好。



       附心情随笔:有人认为,真理改变不了世俗人性及个人的艰难生存状态,这种意识是水平高低的问题。其实不然,它仅仅是生活在传统话语中的我们反躬自问的能力问题,因为常人就是这样认为的,难道未受高等教育的常人水平很高?〝不能改变世界〞是最高思想?现代哲学的激进颠覆与狂傲仅仅针对传统的真理观,或叫向世俗还原,属消极性的,其虚无主义也要批判。

ok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